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側寫盧彥勳/英雄比氣長

張若瑤 2016年12月11日 09:58:00

靠著毅力與堅持,盧彥勳苦熬成網壇一哥,他身上帶有一種無時無刻都想燃燒小宇宙改變宿命的執著。(攝影:李昆翰)

以往體育界認為,王宇佐的天賦、外型都比盧彥勳優秀,他也是台灣男單唯二打入世界百大排名的人,但踏過青澀年華,歷經歲月考驗,現在的盧彥勳,毫無疑問是網壇公認的「一哥」。

 

走進新生南路窄小的巷弄間,尋找和盧彥勳約好採訪的L'amour咖啡店,還沒到達目的地,就先被迎面而來的機車給分散注意力,兩個戴著安全帽的大男生,悠閒地滑過眼前,其中後座那位,露出頭罩外的容貌,看起來有幾分熟悉,「該不會是盧彥勳吧?」同行的夥伴認出了今天的採訪對象,他就像一般行人與我們擦身而過。

 

對自己的看法侃侃而談,盧彥勳是個很率直的大男孩,有一種無時無刻都想燃燒小宇宙改變宿命的執著,你幾乎無法打亂他說話的節奏,如此用力地展現生命動能,盧彥勳讓他的名字在旁人眼中逐漸成為一種「態度」。

 

王宇佐是台灣唯二打入「男子職業網球協會(ATP)」百大排行榜的男性選手,在2001年的時候鋒芒勝過盧彥勳,2008年後卻因受傷,而在溫網缺席4年。(取自王宇佐臉書)

 

王宇佐家境與外貌都不錯,又具表演天分,擅長帶動現場氣氛,真的很有觀眾緣;盧彥勳剛好相反,他比較像水牛型的人物,不見得那麼亮眼,但會顧全大局、也肯犧牲奉獻,是靠苦幹熬出頭的。」長期採訪過兩人的線上記者,下了這樣的評論。

 

盧彥勳的哥哥盧威儒坦言,他們能撐過最不安定的2000年,主要是源自於一股強烈的不甘心,「爸爸過世後1個月,就是他的第一次台維斯盃,因為我們家在辦喪事,盧彥勳大概兩三個禮拜沒練球,台灣那時有另外一個選手叫王宇佐,大家都把重心放在他身上。」

 

盧威儒和媽媽一言不發的在場邊,看著大家把王宇佐舉起來。

 

台維斯盃是國家對國家的男網競賽,採5點3勝制(單單雙單單),盧彥勳、王宇佐都在2001年首度入選代表隊,由於王宇佐希望能只專注在單打賽事上,導致盧彥勳除單打外,還得為團隊扛起雙打任務。

 

中華隊在亞大區(亞洲暨大洋洲)二級賽首輪遭遇巴勒斯坦,初出茅廬的盧彥勳第一戰就得對上世界排名200多的名將夸雷希(Aisam Qureshi),當年還未登上排名榜的他,硬是狠拚了5盤才落敗,但在第3點雙打時,卻又輸給夸雷希一次。儘管盧彥勳最後仍奮勇拿下第5點單打,讓中華隊以3比2晉級,但外界卻將榮耀皆歸於兩點單打全勝的王宇佐,認為他才是功臣。

 

盧彥勳在球場上,比較像是「水牛型」的人物,不見得那麼亮眼,但會顧全大局、也肯犧牲奉獻,靠苦幹熬出一片天。(攝影:李昆翰)

 

盧威儒陪伴著媽媽坐場邊,靜靜聽著觀眾你一言我一語的在背後嚼舌根,「今天王宇佐的功勞最大!」「盧彥勳失誤太多了,狀況真差!」「盧彥勳怎麼打得那麼壞?」

 

世界圍繞著王宇佐轉圈圈,好像這次賽事,只有他一個人參加,沒有任何獻給盧家的恭喜,「我們默默看著眾人把王宇佐舉起來。」往事歷歷在目,哥哥提起那一段傷心回憶時,語氣仍略顯激動。

 

延伸閱讀:【上報人物】釋放生命之重 盧彥勳

 

台維斯盃有意思的部分,就在於這是「團隊對抗」,必須有選手辛苦多打一點,用自己的犧牲來成就隊友,讓單打好手無後顧之憂的發揮。盧彥勳為中華隊身兼雙打,但大家最後卻幾乎一面倒地說全贏最棒,「盧彥勳與王宇佐,大概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種下瑜亮情節。」

 

不過,事情迄今15年,「大家應該都長大了吧!」10年前就認識王宇佐的朋友認為,他當時的確意氣風發、鋒芒外露,但在受傷後,似乎已沉潛了很多。

 

盧彥勳的哥哥盧威儒承認,先接觸網球的他,後來卻成為弟弟的參謀,一開始心裡確實是不太平衡,爸爸的離開,讓他對這一切釋懷。(攝影:李昆翰)

 

而比弟弟更早接觸網球的盧威儒,最後卻成了他的參謀,一開始當然會覺得心裡不平衡,一場突如其來的意外,讓他不得不釋懷,「也許這是上帝冥冥中的安排,如果我也走體育這條路,當初爸爸過世時,我可能就無法全心去處理盧彥勳的事了。」

 

縱使這些年都躲在幕後做行政工作,可是盧威儒常常覺得與有榮焉,「我把弟弟推上世界舞台,這是以前台灣選手不可能到達的地方。」生活以盧彥勳為中心,是盧家3口的常態,就算盧威儒結了婚,仍然沒有任何改變,另一半雖然剛開始不太適應,後來竟然也被同化,融入這種「盧Style」,「坦白說,網球就是我們的事業啊!」

 

盧家只剩下我們3個了,不可以再有任何分歧。

 

直到現在,盧爸爸已經離開16年,盧彥勳與媽媽、哥哥,仍會天天通電話,關心彼此的生活,《上報》跟著盧彥勳到新莊網球場側拍今年冬訓前,他在台灣的最後一次練習,盧媽媽也在過程中悄悄出現,低調躲在一旁探視兒子的狀態,或者正如盧威儒所說的,「盧家只剩下我們3個,不可以再有分歧了。」

 

這一家子,親密關係牢不可破,如鐵三角般緊緊相繫,雖然盧媽媽口口聲聲說自己早就退休,不太想接受採訪,卻仍對盧彥勳這幾年參加比賽的細節如數家珍,好像從來都沒暫別過他身邊,「現在我白天練瑜珈,中午買菜,晚上就回家看球。」只要盧彥勳一上場,盧媽媽還是會緊盯著電視與iPad,觀看小兒子的最新狀況。

 

延伸閱讀:【上報人物】3年內募2億鋪退役路 盧彥勳要蓋網球學校

 

盧媽媽在盧彥勳訓練進行到一半時,才悄悄現身新莊網球場,躲在角落觀看盧彥勳的狀況。(攝影:李昆翰)

 

將來,就算盧彥勳退休,盧家兄弟倆也早就商量好,要如何去延續他的網壇生命,「喜歡網球不一定得站在球場上,我們要向國際發聲,替台灣爭取更高級的賽事主辦權。

 

33年人生最大的遺憾,就是失去太多網球世界以外的平凡生活,盧彥勳無法陪伴老婆錢瓊文產子,錯過兒子誕生至今的2次生日,幾乎沒參與到朋友的婚禮,大學課堂的回憶是一片空白,連想找一個叫得出名字的人都很難,「和同學一起選課、上課與做報告,這種大家認為很普通的小事,其實才是我最渴望能擁有的。」

 

‧攝影:李昆翰

‧撰文:張若瑤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 、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