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嘉案數度擦身台灣首富 徐旭東戲棚下站最久仍踢鐵板

何醒邦 2016年12月30日 11:03:00

中嘉案歷經三任NCC主委,中間也換了旺旺、頂新、遠傳三個買家,至今仍在審查中。(攝影:李隆揆)

中嘉案命運多舛,也創下兩個有線電視產業的市場交易紀錄:歷經蘇蘅石世豪詹婷怡三任NCC主委、審查期長達六年;歷經旺旺、頂新、遠傳三個買家,替換買家次數最多。

 

中嘉為國內用戶數最多的有線電視集團,2010年,其大股東安博凱基金積極在市場兜售中嘉,原本找上獨缺「最後一哩」(鋪設管線至每個家庭用戶)的遠傳董事長徐旭東,不過當時徐嫌貴,不願出手,結果卻被旺中集團總裁蔡衍明半途殺出,以760多億元的高總價搶下。

 

然而,部分人士、學者、團體與媒體認為,旺中買下中嘉後,可能會造成媒體壟斷,危害台灣言論自由與民眾,旺中案自此破局。

 

旺中集團總裁蔡衍明曾有意買下中嘉,引發媒體、學界等團體強烈質疑恐造成媒體壟斷,並在2012年發起「你好大 我不怕」反媒體壟斷遊行。(翻攝自「你好大 我不怕」-反媒體壟斷901大遊行粉絲專頁)

 

隨後,安博凱又在市場尋找買主,當時徐旭東在遠傳總經理李彬等幕僚的強烈建議下,決定下手爭奪中嘉,但沒想到中嘉最後仍情定頂新魏家旗下的台灣之星。只不過,2014年頂新集團身陷自家食安風暴,「滅頂」浪潮下,最後此交易於2015年自然解約。

 

山水有相逢,2015年7月,摩根士丹利亞洲私募基金(MSPEA)宣布投資中嘉,其中,由摩根士丹利亞洲透過旗下管理基金NHPEA出資33億元、遠傳電信認購NHPEA國內子公司發行公司債171億元、國內投資人出資22億元,另518億元以銀行聯貸籌措。

 

講白了,就是遠傳拿出171億元,透過摩根士丹利亞洲私募基金成立的子公司,以債權持有的方式,間接入主追求多年的中嘉。

 

自此,「戲棚下站最久」的徐旭東,終於從旺中、頂新兩個台灣首富家族手中,再度爭取到中嘉,他原本打的算盤是以不到200億元的成本,先行卡位,等到「黨政軍條款」解禁後,就能順勢上位,並與中華電、台灣大雙雄對決。

 

沒想到政黨輪替後,徐旭東卻踢到鐵板。中嘉案今年一月原已由NCC審核通過,另卻屢屢傳出,黨政高層有意要NCC擋下中嘉案;而9月經濟部投審會就以該案債權人遠傳電信,疑似透過「以債作股」迴避「黨政軍條款」,實質掌控中嘉,將該案退回NCC,隨後NCC也重啟審查。

 

延伸閱讀:中嘉案「以債作股」有「脫法行為」的疑慮 遠傳:希望公平對待

 

中嘉案之所以重審,主因在於有黨政軍條款疑義,但這讓人想起2009年9月,台灣大哥大宣布購併凱擘,卻因台灣大母公司富邦金控擁有台北市政府15%股份,違反黨政軍退出媒體條款,遭NCC駁回,後來富邦蔡家兄弟另以個人名義成立大富媒體公司作為購併主體,規避掉黨政軍條款後,此交易案才有條件通過。

 

「究竟兩案的差異點在哪裡?為何當年核准了大富案,卻對中嘉案打回票?」業界人士表示,不合時宜的黨政軍條款早該廢除,大富、遠傳其實都是實際經營者,也都為了避免踩到黨政軍條款,而選擇「繞道或轉彎」,只是手段有所不同;如今,NCC仍把中嘉案是否規避黨政軍條款列為釐清重點,令各界不解,此案已延伸成政治問題。

 

「摩根士丹利就是遠傳的白手套」,立法院交通委員會召委、民進黨立委李昆澤指出,目前府院態度一致,就是要求NCC嚴審中嘉案,以保障多元言論健全發展。他並說,遠傳是上市公司,上市公司認購債權、「以債作股」來投資,當然違反黨政軍條款,而大富是私人成立的公司,與遠傳的模式有所差異。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或點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關鍵字: 中嘉案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