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恐攻視角:為恐怖分子提供避風港 巴基斯坦成過街老鼠

錢勒尼(Brahma Chellaney) 2019年03月15日 07:00:00

錢勒尼

 

印度前國安會顧問

現職為印度新德里政策研究中心戰略研究教授

著有9本專書,包括《亞洲神力:中國、日本與印度的崛起》、《水資源、和平與戰爭:面對全球水危機》等

 

 

再一次地,巴基斯坦的恐怖主義組織對印度的襲擊,險些又將印度次大陸(subcontinent)拖入一場大規模衝突,還加劇了國際社會要求巴基斯坦收留22個遭聯合國認定恐怖組織採取行動的壓力。

 

但這次,同時施加壓力的還有也遭到駐巴基斯坦恐怖主義分子襲擊的其他鄰邦:伊朗和阿富汗。

 

對此,巴基斯坦能否拿出令人信服的回應?

 

巴基斯坦的恐攻關連

 

多年來,西方發生的多起恐怖襲擊都可以追溯到巴基斯坦身上。

 

美國發現基地組織(al-Qaeda)領導人賓拉登(Osama bin Laden)躲藏在安保嚴密的駐軍城鎮阿布紮塔德(Abbottabad),距離巴基斯坦軍事學院不遠。其他自美國2001年911恐怖襲擊以來抓獲的恐怖組織領導人都被發現居住在巴基斯坦內陸地區,其中包括:基地組織第3號人物穆罕默德(Khalid Sheikh Mohammed)、以及負責網路行動的負責人祖巴達(Abu Zubaydah)。

 

這類發現常常會引發要求巴基斯坦解決跨國恐怖主義問題的呼聲。

 

2018年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就推文指出,巴基斯坦自2002年以來已經從美國獲取了逾330億美元援助,但巴國卻用「徹頭徹尾的謊言和欺騙(nothing but lies and deceit)」來作為報答,其中還包括為「美國在阿富汗境內追緝的恐怖分子提供避風港(safe haven to the terrorists we hunt in Afghanistan)」。

 

 

為此美國一直都制定應急計畫,以便在必要時控制住巴基斯坦的核武器以防落入恐怖分子之手,然後削減安全援助。

 

近期的襲擊則在一片報復威脅中重新激起了對巴基斯坦採取行動的要求。

 

2月14日,恐怖組織默罕默德軍(Jaish-e-Mohammed)在印控喀什米爾地區(India-administered Kashmir)發動自殺性爆炸事件,造成41名印度後備軍事部隊士兵喪生。

 

同一周,另一起某名為正義軍(Jaish ul-Adl)發動的自殺式爆炸事件在伊朗東南部殺害了27名伊斯蘭革命衛隊成員,並打傷了13人;神學士組織則襲擊了阿富汗一處偏遠的軍事基地,32名阿富汗軍人喪生。

 

恐成制裁黑名單

 

此後,印度和巴基斯坦間爆發了針鋒相對的空戰行動,伊朗則誓言報復。美國為此強調了巴基斯坦對恐怖組織採取有意義行動的「急迫性(urgency)」。

 

總部位於巴黎的「反洗錢金融行動特別工作小組(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 FATF)」最近指責巴國未能切斷恐怖主義融資,並要求5月前採取切實行動,假如巴基斯坦被從「灰名單(gray)」轉入「黑名單(black)」,西方制裁將隨之而來

 

巴基斯坦作為恐怖主義聖地的地位如今也引發了背後大金主的擔憂:長期與巴國並肩抗衡印度的中國,以及將巴國視為對抗伊朗橋頭堡的沙烏地阿拉伯,以至兩國在近期的印巴危機中均採取了袖手旁觀的立場。

 

目前,巴基斯坦在國際上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顯孤立,並可能淪為全世界眼中的過街老鼠(a global pariah)。

 

除了帶來地緣戰略惡果之外,這一情況還對正處於違約邊緣的巴基斯坦經濟構成嚴重威脅。

 

先前,巴國已經從中國、沙國和阿聯酋(United Arab Emirates)獲得緊急貸款,但巴基斯坦迫切需要來自國際貨幣基金(IMF)的大規模援助,雖然目前已討論論120億美元的協定,不過一旦FATF將巴基斯坦列入黑名單,情況將進一步惡化。

 

巴基斯坦的核吹噓

 

為避免上述狀況,巴基斯坦政府表態要打擊恐怖組織,但國際社會不應對此抱有過多希望。由於軍方依然佔據主導地位,毫無實權的文官領導階層只能拿出暫時且可逆的措施,這意味著一旦外部壓力減少,情況可能會故態復萌。

 

一手遮天的巴基斯坦軍方(包括恣意妄為的巴基斯坦國家情報局, Inter-Services Intelligence agency)不願切斷與恐怖組織間的緊密聯盟,寧願繼續培養武裝聖戰分子,作為對鄰國低強度不對稱戰爭(asymmetric wars)的投射力量。

 

巴基斯坦這種做法必須依靠手中核武器才能實現,因為後者可以保護軍隊及豢養的恐怖組織免遭報復。 

 

這一限制因素可以在印度對巴基斯坦軍方「凌遲至死(death by a thousand cuts)」長期戰略的反應中看出來。

 

日積月累之下,巴基斯坦圍繞恐怖主義展開的非對稱持久戰爭為印度帶來的損失,遠比過去在南亞次大陸上爆發的任何一場全面戰爭都更大,還包括了孟加拉的1971年戰爭。

 

但隨著印度的耐心日益消磨,一場針對巴基斯坦軍方「核吹噓(nuclear bluff)」的有限戰爭(a limited war)已不再是意料之外。

 

但核武器可不是袒護巴基斯坦軍方的唯一因素。

 

儘管川普抱怨連連,但美國尚未剝奪巴基斯坦「主要非北約盟友(Major Non-NATO Ally)」的地位,或將巴國加入國家恐怖主義名單。原因很簡單:該國如今已是美國在南亞區地緣政治利益的守門人。

 

浮士德交易

 

美國不僅透過巴基斯坦向駐阿富汗的美軍提供武器;還要依靠巴基斯坦幫助與神學士達成和平協定。換句話說,巴基斯坦軍方現在透過手下那幫嗜血的代理人(神學士和哈卡尼網路)贊助在阿富汗的恐怖活動而得到了好處。

 

據阿富汗總統賈尼(Ashraf Ghani)公布的數據,自2014年來,已有多達4.5萬名阿富汗安全人員犧牲。因此傳達的資訊很明確:贊助跨境恐怖主義是門好生意。

 

除非恐怖主義集團與巴基斯坦軍隊間的聯繫被切斷,否則打擊國際恐怖主義的鬥爭就無法獲勝。

 

一個好的開始就是將國際貨幣基金的救助構建於具體的反恐行動之上,然而從長遠來看,必須重新平衡軍文關係(civilian-military relations):巴基斯坦軍方專權的狀況必須被打破,軍事,情報和核設施必須移交給文官政府。

 

國際社會有足夠的籌碼迫使債務纏身且政務紊亂的巴基斯坦發生變革,但如果要動用這些籌碼,川普需重新思忖自身與神學士的「浮士德魔鬼交易(Faustian bargain)」。

 

不幸的是,這似乎不太可能發生。

 

 

(責任編輯:簡嘉宏)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Why the Pakistan-Terrorist Nexus Persists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