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南教會成反送中「逃城」 牧師嘆:離開香港就是一種治療

王怡蓁 2019年08月27日 21:55:00

濟南教會牧師黃春生說,青年沒錢買防毒面具等裝備,為了人身安全,教會才開始募起裝備。(攝影:李景濤)

「走在街頭,老人小孩被催淚瓦斯無差別攻擊,連待在家中的人也會聞到催淚瓦斯味道,飯桌上的菜沾染酸性、有毒物質,味道還持續很久,在家中也會戴著口罩,我們一開始想說那就募集N95口罩,但看到青年上街頭,只帶著輕便雨衣、麵包、水就上街頭,包裡甚至放著遺書,太不可思議了。」

 

濟南教會牧師黃春生說青年沒錢買防毒面具等裝備,後來是難以上網買到,為了人身安全,教會才開始募起裝備。

 

一開始在台港人及在港的台人組成了「在台香港學生及畢業生逃犯條例關注組」,從六月起香港「反送中」抗爭開始後,關注組也在台灣發起大小活動,並與教會、民間組織聯繫,一起討論可以為香港人做些什麼事。

 

黃春生說,六月初教會與關注組辦了一些活動,直到抗爭活動升溫,他說:「我問他們,你們關注要到什麼時候?要不要行動啊?」後來關注組改名成了「香港邊城青年」,先後與濟南教會發起募二手安全帽活動,七月將600多頂安全帽送到香港。

 

從六月起香港「反送中」抗爭開始後,關注組也在台灣發起大小活動,並與教會、民間組織聯繫,一起討論可以為香港人做些什麼事。(攝影:張家銘)

 

抗爭持續加劇,在港警開出第一槍後,催淚瓦斯彈在街頭、民宅與地鐵蔓延。上街頭的民眾並非都是前線衝組,就算是在和平參與抗爭的人們、記者,甚至醫療人員都可能受傷。示威者上淘寶、Amazon買防毒面具自保,卻發現網上店家不出貨到香港,至於五金行也傳出缺貨或是不讓民眾購買。

 

在香港的防毒面具買不到的情況下,濟南教會與邊青認為,募集防毒面具、濾毒罐、護目鏡是當務之急。黃春生說,為了不讓邊青受到太大的壓力,教會出來,當作募集物資的集散地。

 

為了不讓邊青受到太大的壓力,教會出來,當作募集物資的集散地。(攝影:李景濤)

 

 

教會如後勤中心 「螞蟻」親運物資回香港前線

 

那物資怎麼運送?是否會遭發現?黃春生說用「螞蟻搬家」的方式。來台運物資的港人,在網路上稱為「螞蟻」。黃春生說教會不會檢查這些「螞蟻」的登機證,也不知道他們是誰,通常是透過在台港人的聯繫,前來取貨,帶回香港。

 

另一個管道則是透過教會與教會間的聯繫,除了「螞蟻」用行李箱將物資帶回香港,濟南教會也會將香港較難買到的物資寄到香港的教會。

 

「我們今天才寄了14箱冰包過去,這不便宜,放在安全帽裡可以預防中暑,如果身體遭攻擊腫起來,也可以用來冰敷」黃春生指出,有些台灣化工廠願意無償提供物資給教會,也有台灣民眾主動提供物資給教會,教會人員只是自掏腰包付郵資,沒有所謂教會募款或捐錢這些事。黃春生嘆道這些物資也只是杯水車薪,如果物資在香港就可以取得,也不用特別寄過去。

 

濟南教會將香港較難買到的物資寄到香港的教會。(教會提供)

 

 

拒收「強力彈弓」 黃春生:不鼓勵對抗武裝警察

 

黃春生說,中國說有外國勢力支助香港抗爭者,也有惡意扭曲的言論,但教會是基於人道援助,而不是鼓勵示威者去對抗。他說,有捐贈者向教會表示,願意提供一百組強力彈弓給示威者,但他直接向該名捐贈者表明不接受:「我們收到會直接丟到,這很嚴肅,我們是人道援助,不是鼓動示威者向握有武力的警方對抗,最主要就是保護自己。」

 

「香港示威者、民眾的政治立場如何不是教會關心的」黃春生強調教會援助是基於人道而非政治立場。他認為,香港政府、警察不保護人民,港警甚至無差別攻擊,他指出,818的百萬人遊行很和平,要克制的是港警跟政府,不應該讓人民和平上街頭也要戴著防毒面具。

 

黃春生回想6月12日,港警開出第一槍時,他心裡納悶「怎麼會發生這種事?」他說香港有數次上百萬人上街頭,政府應該要傾聽,但林鄭月娥只是魁儡,沒有決策實權。

 

濟南教會總幹事柯啟安與教會其他青年負責整理物資、寄送等工作。柯啟安說,大多數香港教會也會提供給需要的示威者資源,但在濟南教會募資消息一出後,曾有來通電話打到濟南教會:「那個人自稱為香港傳道士,他說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好像支持反送中,給教會貼上標籤,會阻礙香港向中國傳教」柯啟安質疑那名傳道士,怎麼可以因為要向中國傳教,而犧牲香港人。

 

黃春生說,中國說有外國勢力支助香港抗爭者,也有惡意扭曲的言論,但教會是基於人道援助,而不是鼓勵示威者去對抗。(攝影:李景濤)

 

 

台灣宛若港青「逃城」 黃春生:憂心遭追殺是主因

 

柯啟安說,在反送中事件後,很多香港青年問他怎麼移民來台灣?他說,對青年來說,來台唸書是比較容易取得居留的方式,如果只是需要短期來台的協助,教會也會提供住宿、生活上的援助,但他會告訴想離開香港的人說:「香港現在最需要的是你們。」

 

黃春生認為,造成香港青年逃離香港最主要的原因,是對於社會環境的壓力及不確定性,也害怕被政府鎖定、被追蹤。

 

來台尋求教會援助的港青,大約落在高中生年紀。黃春生嘆,這些孩子的人生才剛要開始,這對他們來說真的壓力太大了,有些人是結伴來台,有一些是個別過來,再跟同伴會合。黃春生說,他們有些人自己花錢去住一個月的膠囊旅館,如果沒地方住、或需要工作,其他教會也會提供他們住宿。

 

黃春生說,有些香港青年來台,因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來尋求教會協助,教會有精神科醫生提供諮商,但有些人約好後卻沒出現,而是找朋友出去玩,這反而讓醫生安心,醫生說,遠離造成他們壓力的環境,有時候就沒事了,也不一定需要諮商。黃春生說:「離開香港,對他們來說就是一種治療吧。」

 

作家西西在著作《我城》一書描述香港,後來香港人也會以「我城」來稱呼香港。香港人在這波反送中抗爭的出走,似乎有一種「逃城」的意味。黃春生提到聖經中的「逃城」,聖經說逃城就是受逼迫逃難者的庇護所,台灣教會就是港青的逃城。

 

濟南教會外觀。(攝影:李景濤)

 

【延伸閱讀】
●反送中凝聚「香港認同」 在台港青籌「戰備物資」回前線
●【抗中經濟潮】來台灣掃貨防毒面具 港人「買唔到」濾毒罐
●【為港撐腰】民團募集全台「豬咀」 力挺港人抗中爭自由
關鍵字: 黃春生 教會 逃城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