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賢賢:台灣還要繼續增加新聞台 瘋了嗎

馮賢賢 2020年04月08日 00:01:00

台灣市場小、電視頻道過多,政府失能濫發執照,且無淘汰機制,任由業者集體壟斷,沒有競爭只有無下限的沈淪。(資料照片)

小小的台灣,全國性新聞頻道竟是全世界最多:中天、三立、民視、壹電視、年代、東森、TVBS...最近,台數科申設新聞頻道,經NCC批准後又復議駁回,據媒體報導是蘇貞昌院長反對。而其他躍躍欲試者,如鏡新聞,又以勢在必得之姿爭取進場。

 

電視集團挾新聞台自重

 

台灣市場小、電視頻道過多,政府失能濫發執照,且無淘汰機制,任由業者集體壟斷,沒有競爭只有無下限的沈淪,致使閱聽大眾長期受害,越來越多人憤而放棄看電視。而數位媒體興起,對本已乏善可陳的電視產業更形成致命的打擊。2016年起,台灣的網路廣告量首度超越電視,形成死亡交叉。

 

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像台灣這樣,電視內容爛到市場一蹶不振,嚴重傷害新聞事業與民眾知的權利,並扼殺本國文化發展。電視本業已無利可圖,但卻沒有任何一位經營者退場,何以故?

 

關鍵就在每個電視集團都挾新聞台以自重。手上擁有新聞頻道,可以交換各種政治與商業利益。內容向來輕薄聳動的新聞頻道,於今更肆無忌憚充當境外境內政治勢力打手,稱其為公害應不為過,但媒體大亨們絕不會放棄這足以動搖國本的利器。

 

頻道太多,日益縮水的廣告費根本不夠維持營運,但為何一家新聞台都沒倒?如果說多數新聞台的生存之道,不是靠共產黨,就是靠台灣政府/政客豢養,應該沒冤枉誰。政府豢養的方式包括廣告採購、標案與補助恩賜(甚至有人膽大到恐嚇公務員,要求某項補助非給某家電視台不可)、拿國營事業當提款機以接近九位數的金額去補助特定媒體的特定節目等等。新聞頻道不僅分藍綠紅,還可以細分到哪個黨內的哪些特定人馬可以獨享新聞詮釋權與曝光度。一個擁有新聞頻道與政論節目的當紅電視集團,旗下無數個子公司一年不知從政府(納稅人)拿到多少個億的標案與補助,更可以媒逼政、以政養商。

 

裡子愛台幣 面子愛台灣

 

不過顏色的區隔並非絕對。一家號稱愛台灣、走本土偏綠路線的電視台,據聞選舉期間拿了某藍色政黨立委候選人八位數的新聞置入費用,以致綠色政黨候選人的新聞幾乎上不了。但這家電視台同時也拼命爭取綠色執政的金錢利多,裡子愛台幣,面子愛台灣。衛廣法早已禁止新聞置入,但沒人甩法律。NCC不知是在睡覺還是在幫眾多惡質頻道當門神?

 

我支持蘇貞昌院長擋下台數科新聞頻道申設。台灣新聞頻道過多,內容低劣危害民眾知的權利、甚至為匪張目成為國安毒瘤,多家新聞頻道主管頻繁出入北京接受指令,可謂匪夷所思。一個負責任的政府,不該再濫發新聞頻道的執照,而該整頓現有頻道,匡正市場秩序,讓台灣公民有可靠、公正的電視新聞作為理解公共事務的重要消息來源,否則我們的民主永遠殘缺,國家有此亂源,不可能長治久安。

 

台灣多數新聞台的生存之道,不是靠共產黨,就是靠台灣政府/政客豢養。(資料照片)

 

以台灣市場之小,三家新聞頻道就已非常多。美國只有CNN與FOX兩家。台灣已不只七家(非凡還沒算),政府還要同意新聞頻道繼續增加?是瘋了嗎?

 

民進黨將傳播政策白皮書束之高閣

 

我認為應該先做下面幾件事:

 

1、將現有廣電法規裡面的漏洞補起來,明文禁止境外勢力介入並附嚴厲罰則,也應增列媒體經營者適格性條款,禁止媒體老闆干預新聞。關於媒體經營者適格性,NCC的反媒體壟斷法草案第六條可參考:

 

媒體之發起人、董事、監察人、經理人或受託人,應善盡媒體經營者之公共責任,並謹守利益衝突迴避原則,不得有濫用媒體公器及侵犯新聞專業自主之行為。

 

草案第九條則規定獨立編審制度,以保障新聞專業自主,這比衛廣法第22條僅要求「建立自律規範」之寬鬆條文更加具體有效:

 

為維護言論多元化與新聞專業自主,明定無線電視、新聞及財經頻道與全國性廣播等媒體應設置獨立編審制度及自律機制...

 

可嘆反媒體壟斷法在民進黨二次執政後胎死腹中,NCC拖延甚久後提出的草案至今未獲處理!民進黨至少可以參考上述條文,修法補強衛廣法與廣電法,並從嚴制定罰則。

 

2、不實報導應重罰,衛廣法換照的規定也該修法讓它更嚴格,累犯頻道必須吊照。目前NCC換照與期中審查形同虛設,只要求新聞頻道浪費紙張提出浩繁的書面資料,然後在雞毛蒜皮的小節上略加刁難就一律通過。下一任NCC不可再如此擺爛,否則不如廢掉!

 

3、政府不可再拿納稅人的錢去收買新聞頻道與政論節目。台灣必須擺脫媒體與政府勾結的惡性循環,讓媒體第四權有獨立發展空間,這是民進黨欠台灣人民的一項民主體制改革。

 

4、藉由嚴格監理與斬斷政治金流,吊銷累犯頻道執照,逐步減少新聞頻道,以至多三家為目標。我主張兩家商業新聞頻道,一家公共新聞頻道,以健全市場機制。目前市場實際上已崩潰,全靠境外境內政治介入將其變態撐住。不過若民進黨繼續安排自私自利怯懦無擔當者負責公共媒體,公共新聞頻道就免議,切勿舊酒裝新瓶、製造另一個麻煩的大包袱。

 

2015蔡英文二度問鼎總統大位時,我曾再次替她撰寫民進黨的傳播政策白皮書,但競選團隊接收這份政策主張後將其束之高閣(2012的版本有公布)。看來是因為贏定了,就不必再承諾什麼媒體改革?

 

打掉了台數科 又放鏡新聞?

 

常聽民進黨人抱怨新聞太爛,彷彿台灣還是國民黨在執政!民進黨政府有NCC,卻坐令假新聞張狂到公投大敗、多數縣市拱手讓人、許多人因亡國感深重而睡不著覺!民進黨在國會佔絕對多數,卻沒有積極修法填補廣電法規漏洞,加上NCC不作為,致使紅媒氣焰囂張,對國家安全構成重大危害。

 

在台灣經營新聞頻道,若以正當手段靠本業賺廣告費,根本不可能生存。(圖片摘自「你好大 我不怕」-反媒體壟斷901大遊行臉書)

 

所以不要打掉了台數科,又放鏡新聞,或八大、富邦新聞頻道進場!在台灣經營新聞頻道,若以正當手段靠本業賺廣告費,根本不可能生存。那麼為何有人前仆後繼想進場玩新聞頻道?可以合理認定,這些人背後,不是紅色資本來滲透台灣,就是居心不良者想藉著新聞頻道圖謀不當利益。民進黨做為台灣現在唯一有能力執政的政黨,不可以因為台灣人民沒有選擇、必須支持你們,就墮落到玩弄媒體、摧毀第四權守護民主的功能!

 

有些人認為國民黨沒有消失之前,不可以批評民進黨。這樣的看法違反民主政治的基本原則,不值一駁。寵壞民進黨,台灣會遭殃,想想2018年的1124就知道。如果執政不力失去民心(還有陳水扁第二任的前車之鑒),再怎樣拿納稅人的錢收買媒體,都喚不回他们的選票!如果讓新聞媒體繼續禍害社會,台灣民主品質不良,不僅全民受害,民進黨最終也絕對不會得利。

 

歷史殷鑑不遠,民進黨應放大執政格局,對自己更有信心地推動台灣結構性的改革。媒體改革和司法改革,是民主鞏固之必須。如果政績卓著,為何要擔心獨立的新聞媒體會對民進黨不利?蔡總統第一任任內在媒體改革上不僅交白卷,且有開倒車之處。第二任若想求歷史定位,就別再拿納稅人的資源玩弄媒體,甚至豢養派系媒體作為黨內政治鬥爭的工具吧;否則危機四伏,可能連安全下莊都不可得,可不慎乎。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前公共電視總經理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