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犯斷手腳風險挑戰社會禁忌 她是阿富汗女刺青師

楊穎婷 2019年12月19日 07:00:00

阿富汗女刺青師莎熙蒂(Suraya Shaheedi)(翻攝自YouTube)

 

 

「身為一名阿富汗女性需要勇氣,而我為自己具備勇氣感到驕傲。」

 

26歲的女刺青師莎熙蒂(Suraya Shaheedi)說。

 

 

莎熙蒂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Kabul)經營刺青店至今18個月,「我付出很多心力,甚至收到死亡威脅,因為阿富汗的人們認為刺青是被禁止的行為」。

 

 

為自身尋覓生存空間

 

在一個被黑色布簾覆蓋的房間裡,莎熙蒂正在為一名年輕的顧客刺青,他的數名友人則在一旁圍觀,看著刺青針穿進這名年輕人的皮膚,烙下墨跡。

 

「無論顧客是男性或女性都無所謂,我都會為他們刺青。我無法放棄我所熱愛的職業。」經歷離異、育有一子的26歲母親莎熙蒂說道。

 

《美聯社》(AP)報導,阿富汗的社會風氣與習俗在人身自由、教育等方面嚴重制約著女性,像莎熙蒂這樣的女性已經為自己創造了生存空間。

 

 

阿富汗境內有將近一半的地區是由基地組織「神學士」(Taliban)勢力掌控,而這些地區的女性不得在未有男性家屬陪同的情況下離家。

 

此外,根據亞洲基金會(Asia Foundation)2019年的調查數據顯示,將近40%的阿富汗女孩遭到家人禁止上學,另有20%在讀完小學六年級後不得繼續升學。

 

如今,隨著社會對刺青的態度逐漸開放,以及更多墨水店開張,莎熙蒂的生意並不冷清。但是,她擔心這個微小卻重大的改變,可能會因為神學士重掌政權而面臨威脅。

 

「若是神學士和平地重掌政權,我會感到開心,不過若是他們反對我的工作,並且妨礙女性的自由與進步,那麼我將會成為第一個站出來反抗他們的人。」

 

 

上傳作品遭受死亡威脅

 

隨著阿富汗的年輕世代對於豔麗的圖騰和個人設計圖案的需求提升,在喀布爾販售墨水的店鋪數量也隨之增加。

 

8年前,莎熙蒂在懷孕期間與丈夫離異,此後帶著兒子與父母同住。她平時透過Instagram等社群媒體吸引顧客,並且藉此與顧客聯繫。但是基於人身安全考量,她通常不會向顧客提供同樣的地址碰面。

 

 

有次她與一名顧客在美髮沙龍店見面,該名顧客的丈夫認出莎熙蒂是社群媒體上的刺青師,並且威脅她此後不得在網路上繼續發布刺青成品照,否則將會殺害她。

 

不過,刺青在部分阿富汗的鄉村地區相當普遍,尤其在普什圖(Pashtun)哈扎拉(Hazaras)女性身上可見,但是通常只會看見她們臉上有一些綠色點點。

 

 

「女權低落必須被改變」

 

雖然阿富汗這個以父權為主的國家,無論女性是否結婚、是否為家屬,經常禁止女性觸碰到男性,但是莎熙蒂的父親支持她從事刺青工作。

 

在莎熙蒂到訪土耳其期間,在右手刺下第一個圖紋。那是一枝箭射穿眼睛的圖案,象徵著克服逆境。此後,她的雙親和哥哥都說服她成為一名刺青師。

 

莎熙蒂的58歲父親胡塞因(Hussain)相信,嚴格控制阿富汗女性的習俗必須被改變,「我全力支持我的女兒,而她起身反抗這個習俗的方式令我感到驕傲」。

 

本語音由合作提供
ibo愛播聽書FM APP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