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歐讓王室被迫和稀泥 《成文憲法》是英國政局穩定的妙方良藥?

高詣軒 2019年09月10日 07:01:00

一向政治中立的英國女王也難免捲入脫歐問題。(湯森路透)

英國脫歐亂局至今已動搖許多傳統制度,不但佔據政治焦點、讓國會陷入混亂,也讓保守黨、工黨都上演自家人鬩牆,甚至危及英國各地域的團結。時至8月底,上任以來爭議沒停過的首相強森(Boris Johnson)強行推動國會休會之舉,更把高齡93歲的女王扯向脫歐泥沼。

 

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Elizabeth II)可說史上與政治運作最為絕緣的英國君主,在位60多年期間大多從事中立、儀式性的任務。然而,伊莉莎白在位間的第14任首相強森,要求她讓國會休會約一個月。正值脫歐期限逼近、亟需議員共商之際,此舉可說將伊莉莎白推向爭議前線。

 

批准或駁回?左右都會引發問題。

 

伊莉莎白雖然順勢讓強森如意,也引來反對黨的不滿。工黨下議員歐薩莫(Kate Osamor)就推文質疑,伊莉莎白「沒有拯救我們」,反宛如促成「右翼政變」,呼籲應廢除君主制。然而在現有的英國憲政下,君主權責相對尷尬,也引發釐清憲政的呼聲。

 

 

女王能否拒絕強森?

 

伊莉莎白為何不阻止強森?美國政治媒體《POLITICO》指出了個人與制度因素。王室歷史專家雷希(Robert Lacey)向《POLITICO》表示,伊莉莎白的個人信念原本就傾向低調、避免介入,遠離實際的政治運作,「她不認為做出干預、改變規矩或是改變事物,是立憲君主的角色職責。」

 

傳統慣例上,女王也必須要尊重首相的要求,所以在相關議題上,伊莉莎白其實少有選擇的餘地。只不過在脫歐、留歐派僵持不下的現在,無論是否同意強森暫閉國會的請求,勢必都會激起另一陣營的反彈。

 

 

反脫歐團體「對英國最好」(Best For Britain)先前就發起線上連署,要求女王回絕強森的請求,吸引5萬人響應。最大在野黨工黨黨魁科賓(Jeremy Corbyn)、自由民主黨黨魁斯溫森(Jo Swinson)也都向女王要求會見,欲對其決定提出意見。然而法律專家則直指,君主不該是政治運作的一環,沒有解決問題的權力、能力。

 

《POLITICO》引述憲政專家、人權律師華格納(Adam Wagner)表示:「很多人半分期待女王可以透過某種方法,騎著駿馬或是她的哪隻柯基犬前來拯救大家,」對此華格納不以為然,表示:「君主在這場鬧劇上可以扮演任何實質角色的想法,完全是無稽之談。」

 

強森7月會見女王、成為英國首相。(湯森路透)

 

君主難抗拒首相要求

 

在其他政治情境下,伊莉莎白遵守慣例並且同意強森請求的舉動,本應不會引起如此大的騷動。雖然英國君主制現仍存有許多過時的中世紀古蹟,但自從13世紀的《大憲章》(Magna Carta)以來,英國君主的權力就逐漸式微。

 

根據慣例,女王會任命首相與接受首相請辭,也會透過「女王演說」(Queen’s Speech)標示國會開幕,講述政府的施政方針。在這項傳統過程中,女王會自白金漢宮搭乘馬車抵達國會大廈,穿著君主服飾進入上議院議場並登上御座,接著黑杖禮儀官(Black Rod)會前往下院議議場傳召下議員。

 

黑杖禮儀官到達下議院議場門前時,會吃上一道閉門羹,必須三敲大門之後才能獲准進入。這段儀式意在象徵民選的下議院權力凌駕上議院,之後下議員才會前往上議院聆聽女王的演說。演說內容是由內閣執筆,女王本人未必同意「女王演說」內容,可見君主只剩下象徵權力。

 

 

英國歷史上最後一次發生君主撤換首相的案例,是1834年威廉四世(King William IV)辭退蘭姆(William Lamb),但隨後接任的皮爾(Robert Peel)未能贏得下議院的信任,並在接下來的大選中又輸給蘭姆。

 

《POLITICO》引述英國倫敦大學學院(UCL)專精政府與憲政的教授海索(Robert Hazell)指出,最後一次英王拒絕遵守政府建議,則發生於1936年愛德華八世(King Edward VIII)希望與美籍名流辛普森(Wallace Simpson)結婚,卻遭首相等各界反對,最後只好退位,在位期間不到一年。

 

海索也表示,在英國如今的議會民主制度下,君主已經不被接受擁有任何政治權力,在歐洲的幾個尚設有君主的國家,這也是普遍趨勢。話雖如此,由於英國未有成文憲法,女王的公務活動與儀式權力可說處於灰色地帶,一小部分人士認為,伊莉莎白可以、甚至應該拒絕強森的休會要求。

 

 

憲政不清 議員要求成文憲法

 

但要是女王真的拒絕首相要求,料又會引發另一次憲政爭議。有些憲政專家近幾周也被問到,若強森在不信任投票中落馬、本身又拒絕請辭時,女王是否有權力干涉或主動辭退強森。若要達成此舉,下議會應必須做出強烈提示,顯示另一名具備國會多數支持的候選人已經出現。

 

部分脫歐派人士也認為可以利用君主制的漏洞,建議政府不要將反對派推動的延後脫歐法案交付「御准」(Royal Assent),於是法案就不會生效。該程序雖說是立法過程之一,但現在徒具形式,君主不再會直接參與。專家認為,要是政府敢如此杯葛法案,英國憲政就會陷入某種「瘋狂領域」。

 

 

近期一連串的憲政疑義,也激起各界對於推動成文憲法的呼聲。保守黨下議員史都華(Rory Stewart)就表示,需要有成文憲法協助國家運作:「之所以可以憑藉不成文憲法度日,是因為大家都很守規矩,但當人們越來越走偏鋒,我們就越是需要把事情決定清楚。」

 

工黨下議員、影子商業大臣路易斯(Clive Lewis)也表示,現今英國的憲政秩序以19世紀的標準來說都嫌過時,更何況20、21世紀。路易斯並進一步指出,在脫歐危機的衝擊之下,英國終會開始意識到,需要有一場民主的制憲會議,決定英國政治到底該如何運作。

 

首相走偏 更需明確秩序

 

路易斯認為,若要推動制憲,其中一個關鍵議題就是君主的角色,雖然並不確知成立共和國的意向如何,但至少是必須討論的議題之一。即便主張廢除君主制的呼聲並未太高,但制定成文憲法有助永久的限制君主權力。

 

人權律師華格納向《POLITICO》表示,成文憲法既可能確實的將君主定位為純粹的虛位元首,連儀式性的權力都可以去除,或另一方面,憲法也可以將君主的權力正式寫入,也或者可以考慮設立總統,讓君主的權力更虛化,完全消除其在政治上的角色。

 

 

無論如何,政權落入作風強硬的強森手中之後,風雨飄搖的秩序更顯需要穩定支撐。《POLITICO》引述英國政治網站「開放民主」(OpenDemocracy)共同創辦人巴涅特(Anthony Barnett)表示,近年出現一連串希望將秩序扳向對自己有利方向的首相,讓不成文憲政下的防線逐漸遭到侵蝕。

 

強森讓女王捲入國會休會,只是眾多案例的最新一項。巴涅特認為,「當歷史慣例崩壞當中,連最死忠的王室支持者都會認為,唯有一本成文憲法可以阻止王室的角色持續惡化,並讓首相無法以專制國王或女王的方式施政,確保人民的利益。」

 

 

 

本語音由合作提供
ibo愛播聽書FM APP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