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李登輝和蔡英文 朱立倫 特殊國與國關係二三事

黃文局 2020年08月03日 00:01:00

有次作者(右一)與張燦鍙同往拜訪李登輝,李登輝要夫人曾文惠參加,因為,那時曾文惠很憂心台灣時局,常睡不好覺,所以想多聽聽他人意見。(作者提供)

與李登輝見過面的人,多有相同怨言,90%都是他在講話。也許我的層次太低,反應完全不同。能與這種高度的人見面,何其榮幸?有機會聆聽這種深度的人細數天下,人生哲理,何等福分?

 

大概是2004年,我帶葉望輝( Steve Yates )與前哈佛大學甘乃迪學院副院長 Robert Blackwill去拜會李登輝。結束之後,Robert一上車,迫不及待告訴我,李前總統真是一個偉大的政治家。

 

他在哈佛任教14年,被布希總統派為伊拉克特使,後調任印度大使,見過多少人物?他也幾乎見過所有台灣高層政治人物,他們只會東家長,西家短,完全沒有格局。只有李登輝有國家大戰略(Grand Strategy),高瞻遠矚。

 

我聽了真是汗顏,也很慶幸帶他來見李登輝,替台灣扳回顏面。

 

李登輝完全沒有寒暄,劈頭就談石油與地緣政治(Geopolitics),當然,一如往常,一個多小時,全程由他侃侃而談,他人衹有聆聽的分,而且興味盎然,誰捨得插嘴?

 

第一次與李登輝見面,大概是2003年,由「萬年立委」楊寶琳的女婿譚順誠帶路,聊了將近7個小時,僅喝水不吃東西,他的體力與記性,令人驚訝。他問我美國國會與政情,我說,猶太人僅占美國人口0.23 %,但是諾貝爾獎得主幾占45%,政治上,更能呼風喚雨,參議員共100名,猶太人占11名,9個民主黨,1個共和黨,1個無黨。衆議員有29名,26個民主黨,1個共和黨,2個無黨。台灣必須了解猶太人如何在美國崛起,並與他們合作。

 

隔天一早,譚順誠來電,說他與李總統認識大約20年,從來沒有半夜打電話給他,昨晚半夜一點打來,問他為什麼現在才帶我來?可能是我說的猶太人與國會結構,給他很大的刺激,思考難眠。

 

那次會面,印象最深的是,他把台灣與中國定位為「特殊國與國關係」的內幕。

 

1992年,第一次辜汪會談在新加坡舉行,第二次辜汪會談,1998年在上海舉辦,第三次,隔年春暖花開的時候,移師台北。等到四月,全無動靜。李登輝覺得事有蹊蹺,請一日本學者(可惜我不懂日文,記不得名字)去中國跑一趟,回來報告,原來是江澤民打算拖到1999年10月1日,中國建國50週年,當著150個各國元首宣布,汪道涵己經啓程到台灣,洽談「一國兩制」的細節,李登輝大吃一驚,那台灣不就被「一國兩制」框住了嗎?

 

李登輝先前已派蔡英文去英國調查學者們對兩岸的看法。蔡英文的報告是,10個有6個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2個認為台灣是中國的叛亂一省,2個認為台灣是一個獨立的國家。

 

李登輝苦思化解之道,於是在1999年7月9日,精心策劃「德國之聲」的專訪,丟出這個震撼彈,台灣與中國是國與國的關係,至少是,特殊國與國的關係。江澤民被破局,才會說李登輝是台灣最難纒的人物。

 

這是我由李登輝親口完整敘述的「特殊國與國的關係」的來龍去脈,這歷史事件,極為重大,也是李登輝替台灣留下的最重要資產之一。替台灣定位,台灣就是台灣,中國就是中國。而且,是由國際媒體發聲。

 

我與李登輝多次見面,夫人只有第一次打過招呼就不介入。只有一次,我與張燦鍙同往,他要夫人曾文惠參加,因為,最近曾文惠非常憂心台灣的時局與前途,睡不好覺。他説,文局要來,聽他怎麼分析,所以要夫人全程在座,最後還一起合照。

 

2005年,李登輝最後一次到訪紐約,下塌時代廣場附近的五星級旅館Sofitel,賴弘典主辦接待,餐會設在一流義大利餐廳Cipriano。原來規劃與李登輝同坐,一人3000美金,我先響應,後來熱爆,只能收25人同桌,一共有1000多人參加,盛況空前。

 

我帶了三個青年才俊,李敦厚的兒子(哈佛畢業),潘明道的兒子(普林斯頓畢業),另一位是MIT畢業的,到李登輝的總統套房,要介紹給他的寶貝孫女巧巧,李坤儀。

 

李登輝對潘明道的兒子,贊不絕口,因為他身高192公分,台灣話又滑溜。李登輝要他回台灣選總統,當他的總幹事。後來潘明道的兒子與巧巧通郵一年多,不來電,散了。

 

2015年,許龍俊帶我去見李登輝,也是一入座,馬上進入主題,頁岩油與物聯網IOT(internet of things )。他認為頁岩油會改變地緣政治,美國,會由石油進口國變成出口國。物聯網會改變世界面貌,台灣硬體極強,若與日本軟體結合,將可領導這個產業。當時,這兩個產業正在發展中,他已鑽研甚深,甚至與日本首席經濟學家合寫一本物聯網的專書,當場送我一本及另一本日美台關係的日文著作。我不懂日文,後來分贈年輕朋友 。

 

2016年,蔡英文當選總統,他有些不滿,因為沒來探望他。那次提及台灣電力問題,他認為,應該把台灣劃為六個區域,各自用不同科技發展能源,相互競爭,進步才快,同時,分散風險。也提到台灣農業,應往觀光精緻農業方向發展。

 

2017年10月,我由美國搬回台北定居,11月14日拜會李登輝,這是最後一次會面,他的體力與記性,己大不如前。論及日本政情,他很替安倍擔心,安倍到台灣,都先到翠山莊向他請益。2012年,安倍與石破茂競選自民黨主席,首輪石破茂贏,第二輪安倍才反敗為勝,李登輝要說石破茂,說了幾次,仍說不出口,王燕軍立即寫在紙上給他。

 

不過,那天他很興奮,因為再三天,星期五(11/17),蔡英文要請他吃飯,頻頻問王燕軍,到時要說什麼,農漁會問題?憲改問題?可見他時時刻刻思考台灣的問題,鉅細靡遺,由宏觀到微觀。

 

王燕軍後來告訴我 ,李登輝已不見不熟的人,因為,記性已差,而且,李登輝知道訪客的背景,就要王燕軍去買那人專長的書,累死王燕軍,李登輝每天K書到半夜三更,損害健康。

 

最後,李登輝念茲在茲的是,學習美國,建立李登輝圖書館,把他的藏書聚在一起,方便研究。台北縣長朱立倫找了10多處地方由他挑選,年租一元,他挑一塊崎嶇地,因為其他完整地可以開發商用,可惜,藍軍全力杯葛,此案無疾而終。

 

這是他的最後心願,也可以成為民主聖地,不知何日可以完成?

 

※作者為GTI (Global Taiwan  Institute)全球台灣研究中心共同創辦人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