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田信長請德川家康吃大餐 意外導致明智光秀發動本能寺之變?

德川宗英 2020年02月21日 07:00:00

日本男星堤真一在電影《本能寺大飯店》中飾演織田信長(圖片取自網路)

教士路易斯.弗洛伊斯(Luís Fróis)於戰國時代在日本傳教,他受到織田信長禮遇,曾經拜謁信長十八次之多。根據他的著作《日本史》記載,信長身材中等,體型修長纖細,不愛飲酒、飲食節制,而且勤於鍛鍊武藝,所以身體很健康。但是書中也記載,他始終看似有些憂鬱,可能是因為不斷征戰以及跟佛教勢力之間的抗爭,導致壓力重重。

 

這樣的信長於天正十年(一五八二)五月中旬興高采烈地宴請了家康。該年,織田和德川聯軍消滅武田氏,且信長將駿河國送給了家康。家康為了答謝而拜訪安土城,他帶領了酒井忠次、井伊直政、榊原康政、服部半藏等卓越出眾的家臣們一同前往。同行的還有穴山梅雪(穴山信君),他背叛了主君武田勝賴,而且領土所有權得到了信長的認可。

 

《續群書類從》中記載著當時的宴飲菜單。

 

首先是五月十五日一行人抵達時最先端上桌的料理。本膳*是章魚、烤鯛魚、醋拌鯛魚和蔬菜、鯽魚熟壽司、菜湯、醬菜和飯。僅僅這些就很飽了,但還是繼續上菜。

 

二膳是潤香(鹽漬鮎魚內臟和卵)、海參和日本山藥煮物、鮑魚煮物、烤鰻魚(將鰻魚切成塊狀乾烤再塗上味噌。蒲燒鰻直到江戶時代才出現)、烤海鰻、鯉魚湯、海鞘冷湯。至於海參是在哪裡捕撈的呢?海參是在海底爬行移動,據說瀨戶內的海參初春時棲息在大阪灣附近,冬天一到,就會不遠千里爬到下關。

 

三膳的菜餚包括烤雞、紅螺(海螺的一種)煮物、鹹味川燙梭子蟹、鶴肉日本山藥湯、鱸魚湯。四膳是乾魷魚煮物、香菇煮物、茄子煮物、鯽魚湯。五膳是翎鯧魚生魚片、生薑醋、烤昆布、牛蒡煮物、鴨肉湯。另外還有四樣糕點。接下來,晚上又端上三膳十二道料理。

 

十六日的早餐,從本膳到四膳一共上了二十九道料理和五樣糕點。晚餐的本膳是湯泡飯、鹹鮭魚、醬菜、涼拌魚乾、雁肉煮豆、燉鯛魚、烤魚、蒸飯、魚板。二膳有烏魚子、小串燒、蠑螺、涼拌章魚、蔬菜魚湯、乾海參(海參取出內臟後用鹽水煮過再乾燥而成)、鮑魚串、麩(麵筋)、香菇、青豆、甘海苔。三膳是烤海鰻、鮑魚乾、船盛蝦、天鵝肉竹筍(不清楚烹調方式)、鯉魚湯。四膳是鯡魚卵、涼拌瓜類、烤雞內臟、蒼鷺肉湯。五膳是烤鷸、日本鳳螺煮物、鯨魚湯。另外有七樣糕點。

 

這麼多菜餚,當然不可能全部吃光,不過當時款待貴賓的方式,就是擺上多到吃不完的料理,讓人看了也開心。家康一定也瞪大著眼,盡情享用山珍海味,但他習慣粗食的胃鐵定吃不消吧。

 

安土饗宴膳(款宴)的主廚是誰?

 

這些豪華料理是誰做的呢?江戶時代的著作《翁草》和《常山紀談》裡,有這段記載。

 

信長消滅足利義昭的妹婿三好義繼時,擒獲三好家的廚師坪內某。坪內精通足利將軍家的饗宴儀式,於是某位家臣向信長提議:「何不赦免他,把厨房的工作交給他試試看?」

 

「那麼就讓他做個菜試吃看看吧!」

 

可是,信長吃了坪內料理後很生氣。

 

「味道太淡了,怎麼能吃。殺了他!」

 

坪內懇求再讓他煮一次。信長答應他的要求,再試吃一次。

 

結果因為味道調得很好,信長馬上改變心意,留用坪內。

 

「第一次煮的料理,是三好家五代侍奉足利將軍家的一流味道。第二次的料理是鄉下風(形容重口味)的三流味道。」

 

據說坪內在背地裡說了這番諷刺的話。然而宴請家康一行人的眾多豪華料理,也許真的是由熟悉饗宴儀式的坪內施展長才完成的傑作。

 

安土城的饗宴省略了式三獻。所謂的式三獻,是正式宴會上的酒禮,隨著菜餚食案一起端上一杯酒,客人要三口喝完,這是一獻,隨著更換菜餚食案,重複獻上三次。後來傳到民間,就成了舉行婚禮時的三三九度(三個酒杯喝三巡)。武家社會的式三獻,包含確認主從關係中誰為上誰為下的意義。而信長和家康之間就政治地位來說,原本就是對等的盟友,所以才沒有舉行這個儀式吧。

 

當時的料理,大部分的海鮮類食物都會煮熟,席間端出具有強身效果的海鞘、鰻魚、日本山藥,以及家康喜歡吃的茄子和瓜類等,可以感受到信長的貼心,想要為他們消除長途跋涉的疲勞。信長端出那麼多道菜餚,好像是在炫耀自己的實力,不過接下來讓家康一行人前往堺遊覽,應該只是單純的豪爽款待。宴席結束後,家康衷心謝過信長,並約定再次相會後,便於五月十七日離開安土城。

 

沒想到,僅僅兩星期後就發生驚天動地的大事—六月二日的「本能寺之變」。消滅信長的明智光秀,原本是負責安土城饗宴事宜的人。傳說這件事也成為謀反的導火線。

 

電影《本能寺大飯店》劇照(圖片取自網路)

 

本能寺之變真相的推理

 

關於明智光秀謀反的動機眾說紛紜,目前比較合理的說法是,因為信長改變對四國的政策所導致。

 

二○一四年,發現了本能寺之變前夕,土佐的長宗我部元親寫給光秀重臣齋藤利三(後來江戶城大奧總管春日局的父親)的書信。

 

信長一度同意元親一統四國,但是又單方面改變政策,規定他只能保有土佐以及阿波南半部的領地,元親因而大怒,並且拒絕接受。但是在這次曝光的書信內容中,卻是元親改變心意哭著接受信長的命令。而光秀擔任兩人間傳達斡旋的角色,夾在中間左右為難,可能是對信長的蠻橫作法起了反感而發動謀反。

 

至於安土城設宴款待一事,則引發了他個人的怨恨。江戶初期完成的《川角太閤記》中,記載光秀統籌辦理款宴時惹怒信長的故事。

 

光秀為準備饗宴膳四處張羅,有一天信長為了瞭解準備情況來到光秀宅邸。明智宅邸是家康一行人的住處,也是大設宴席的重要場地,可是,走進門的瞬間,鮮魚的腥臭味撲鼻而來。信長大驚失色,瞬間怒氣衝天。

 

「這麼腥臭的地方,可以接待家康大人嗎!」

 

於是立刻將家康一行人的住處,改到其他家臣的宅邸。光秀顏面盡失,把魚和烹調器具全丟進宅邸的壕溝,傳說那股惡臭味飄散了整個安土。

 

農曆五月中旬是新曆的六月中旬,時值梅雨季,光秀拚命收購的海鮮魚貝鐵定會散發腥味。我小學時,賣魚的店家是把魚放在木箱裡,然後在上面鋪上大型冰塊。即使如此,每次經過魚店前都有一股腥臭味,讓人裹足不前。那不是魚腐爛產生的味道,總之從梅雨季到夏天這段期間,大概在十公尺遠的地方,就能聞到那股腥臭味。況且冰塊在那個年代是非常昂貴的東西,就算是光秀,也不可能收集到大量的冰塊。

 

味道的特性是,如果聞久了鼻子會漸漸習慣,所以光秀在屋子裡待久了,不覺得那麼臭,可是才走進去的信長應該會「受不了了」,更換住處也是理所當然。只是,光秀把魚全部丟掉,也未免太小題大作了。若重新收購魚,會趕不上宴請客人,應該只要丟掉發臭的就好。

 

由於這件事發生在本能寺之變前夕,所以有一種說法是,當時的怨恨成為事件的直接導火線。不過,把兩件事連在一起也太牽強了。

 

想必光秀也有奪取天下的野心,而且他應該知道信長只帶著極少數的護衛在本能寺,若是率領大軍進攻,或許可以取代信長。

 

另有一說是,信長命令光秀出兵前往備中支援階級比他低的豐臣秀吉,這使得光秀懷恨在心,不過他也因此得以調集大軍,或許當時他想到「這是個大好機會」。事實上,就算不是光秀,其他人應該也會這麼想。

 

因為接下來秀吉上演了中國大返還,他果然是個厲害的人物。不過,有幾點我覺得很奇怪。

 

根據資料記載,秀吉是在六月六日的下午率領軍隊從備中高松返回。山崎之戰則發生在同月十三日。據說他在這段時間內,甚至會在一天之內急行軍五十五公里。將近三萬人的大軍,真的能夠那麼順利地推進嗎?

 

而且部隊行動,需要為三萬官兵準備食用的兵糧,以當時正值六月,並非收成季節,途中經過的農戶們也只有足夠自己一家人吃的些許米糧,他是如何籌措到兵糧的呢?話說回來,秀吉知道本能寺之變的經過就顯得更奇怪了。

 

傳說是光秀派密使通知毛利輝元信長已被消滅之事,結果密使誤入秀吉陣地,密函被奪走。真有這樣幸運的巧合嗎?

 

難道秀吉不是預料到將有謀反之事,所以只派先遣部隊前往備中,自己和大軍一起留在京畿附近嗎?他可能早有盤算,準備舉著「討伐光秀」的旗幟,連同信長一起推翻。因為若能同時消滅這二人,就能一舉打開奪取天下之路。

 

也許秀吉的想法是,只要先跟毛利那邊說好「日後將給予厚祿」,那麼先遣部隊也不必作戰,可立即返回助陣。所以秀吉其實是潛伏在京畿附近以便推翻信長,並施手段讓光秀謀反。這是我個人的觀點。讀者諸君又是如何推理的呢?

 

*本文摘自《將軍吃什麼:德川家康與家族四百年祕傳養生與飲食之道​》,聯經出版。

 

 

【作者簡介】

 

德川宗英

 

1929年出生於英國倫敦,御三卿田安德川家第十一代當家。曾就讀學習院、江田島海軍兵學校(海軍軍官學校),慶應義塾大學工學部畢業。

曾任石川島播磨重工業關西分公司社長、石川島儲油槽建設副社長等職務。退休後擔任全國東照宮聯合會顧問、一般社團法人霞會館評議員等職。

著有《不為人知的德川四百年祕聞軼事》、《德川家眼中的幕府末年之怪》、《德川家眼中的西鄉隆盛真面目》等作品。

 

看更多《上報生活圈》文章

 

 

【上報徵稿】

 

美食、品酒、旅遊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吳文元 chloe_wu@upmedia.mg、張芳瑜 fang_yu@upmedia.mg

 

科技、通路、健康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林冠伶 ling_lin@upmedia.mg

 

追蹤 上報生活圈https://bit.ly/2LaxUzP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