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陳時中距離「人道」有多遠

陳嘉宏 2020年02月17日 06:01:00

當行政院成立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時,指揮官指揮一切防疫工作,什麼叫「量力而為」?當然也只有陳時中說了算。(圖片摘自總統府網站)

疫情當前,中國每日翻新感染與死亡人數,台灣人卻為了該不該讓一陸配小孩返國,到底該以人道或防疫為優先考量,爭得面紅耳赤,某個程度而言,這樣的眾聲喧嘩,正代表台灣民主的底蘊,實可以平常心觀之;另一方面,這樣的餘裕,也代表台灣現階段防疫工作相對成功,眾人仍可一如舊慣地議論清談,台灣人該慶幸此時此刻能生在台灣。

 

陳時中說的:「沒有選擇台灣的國籍,自己要承擔」,若能改成「政府優先照顧設籍於此的台灣人」,的確可以免去不少爭議。不過,如果耐心讀完陳時中當天的完整談話,其實他一直在表達同樣的意思:「若台灣有餘力是可以幫助更多的人,但必須預備未來檢疫量能,防疫措施仍國人優先。」「沒有量力而為,就是我們指揮中心的失責!」

 

關鍵當然就在於什麼是「量力而為」?這涉及到對疫情走勢的研判、台灣發生社區感染的風險,以及醫療後勤整備的狀況:大者如負壓隔離病床的空床率,隔離處所的選定與房間數,小則如更大量的醫用口罩生產線何時上線?隔離衣、防護服是否準備充足?甚至還要評估那些準備上前線打仗的醫療與檢疫人員士氣與精神狀態,能否能因應大量且長時間的病患湧入。依照台灣的《傳染病防治法》,當行政院成立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時,指揮官指揮一切防疫工作,什麼叫「量力而為」?陳時中當然有最大的發言權。

 

台灣是個民主社會,任何人都可以在鍵盤後面批評口罩實名制沒道理、不把陸配之子接回家是沒有人道;不過批評者或可自問:你瞭解現階段台灣檢疫的能量有多少?隔離處所是否足夠?一旦出現社區感染破口,醫護與公衛體系會如何重新整備?最低限度,當民意如此強烈反彈的情況下,你硬要以「人道」為由,接回一個情況並不緊急的小明(他住在北京,醫療與人際照護系統相對完備),會不會導致小明被質疑、被肉搜、被汙名,反而害了小明一家人?甚至造成台灣社會不信任防疫團隊,讓防疫出現缺口?

 

防疫視同作戰,所以那些在前線把關的防疫人員以及負責治療的醫護人員就是「戰士」,陳時中更是這群戰士的「參謀總長」。且不說「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如果沒有這群冒著生命危險,在前線抵禦病毒的戰士,豈有我們這些在大後方用鍵盤論政的鄉民,以及夸夸其言的政治人物。批評容易,當家難,當過家的,尤該懂得這樣的道理;此時以「不人道」的重話批評陳時中的政治人物,若對照18年前自己用「敵前抗命」來威嚇和平醫院所有醫護的前塵往事,又夠「人道」嗎?又講「人權」嗎?

 

陸配之子暫時無法來台的政策不但「限時」(隨時可視疫情狀況收回),而且限地(從中國入境的外國人同樣受限),把它視為歧視中國人,根本是錯誤的理解。事實上,台灣迄今仍因中國因素被隔離於國際公衛體系之外,以更高的危機意識,確保自己安全無虞,再思考如何援助其他國家,本就是防疫總指揮官的最高職責。若真以救援的迫切性評估,那些短期出差、身陷武漢,且無在地關係網絡者,恐比起這位身居北京的陸配之子,都更值得關切,又何獨對小明的案例上綱上線?

 

海基會透過各地台商系統千里送藥給在武漢的血友症病童,這是一個負責任的民選政府照顧自己國民該為之事,本就不因這病童媽媽是不是韓粉、有沒有支持民進黨,會不會在這這件事裡感謝台灣政府,而有不同的待遇。疫情當前,用政治干擾人道、視人權如無物的,從來不是台灣的民選政府;至於為何會有政治人物獨苛責於台灣政府,卻對對岸政府的荒謬行徑視若無睹、輕輕放過?那就要問問這些人是怎麼想的了!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