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57】百部中國電影報名全摃龜 台片報復性衝票房

李雨勳 2020年10月01日 17:02:00

《同學麥娜絲》入圍金馬獎九項,鄭人碩(左二)與納豆(左三)同時角逐男配角獎。(甲上提供)

第57屆金馬獎入圍名單公布,在中國下令不准參加的情況下,雖然有星馬佳作突圍出線,很明顯還是台灣電影的天下。2020時局動盪不安,綜觀這次評審選出的大熱門像是《消失的情人節》、《無聲》、《同學麥娜絲》、《親愛的房客》等等,不是上映中就是準備要上映,無非是希望刺激觀眾進戲院欣賞,拍電影不容易,得獎是無上的榮耀,票房也是一種實質的肯定。

 

今年金馬獎報名件數465件,較去年 588件,少了123件,金馬執委會執行長聞天祥說,差距來自短片數量,因為去年的短片報名很早截止,在中國的禁令出來後,已來不及撤,所以今年整體報名狀態是類似的。至於中國的報名件數,他沒有算過,大概也有上百部,有哪些作品則不方便透露。(延伸閱讀:【金馬57】《消失的情人節》入圍11項最風光 桂綸鎂、謝欣穎爭奪影后

 

金馬執委會執行長聞天祥,回答記者問題之餘,擔心疫情,不忘呼籲入圍者踴躍出席。(楊約翰攝)

 

不過,入圍名單看不出中國電影參賽的任何跡象,倒是這兩年星馬的作品備受肯定,今年有來自馬來西亞入圍最佳新導演的《南巫》、新加坡出品入圍男主角的《男兒王》等,但基本上仍是台灣電影的天下,完全是一份想像得到的名單,就是四平八穩,該鼓勵的都有鼓勵到,只是看「自家人打架」就是少了那麼一點刺激。

 

其實入圍名單一公布,同業群組開始跳出:「這名單彷彿在看台北電影獎」、「得過金鐘的又來金馬」,「迷你戲后來角逐新人」等等,尤其台北電影節越辦越盛大,加上電視電影以及串流平台的興起,報過金鐘獎只要資格符合,也可以報名金馬獎,於是入圍的就那幾個面孔來來去去,少了很多外來的驚喜,往年大牌港星、陸星齊聚競技的畫面很難再現,金馬獎該如何更加彰顯其江湖地位,值得觀察期待。

 

白靈在《墮胎師》扮演非法墮胎師,角色爭議難度大,讓她一舉入圍女主角獎。(金馬執委會提供)

 

對此,聞天祥舉例,今年還是有來自香港的《手捲菸》、《墮胎師》、《狂舞派3》、《幻愛》等等佳作入圍,短片《夜更》也敏銳又快速地反映香港的現實,「我不知道在香港電影節明年都停辦下,還有哪個電影獎會在這個時候凸顯香港電影的成果跟魅力。」他說這些作品只在金馬獎看得到,更遑論馬來西亞的《南巫》,這部片是在金馬創投拿到資源,才完成拍攝。

 

金馬獎邁入第57個年頭,在華人影壇的含金量無庸置疑,雖然如今面臨各種考驗,誠如聞天祥所言,「金馬獎怎麼堅持它的原則,保持它的精神,其實在現在此時此刻,也許是最難得的一件事情。我們對電影有信仰,我們的信仰就是提供了一個自由跟開放的平台,繼續朝這個方向堅持跟努力的話,時間會證明一切。」

 

入圍最佳短片的《夜更》犀利反映香港面臨的現實狀況。(金馬執委會提供)

 

金馬獎當然有外在的考驗,今年連評審名單都刻意延後公布,就怕會發生去年杜琪峰疑似遭中國打壓,臨時請辭評審團主席的事件。加上遭逢疫情來襲,邀請評審與入圍嘉賓與會,得先隔離,難度大增。試想今年有多少電影活動可以舉行?不管有沒有中國電影參賽,金馬獎還能迎來近五百多部的電影,舉足輕重可見一斑。

 

「就好像坎城沒有《小丑》,威尼斯沒有《寄生上流》,他們也就不會不是坎城影展跟威尼斯影展了,讓我們繼續堅持下去,這是很重要的信念,不穩固的話,精神就蕩然無存。」聞天祥說,金馬獎向來保持開放的態度,不然《無聲》的韓國小男生金玄彬也沒機會入圍男配角獎,創下韓星入圍的首例,這才是金馬獎的價值所在。

 

《無聲》入圍八項金馬獎,韓星金玄彬創紀錄入圍男配角獎。(金馬執委會提供)

 

2020年娛樂產業大受衝擊,金馬典禮風雨中仍會照常舉辦,讓電影人欣賞彼此的成就,也珍惜自己的努力。聞天祥語重心長地說,希望這份入圍名單能夠刺激大家買票進戲院,畢竟有這麼多優秀的作品攤在眼前,值得被鼓勵,值得被看見。

 

金馬獎是公平競技的園地,即便中國電影受限不能來,台灣人唯有把自家的票房炒熱起來,這場「自家人打架」,觀眾才會有共鳴,典禮也會更精彩,不是嗎?

 

范少勳(右起)是金馬獎入圍揭曉嘉賓,楊千霈與大鶴則是金馬獎星光大道主持人。(楊約翰攝)

 

 

追蹤↠ 上報流行 第一手接收好文資訊
看更多《上報流行》文章

 

 

流行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