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民主先生」是對李登輝的公平評價

謝鎮寬 2020年08月13日 07:00:00

回顧李登輝掌權擔任總統職務十二年的歲月,步步險峻令人提心吊膽捏把冷汗。(中央社提供)

熟讀經法有悟的律師應該是飽學法典,領有政府授權專業執照,替當事人據理力爭,倍受社會所尊敬的公眾人士。然而,卻有一位俱名經法遊悟律師,於八月四日在《上報》投書,標題為:「說李登輝是民主先生 我難以接受」。或許他深諳「名可名非常名」的禪學哲理、埋名隱姓,既無名無姓又為何那麼計較在乎,國際社會包括時代雜誌、美國國務卿龐培歐,及海內外諸多台灣人緬懷李前總統登輝先生,所給予的尊稱「民主先生」。在李總統屍骨未寒的頭七期間,就專文來數落民主先生,令人質疑該文不知律師只是舞文弄字,還是在為誰仗義執言?

 

李前總統登輝先生於七月卅日,走完了人生最後旅程,距他於1923年1月15日出生,總共渡過了35,641天的日子,其實際年齡為97歲6個月又15天。他出生於日本統治台灣的年代,二次大戰後被過渡到中華民國威權時代,最後往生於他自己雙手打造的台灣民主時代。他的一生跨越三個不同文化的社會背景,是典型台灣近代歷史的縮影。

 

在意外的機緣中,他於1998年1月13日接手,繼承蔣經國留下的中華民國總統第七任未完任期,接著於1990年5月20日出掌第八任總統,於1996年5月20日出掌第一屆台灣民選總統職務,一直到2000年5月20日親自把台灣政權,交給陳水扁後才結束總統生涯。

 

或許是居於省籍平衡考量,謝東閔於1978年至1984年擔任蔣經國指定的第六任副總統職務,李登輝自1984年接手擔任第七任副總統。相信蔣經國原先並不看好,李登輝有能耐扛下總統的重則大任。因為當時的黨政軍是由李煥、俞國華、郝柏村等人把持,李登輝要如何突破真是大哉問。還好,誰知李登輝竟然能在三年七個月的副總統任期間,把國務運作完全瞭若指掌。所以經國走後,可以無縫接軌。李登輝在黨政軍完全由資深國民黨人掌控的環境下,內無擙援外有學潮及不同黨派的挑戰,真是步步驚險,虎口下總統的困境,絕不是律師所言「享受黨國體制內官俸」的逍遙安逸。還好,在進入狀況後,他逐一搞定擺平收編黨政軍。相信當時他早已看出,在威權體制下封建政府是無法與時俱進,讓台灣與國際社會接軌,所以開始著手國會改選、淘汰萬年國代。

 

蔣介石在國共內戰後亡命台灣,雖早已宣佈下野,卻又自行宣佈復行視事。為了增強其合法性,只好靠那些追隨他,逃命台灣老國代們,來維護所謂法統的假象。這扼殺了人類基本人權的普世平等價值,而造就了省籍的錯亂與特權。當時甚至還有人以中央級國民自居,還好在李登輝進入權力核心後,逐一拔除給予瓦解。回顧他掌權擔任總統職務十二年的歲月,步步險峻令人提心吊膽捏把冷汗。

 

1988:克服宋美齡「老幹新枝」的挑戰,順利出掌國民黨。

 

1989:響應鄭南榕訴求,推動言論自由、新聞自由,釋放被軟禁的張學良、孫立人,譴責中共天安門暴行。

 

1990:召開國是會議,配合野百合學運承諾萬年國代退場,任命郝柏村取代李煥為行政院長,黃信介拜會李總統後說「李總統英明」。

 

1991:廢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正式解嚴,進行修憲,資深中央民代全部退職。

 

1992:討論委任直選、全民直選及國會全面改選,制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海基、海協兩會會談,撤銷通緝令、彭明敏回台,廢除刑法100條真正落實解嚴。

 

1993:國民黨主流派抬頭,非主流派出走成立新黨,任命連戰取代郝柏村出任行政院長,辜汪第一次會談。

 

1994:國民大會通過決議總統直選,促成世界台灣商會聯合總會,取消行政院長副署權,省長北高市長民選,千島湖事件怒責中共是土匪。

 

1995:務實外交,康乃爾大學演講「民之所欲、長在我心」,解放軍第一階段飛彈演習實,施全民健保。

 

1996:解放軍第二階段飛彈演習,當選第一屆台灣民選總統,提出兩岸「戒急用忍」政策。

 

1997:香港回歸中國,精兵政策、裁軍,世界李登輝之友會在巴拿馬成立。

 

1998:精省、台灣省政府虛級化,第二次辜汪會談。

 

1999:兩國論、定位兩岸為特殊的國與國關係,定義中華民國在台灣,提出中國七塊論,宋楚瑜興票案,921大地震。

 

2000:把政權和平轉移、親手交給陳水扁完成政黨輪替,在有生之年交出政權,然後揮手與總統生涯說再見。

 

律師說,解嚴、開放黨禁、報禁的是蔣經國的政績,是多少民主鬥士犧牲奉獻爭取來的,而李登輝只是坐享黨國體制內的高官俸祿,那配稱得上民主先生。接著也批評李不配稱台獨之父,指他自己也不斷向媒體表明從沒說過台獨。言下之意似乎指蔣經國識人不清,選了一個只會坐享官俸的接班人。

 

沒錯,李登輝從未主張「台灣獨立」,因為他認為台灣已經實質獨立。看來律師所見與人不同,以為喊台獨台灣就會成為一個國家。其實獨立與建國,有一段很長的差距。台灣既不屬於中國,那為何要中國同意才能獨立呢?該向誰要求獨立,要從哪裡走出來獨立?台灣真正需要全民參與的是建國,建立一個自由、民主、人權、有法理主權的國家。法理論述台灣如何從二次大戰後,邁向民主社會的正常國家,才是正途。雖然李登輝在有生之年沒領導台灣建國,但他卻非常清楚地告知世人,台灣不屬於中國,和中國是國與國的特殊關係。在台灣成長的歷史長城中他選擇了戒急用忍,遠離中國的路。事實證明,他當初的堅持,讓高端科技工業根留台灣,在這一波中美經貿大戰中穩住了台灣,守住家園的命脈。

 

政治是一門無法實驗的人文科學,它必須靠領導者睿智的判決,果斷明確的行動力,所憑恃的就是敏銳眼光和意志力。1988凍省政策,引起宋楚瑜的反撲,很明顯宋志不在興台,只想弄法掌權。宋自以為是大內高手,認定要扳倒連戰、陳水扁甚至李登輝,意如反掌。所以原先李登輝為他規劃的連宋配,被否決了。錯估情勢,以致從2000年一路選到2020年,闖五關跌六跤要怪只能怪宋自視太高。或許該說,閔閔中自有老天保佑台灣,讓台灣得以落實政黨政治輪替,政權順利和平轉移。而不象中國歷來改朝換代時,就是斬草除根趕盡殺絕。台灣終能在李登輝打下的基礎往前邁進,走出中國框架、脫離威權邁向民主。

 

然而,在律師的文章中,李登輝被他描述成「一個在國民黨內一路高升的政治變色龍。同時代的精英不是被殺就是逃亡(如彭明敏),他則『食公受祿』;別人看本馬克思主義的書即有殺身之禍,他已加入共產黨卻能獲得青睞,在獨裁統治中一路升官」機會主義的幸運兒。他還斷言2008年民進黨挫敗時,是由引退的林義雄出面極力勸進蔡英文參選民進黨黨主席,才讓民進黨得人,而台灣得幸。

 

事實擺在眼前,蔡英文是兩國論的起草人,當然承傳了些許政治觀點和理論基礎。李登輝於1992年撤銷彭明敏通緝令,兩人曾於2000年,第一屆台灣民選總統時同框競爭,經過選票對決,台灣人民選擇了李登輝。他的治國理念,是真誠地期盼除了民進黨外,還有其他屬於本土的政黨,為了台灣的前途作良性競爭、監督、制衡。他的用人哲學唯才是用,不分省籍,只有認同差異。看看時下有多少台灣人,卻選擇認同中國。有多少外省子弟,他們選擇認同台灣,談省籍實在已經過時了。

 

經法遊悟律師結語時標明:「說他意志力堅強,我相信;說他是權謀高手,我認同;說他是歷任國民黨主席裡相對有台灣情懷、日本情懷的,我也能接受。但說他是民主先生,台灣之父,實在令人難以苟同。」遊悟有待頓悟。彭明敏則早悟,他在李登輝與我一文中說「在台灣各方,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的轉換時期,他站在過程中關鍵時點,主政成功,有形無形功勞甚大,相信在台灣歷史上,必將永久佔有偉大地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胞弟岸信夫推崇李前總統為「台灣民主之父、亞洲偉大的哲人」。李耳說「人之所教,我亦教之。強梁者不得其死,吾將以為教父。」世論說:「民意貫台,主引世灣;先見明之,生養教父。故尊為民主先生、台灣之父。」

 

台灣社會如果把李登輝主政的12年剔除略去,可能今天仍在仰賴那些萬年國代的鼻息和點滴。如果今年一月份的總統大選是由韓國瑜獲勝主政,今日台灣可能早就被中國武漢肺炎給拖垮了,有些檯面上的政治人士一開始,還大聲叫囂為何不救援中國捐贈口罩。說的都是冠冕堂皇的大道理,還好蔡英文承襲了李登輝戒急用忍的精神,守住了台灣。日本前首相森喜朗,美國衛生部長阿札爾,已先後來台弔唁前總統李登輝。感恩!

 

此刻時值,全球各地台灣人僑社仍在追思,緬懷李登輝前總統為台灣的打拼、奉獻與導引的守喪期間。謹以萬分不捨的心情,表示哀悼與追思!

 

作者為旅美台灣人(加州、海沃)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