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台港澳人繼續發揮樣板陪榜功能

冼翰宇 2020年10月20日 00:00:00

年初中國央視春晚舞台上,香港藝人陳偉霆刻意用難以辨認的母語演唱中國東北歌曲,唱的是東北人的懷舊,與香港文化已無直接關聯。(維基百科)

中國政府在境內的內蒙古自治區推出「國家統編漢語教材」,引發數萬蒙古人的大規模示威及罷課。即使眼前盡是遭當局強硬拘捕的風險,人們仍執意走上街頭,高舉「保護蒙古語言」、「停止同化政策」等標語抵制新令,深怕自己的語言文化將因此瀕臨滅絕。

 

面對新政策引起的示威潮,內蒙官方仍堅定落實統編教材。為了安撫民眾,當局則公開宣示「五個不變」——其他學科和年級課程設置不變、使用教材不變、授課語言文字不變、蒙古和朝鮮語文課時不變,以及現有雙語教育體系不變。不過,這番論述仍未能平息群眾的怒火。

 

內蒙古黨委書記石泰峰也在10月初的黨委常委會中指示,要深刻反思推行使用國家統編教材出現的問題,深入查找深層的原因,總結經驗、吸取教訓、改進工作。

 

對於總是高聲領唱單一主旋律、視異議和非主流文化為異教邪說的中國政權,境內的少數民族與各地方言自然難登大雅之堂。然而,在部分特殊的場合,當目的為標舉商業利益或攸關政權穩固,這些平時被忽略乃至打壓的聲音又會被大肆消費一番。

 

從平時大大小小的綜藝、戲劇節目,到一年一度的央視春晚,類似的情況屢見不鮮。選秀、競賽類節目,不論找來多少台、港、澳和少數民族人士參與以豐富大國的內涵想像,最終也都難逃陪榜的命運;春晚則更是無論背景,一律得在「中華民族」的大旗下共作「中國夢」。

 

網路綜藝節目《樂隊的夏天》在2019年播出後取得巨大的迴響,近期播映中的第2季也延續了這場樂團競技大秀的討論熱度。其中一支來自廣東海豐的樂隊——「五條人」,他們的遭遇即說明了在國家宣傳與資本運作下,文化的價值是如何被利用而非尊重。

 

「五條人」在2009年正式出道並推出第一張專輯《縣城記》,幾乎每一首都以母語(海豐話)創作、演唱,仍不妨礙他們在中國民謠界橫空出世。以廣東音樂在中國樂壇的邊緣地位而言,能夠透過方言打破地域侷限實屬不易。

 

由於樂曲的實驗性強烈,「五條人」多次遭到淘汰,但又因為自身魅力一再被觀眾透過投票「撈」回競技舞台。當「五條人」第三次被淘汰但又保留復活的可能,說明這個劇本對於撐住節目熱度仍然有效。

 

在今年初的央視春晚舞台上,北上發展後建立名號的香港藝人陳偉霆,刻意用難以辨認的母語演唱由出身中國東北的歌手寶石Gem創作的《野狼Disco》「新春愛國版」。然而歌曲對應的是內化在90年代東北文化中的粵語元素,唱的是東北人的懷舊,與香港文化已無直接關聯。

 

這樣的創作毫無疑問是東北對粵語的一種「文化挪用」,在以北方為中心的政治語言文化場域中,南方和粵語文化長期處於相對劣勢,甚至鑄成「殖民」的爭議。而大國的高超手腕便體現於在這樣的張力下,讓一個以粵語為原生語言的藝人參與表演,好似南人上朝供奉。

 

對任何非單一民族組成的國家而言,如何尊重相異群體並維持和諧皆非易事。然而當獨尊北方中原文化的中國政府,只著眼於消除「不同」卻不願花心力打造一個容得下不同聲音、不同生活選擇的社會時,原本就已不淺的裂縫只剩加速崩裂一途。

 

※作者為新聞工作者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