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信讓美國同運落在二十個國家之後

歐陽文風 2019年09月18日 07:00:00

因為迷信宗教,亞洲許多國家,包括台灣的基督徒還以為同性戀可以靠宗教力量改變。(湯森路透)

「同性戀可以改變」的假見證

 

1969年石牆起義事件不只是美國同志運動的導火線,它甚至影響全球的同志運動;雖然這事件發生於美國,但美國卻不是全球第一個承認同性婚姻的國家,當美國在2015 年「終於」 承認同性婚姻時,全球已有20個國家承認同性婚姻。為什麽影響全球同運的事件發生在美國,但美國的同運卻落在20個國家之後?答案是因為美國在眾西方先進國中宗教性最強(most religious),簡而言之,最迷信!迷信與保守的宗教信徒太多,結果反同力量也最驚人,而其中影響力最大的恐怕是「前同志運動「(ex-gay movement) 。

 

台灣的基督徒占台灣的總人口不會超過百分之十,但現在許多台灣人一談起反同運動就聯想到基督教,不是其它宗教就沒有人反同,但反同反得最激烈,最有系統,組織性最強,最具召號力,也最願燒錢反同的,就是基督教會!如果連人口不足百分之十的基督徒都可以令台灣同運一波三折,那基督徒占總口至少百分之六十的美國,其影響力有多大,可想而知,自詡自由開放的美國,同婚竟然落在二十個國家之後,也就不是甚麼稀奇的事了。 

 

美國基督教反同運動最引人矚目的就是創造了一個前同志的組織,一群「自稱」藉著基督教信仰而改變了性取向的人,不再是同志,所以自稱「前同志」(ex-gay)。Exodus 曾經是美國最大的推動前同志運動的組織,有一年一口氣花了20萬美金在美國各大報章大打廣告,宣傳同性戀是可以改變的;信耶穌可以把同性戀者變成異性戀者。

 

最近有一位前同志運動的主將McKrae Game 走出來承認自己並未改變,之前所謂改變的見證是假的!他在他的臉書專頁上說「我錯了,請原諒我!」他參與前同志運動長達二十年,大力推動針對同性戀者的矯正治療,但如今他走出來說,教導同性戀者,讓他們以為他們的性取向是錯誤、 罪惡、 與邪惡的,更糟糕的還宣傳他們是可以被改變的,完全是有害的一件事 (harmful)!

 

他在接受媒體 (The Post and Courier)專訪時,坦承那些宣傳矯正同性戀的治療不只是謊言,而且非常有害,因為這是虛假廣告 ( Conversion therapy is not just a lie,but it's very harmful. Because it's false advertising.)

 

不願去檢驗到底合理不合理

 

他當然不是第一個承認自己因為宗教信仰而努力想改變,並自欺欺人,強調自己已經改變為異性戀者的基督教反同運動主將;2013年另一承認自己自欺欺人的人是Alan Chamber,他曾是美國最大反同團體「出埃及」(Exodus) 的主席!2013承認自己自欺欺人,害人不淺,公開道歉,然後解散美國的出埃及! 

 

這種同性戀可以改變的「假見證」在美國太多,如今越來越多美國人明白這種事,但因為迷信宗教,亞洲許多國家,包括台灣的基督徒還以為同性戀可以靠宗教力量改變,太多同志基督徒告訴我他們的牧師說同性戀不道德,是罪,可以改變,然後舉一些「前同志」改變的例子,完全相信這些人的言論,也不願去檢驗到底合理不合理,只要是反同的見證,就照信不誤,此外,也根本不提或不知這些人後來承認自欺欺人的事。

 

這些前同志的見證害人不淺,因為他們不只誤導對同性戀一無所知的人,甚至連同志基督徒也信以為真,以為真的有人可以改變,然後自己努力改變,改變不了就以為一切都是自己的錯,怪責自己為什麽別人能自己不能?!有者更糟,改變不了,至少學會自欺欺人,說自己改變了,現在是「前同志」,但更多是連說自己是「前同志」也不敢,繼續偽裝異性戀者,甚至與異性結婚生子,異性伴侶完全不知枕邊人的故事! 

 

其實, 美國這些前同志最喜歡玩的花招就是以異性戀婚姻來「證明」同性戀是可以改變的,同性戀自稱自己已經改變了,以與異性拍拖與結婚來「證明」自己改變。這是天大的笑話。這笑話之所以荒唐在於它完全不了解甚麽是同性戀,甚至連異性戀也不了解。

 

婚姻可以化約為愛情嗎

 

愛情可以與婚姻等同視之嗎?婚姻可以化約為愛情嗎?有不少異性戀結婚並不是為了愛情而是社會壓力,或是經濟因素,有些人為了一張美國綠卡而願意與任何美國人結婚,結婚能代表愛情?

 

同樣的,同志與異性結婚,可以「證明」與異性發生異性戀的真愛嗎?可以「證明」自己題 異性戀者,自己不再愛同性嗎?今天,有多少中國大陸的同志不是還躲在異性戀的婚姻裏,可他們比誰都知道自己的性取向是不可能改變的,大概沒有什麽比與異性結婚更令他們後悔與不知所措。

 

John Paulk也是美國前同志運動的重量級領袖,此君樣貌之基,我這搞同志運動的都要甘拜下風,可他卻到處演講說自己不再是基。基友們看了暗笑,結果不出兩下子,他給人發現在同性戀酒吧與人搭訕,擺首弄姿,結果乖乖退出前同志運動。

 

反同性戀者不死心,說他是例外。是嗎?例外?Exodus當年兩名主要講員,到處宣傳同性戀可以改變,自己是「前同志」,結果一起演講一起跌入愛河,最後良心發現,主動走出來承認自己自欺欺人。

 

Wade Richards,另一名重量級前同志運動領袖,最後也走出來,說「前同志」是一個假得不能再假的故事。在英國倫敦,Exodus的發言人Jeremy Marks 最終也走出來,把他所謂的前同志組織改變成支持同性戀的組織。

 

還有Michael Johnson,另一位著名前同志領袖,到處宣傳同性戀可以改變,轉個彎就和同性發生性關系。最可恥的還不只是這個,而是最終被人揭發他雖然明知自己是愛滋帶菌者,但與人性交還不帶套!這是什麽意思?如果不是反同性戀反得瘋狂,我不曉得這是什麽。

 

連領袖也一個接一個離開前同志組織

 

這些可不是普通無名小卒的「失敗」例子,他們可是數一數二的領袖。如果連領袖最後也一個接一個離開前同志組織,承認所謂的改變是謊言,或僅是一廂情願的主觀願望,或醜聞謊言被人揭發,為什麽還有那麽多反同基督徒執迷不悟,以為同性戀可以也應該改變?這些自稱基督徒的人說自己要高舉真理,但他們連面對真相的勇氣都沒有,甚至連承認事實的基本道德勇氣也缺乏,還大談闊論真理,豈不好笑又荒謬?

 

太多同志基督徒告訴我,他們的牧師告訴他們千萬不要看歐陽文風的書,有者還是因為他們的牧師如此「介紹」才認識我,才找我的書來看,關於這種禁書文化,我總是忍不住奇怪,如果他們真的如此自信反同是真理,他們到底反甚麼?他們不只應鼓勵信徒多看我的書,讓他們了解我的問題, 還應找我來公開辯論才對啊!但事實是,最怕公開辯論的,就是這些反同基督徒,而且有許多反同基督徒還不敢讓人知道自己是基督徒!

 

如今幾乎所有權威性的精神病與醫藥組織,包括美國醫學協會(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美國精神病學協會(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美國小兒科協會(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等表示任何要求別人改變性取向的企圖,是有害的。美國心理學協會(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表示,所謂改變性取向的治療可以導致焦慮、沮喪與自我毀滅的行為。明乎此,我們就不難理解為何這種矯正同性戀的治療,在美國至少18 個州是非法的!

 

可是遺憾的是宗教原教旨主義者總是不厭其煩地一再發揮他們迷信宗教的本性,就是選擇不聽不看這些科學報告,就如當年以宗教之名燒死科學家的宗教領袖一樣。不同的是,以前是把人綁在柱子上燒死,現在則是以宗教說詞慢慢折磨別人的心靈,導致許多同志自殺,導致許多同志與異性戀結婚,結果連無辜的異性戀也一起被折磨!

 

「前同志」根本就是一個矛盾修飾詞(oxymoron),如果有人可以是前同志,那我是前─前同志(ex-ex-gay),因為我也曾經反同,曾烴以為同性戀罪惡,曾烴以為自己不只可以也應該改變,甚至還以為自己改變了,並且與異性結婚!所以,如果有人說他是前同志,那我是前--前同志!

 

改變只是製造更多的悲劇

 

其實,這世界因為恐同文化而渴望自己可以改變的同志太多,有許許多多的同志可以走出來告訴社會: 性取向不由自主,前同志是謊言,這是一個自我毀滅,自欺欺人,一個連自己都要欺騙, 甚至許多時候還賠上另一位異性的人生最可憐最無恥的謊言。

 

有多少同志曾經自欺,有多少同志比那些反對同性戀的人更反對同性戀,更渴望改變,但事實是改變性取向是不可能的,所謂的治療與改變只是製造更多的悲劇。聖經有一句「不可做假見證陷害人」,上述這些宣傳同性戀變異性戀的假見證,不知令多少基督徒不願一切積極反同,許多反同基督徒根本不了解甚麼是同性戀,他們自己也不是同性戀,結果就聽信這些基督徒的假見證,以為同性戀是一個選項,絕對可以改;至於那些害怕被教會排斥的同志基督徒,以為聖經反同的同志基督徒也因為這些人的假見證,而一再強迫自己改變!

 

當然, 現在美國有不少反同的同志基督徒目睹了這些假見證一一曝光,再也不敢說自己是「前同志」或說自己已變成異性戀者,他們只說要選擇過一個「聖潔」的生活,如美國的袁幼軒就是其中一個例子。他從來沒有明言說自己已經改變成異性戀,但很多基督徒因為他強調同性戀罪惡而不再生活在同性戀的生活裡,即沒有同性愛人與同性性活動 (不妨假設他說的都是真話) ,就強調他已改變不再是同性戀者,或以他為同性戀是可以改變的例子。

 

這種的宣傳若不是無知,就是惡意,有人會因為一個異性戀者在與愛人分手後,沒有異性愛人或不在異性戀的關係中,就說這人已改變,不再是異性戀者了嗎?再說,為甚麼同性戀「不聖潔」?說到最後,這些反同基督徒還不是因為宗教理由反同,除了宗教理由,根本就沒有其它的根據,而這種宗教理由說到底就是那種「一切聖經說了算」的「理由」,這種理由和宗教恐怖主義份子以宗教經典合理化其恐怖行徑的說詞有甚麼不同?

 

同志們必須走出來講述自己的故事

 

當然,現在有不少反同基督徒也不太敢提這些同性戀者因為基督信仰而變異性戀的見證,他們反而引用酷兒理論的「性向是流動」的學說來支持同性戀矯正治療,然後說性取向是可以改變的,酷兒理論都這樣說!但酷兒理論家從來沒有說性向的流動完全由當事人的主觀意願為導向,以酷兒理論反同,不是無知,就是惡意;至於濫用亂用學者論文來達至反同目的,完全扭曲學者的論文主旨的在此不贅,有興趣了解的可以閱讀我由好世協會出版的著作《謊言、假話 、胡謅學: 論美國宗教右派與台灣反同基督徒》。

 

說到最後,就不能不說為甚麼同志必須出櫃,為甚麼同志基督徒必須出櫃,如果同志不出櫃,許多人只能想像同性戀者,以為同性戀者自己選擇做同性戀,以為有人之所以是同性戀都是因為家庭不幸福,所謂母親強勢父親懦弱,或是被人性侵的結果。同志們必須走出來講述有關自己的故事,讓人了解有關性取向的科學事實,以生命消滅異性戀霸權的偏見與謊言,唯有誠實的美德與道德勇氣,才可能阻止恐同悲劇一再發生,才可能拯救我們的世界免於瘋狂。迷信宗教是可怕的,迷信一個不講理的宗教,自欺欺人,害人害己,恐怕只會讓人覺得這種宗教像邪教!

 

※作者為波士頓大學神學博士,紐約市立大學社會學博士候選人,紐約大都會社區教會牧師,同時亦任教於紐約市立大學亨特學院性別研究系。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