專訪《諸葛四郎》作者葉宏甲之子葉佳龍(上):我們老了,但是諸葛四郎沒有變

黃衍方 2019年08月06日 19:00:00

《諸葛四郎》作者葉宏甲之子葉佳龍(攝影:李智為)

2017年,紙風車劇團推出《諸葛四郎》舞台劇,在一年半內連演27場,累積超過四萬人次觀賞。隨著舞台劇的登場,《諸葛四郎》系列的兩部經典作品《大鬥雙假面》、《大破山嶽城》也陸續推出復刻版。

 

現在,《諸葛四郎》作者葉宏甲之子葉佳龍心中有了更宏大的計畫,那就是製作《諸葛四郎3D動畫》,將這位最能代表台灣的本土漫畫英雄搬上大銀幕。在這項計畫的背後有那些故事呢?下面就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吧。

 

對父親的回憶

 

1958年,葉宏甲開始在《漫畫大王》週刊上面連載《諸葛四郎》,當時葉佳龍只有兩三歲,但是父親作畫的身影在他腦海中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葉佳龍表示,父親喜歡聽交響樂,所以會一邊放黑膠唱片一邊作畫。「(他)可以一個人坐在那邊畫很久很久,通宵都沒問題。」雖然年紀還很小,但是葉佳龍可以感受到父親的專注和熱情。「(他)很努力在做他很喜歡做的事情。」

 

葉佳龍是家中的長子,他後面還有三個妹妹。有一段時間,除了他們這幾個小孩之外,家中還有很多學徒。「那時候是學徒制嘛,所以很多人家裡很窮,但他又會畫,就把小孩送到我爸爸這邊,等於是我爸爸給他一口飯吃。」全盛期有十幾人在活動,非常熱鬧。

 

身為當紅漫畫作者的兒子,葉佳龍在學校很受歡迎。「他們對漫畫很感興趣嘛,所以就喜歡來我家看(畫)。」他說:「我爸爸也非常喜歡這些小孩子、小書迷來我家。」

 

不過,葉佳龍說,父親其實更喜歡成年的老書迷來他家,因為可以陪他聊天。有時候聊到興致一來,父親甚至會拿出自己的畫送給對方。現在,在葉佳龍創立的諸葛四郎粉絲交流社團裡,偶爾還可以看到一些老書迷貼出當年葉宏甲送給他的畫。

 

葉宏甲工作照(葉佳龍提供)

 

1960年代的台灣漫畫產業

 

葉佳龍表示,當時一本《漫畫大王》是三塊錢,大家買不起,所以最划算的就是到租書攤用三、五角錢看到飽,有時候有人會站在後面跟你一起看。

 

葉佳龍說,有些家境比較好的同學買得起漫畫,他只要把書帶到學校去,馬上就變成大家的好朋友。「因為可以一起看,但是要很小心,不要被校長或老師拿走。」他笑道:「會被沒收,然後被校長和老師帶回家看。」

 

台灣第一家電視台台視直到1962年才開播,最初還是黑白的,而且不是家家戶戶都有電視機,漫畫因此成為當時孩子們很重要的娛樂。

 

葉佳龍說,當時星期三大家就開始期待出刊,星期四放學就到租書攤去看新的漫畫、不回家。「很多人都是在租書攤被母親抓回去的。」星期五到學校就可以跟大家討論劇情。

 

當時在升學主義的壟罩下,家長非常不喜歡小孩子看漫畫。「總是想盡辦法不要讓他看,看漫畫會被打的。」另外,社會上也普遍認為漫畫怪力亂神,台灣漫畫史上最惡名昭彰的漫畫審查制度——「編印連環圖畫輔導辦法」因此誕生。

 

1960年代的《諸葛四郎》單行本和漫畫雜誌(攝影:李智為)

 

漫畫審查制度的誕生

 

葉佳龍認為,漫畫審查制度並不只是政府主動推下來:「是社會整個氛圍接受這件事情,所以多數不一定是對的。 」當時的漫畫愛好者主要都是小孩,他們沒有發聲的權利,至於漫畫家則因為被認為教壞孩子,所以他們的聲音也無法被聽到。

 

1966年,「編印連環圖畫輔導辦法」正式施行,從此,所有漫畫在出版之前都要先送審,通過審查後才可以出版,而且它是溯及既往,以前沒有送審過的漫畫必須全部下架。「所以也是為什麼很多這些漫畫都沒有被保存下來。」很多租書攤也因此收掉。

 

葉佳龍回憶,1966年、1967年,漫畫審查制度達到最高峰的時候,他父親仍試著創作了《蛇谷風雲》等四部諸葛四郎作品,後來就沒辦法畫了。

 

漫畫家洪德麟說,漫畫審查制度是「台灣漫畫的大劫」,葉佳龍則認為這是一個台灣人的「共業」。他表示,當時的台灣漫畫產業是非常興盛的,不光只有他父親,還有陳海虹、游龍輝等漫畫家,而且每個人都有學徒,市面上也有好幾本漫畫雜誌,他父親也不只在一本雜誌連載。

 

葉佳龍表示,相較於仍在努力走出戰敗陰霾的日本,當時台灣漫畫產業是在往上爬的。「可是一個簡單的審查制度,(等於)用石頭砸自己的腳。」1987年解嚴之後,漫畫審查制度才正式廢止,但是台灣漫畫已經真空二十年了。

 

在漫畫審查制度施行的期間,盜版日本漫畫大舉進入台灣。「你說起怪力亂神,日本漫畫更怪力亂神,反而進來了。」台灣的漫畫市場從此被日本漫畫佔據。「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的結果,這大家可以好好想想看。」

 

「我覺得整體來講,是一個台灣的共業啦,它讓我們的漫畫產業幾乎消失。」直到1990年代,台灣才又有蔡志忠、麥人杰、鄭問等本土漫畫家崛起。

 

(攝影:李智為)

 

重新點燃當年的感動

 

雖然自己當漫畫家,葉宏甲並不希望孩子畫漫畫。「其實我們家的小孩每個都有藝術天分,都很會畫,但我爸爸說不行,漫畫家太苦了,不被社會尊重,也賺不了什麼錢。」後來,葉佳龍念了交大電機系,還到美國取得博士學位,並在當地工作了一段時間。

 

葉佳龍目前已經是退休狀態,全職擔任《諸葛四郎3D動畫》的製作人。「所以想想人生的命運很好玩,四十年後我又回來做文創。」他說:「你身體裡面的DNA會告訴你真正想要做的事。」

 

葉佳龍坦言,因為自己長時間待在國外,加上父親不鼓勵他們接觸漫畫,所以他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沒有關心台灣漫畫。

 

直到幾年前,葉佳龍為了整理父親留下來的東西,而重新看了一遍《諸葛四郎》漫畫,看過之後非常感動,有一種童年失去的東西又回來的感覺。 「我們已經老了,可是諸葛四郎居然還這麼厲害、這麼年輕,他沒有改變,是我們改變了。」

 

當下,葉佳龍很想把這份感動分享給其他人,剛好這時紙風車劇團來找他,希望能將《諸葛四郎》改編成舞台劇,得知他們是兒童劇團之後,葉佳龍很喜歡,立刻授權給他們。

 

後來,紙風車劇團的《諸葛四郎》舞台劇非常成功,不只小朋友都瘋狂的喜歡上諸葛四郎和魔鬼黨,老書迷也可以跟孫子一起看完這齣兒童劇,看完之後大家聚在一起討論。這幅景象讓葉佳龍印象深刻,他希望能把這份感動跟台灣所有家庭分享。

 

「在那一刻,我就立志要把紙風車這個舞台劇拍成動畫。」葉佳龍表示,舞台劇受到場地、時間、演員的限制,沒辦法像動畫快速地擴散開來。「所以我們那個時候就說,我們一定要去拍一個3D動畫,讓所有的老中青,大家一起分享這件事情。」

 

《諸葛四郎》舞台劇劇照(紙風車劇團提供)

 

種什麼因、得什麼果

 

葉佳龍另外還分享了一個跟紙風車劇團有關的小故事。2003年,他將父親的手稿交給母校交大的浩然圖書館收藏,但是十幾年過去,都沒有任何動靜,於是他找上圖書館,討論到底可以做些什麼。

 

後來,圖書館館長輾轉問了幾個朋友。「有一個朋友就跟紙風車的執行長說:『你們現在不是要排年度大戲嗎?為什麼不用諸葛四郎來排呢?』所以他才來找我。」

 

葉佳龍表示,跟紙風車劇團的合作確實是一連串《諸葛四郎》重現計畫啟動的契機。「但在這之前有很多因、很多種子,才造成今天的結果。」他說:「所以你要努力才會有結果,不努力一定沒有結果,我是深信這件事情。」(下篇請點這裡

 

※更多關於《諸葛四郎3D動畫》的資訊,可上集資計畫網站查詢。

 

 

看更多《上報生活圈》文章

 

 

藝文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藝文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藝文記者 → 黃衍方 william_huang@upmedia.mg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美食、品酒、旅遊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吳文元 chloe_wu@upmedia.mg

 

電影、戲劇、藝文、閱讀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黃衍方 william_huang@upmedia.mg

 

科技、通路、健康、名人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林冠伶 ling_lin@upmedia.mg

 

追蹤 上報生活圈https://bit.ly/2LaxUzP

一起加入 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