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干預視角:川普的無恥 證明美國選舉制度脆弱性

德魯(Elizabeth Drew) 2019年08月06日 07:00:00

 

德魯

 

《新共和》責任編輯

● 著有《華盛頓日報:報導水門事件和尼克森下台》

 

 

過去幾周發生的事件已凸顯了美國目前在軍事領域外,其他危險領域身處的脆弱(vulnerability),軍事領域的問題吾人可以擇時單獨探討,我不會聳人聽聞地提出美國民主制度已接近末日,但它正面臨多數人沒有預料到的威脅,卻是無法否認的。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獨裁傾向近來變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顯著。沒錯,他在幾起測試權力極限的庭審案件中已然敗北,但他和共和黨控制的參議院正忙於將保守派法官塞進( stacking)聯邦法院,而且他任命2名極端保守派最高法院法官的效果已經顯而易見了。 

 

最近,最高法院裁決,允許川普動用五角大廈資金來修建美墨邊境隔離牆就是這方面的實例。

 

如果川普實現連任,那麼他很有可能將扼住最高法院的咽喉。

 

總統自我膨脹的最新階段始於川普插手在華盛頓舉行的獨立日長期慶祝活動。傳統上,美國家庭會聚集在購物中心或首都周邊地區觀看焰火表演。但自從他看到法國2017年組織的巴士底日(Bastille Day)閱兵遊行後,川普就想要屬於自己的盛大表演。

 

五角大廈盡可能地進行拖延,但2019年川普得到了某種形式的遊行慶祝:軍用飛機從空中掠過,而坦克則停在川普發表講話的林肯紀念堂(Lincoln Memorial)門前。

 

林肯像前設置了特別的露天看臺,還為共和黨金主保留了專座(如我預期的,有一半站起來並且厭惡地走開)。總統在7月4日公開發表演講極不尋常,但川普卻發表了一次冗長的講話,其間偶爾會將美國的歷史搞混。

 

例如,他似乎認為美國在獨立戰爭期間就有機場。

 

美國人喜歡認為國內民主制度存在護欄,他們認為即使沒有具體的法律限制某類行為,也能確保有些事美國領導人不會去做,恰是這種理念才將美國團結在一起,或者以前至少曾經是這樣。

 

但就在7月4日慶祝活動短短幾天後,川普又推翻了一座重要護欄,他對4位有色族裔的左翼國會女議員發表了種族主義長篇演說:如果她們不喜歡美國,他在推文中表示,她們可以「回到(go back)」她們原來的國家。

 

這種固執言論縱觀美國歷史常常被用來排斥移民,但卻從來沒有哪位總統公開這樣說過。 

 

很快,川普就表現得更加無恥。

 

7月17日,他在北卡羅來納州舉行的一次2020年競選集會上袖手旁觀,看著人群在他攻擊明尼蘇達州眾議員奧馬爾(Ilhan Omar)後,大聲呼喊「讓她滾回家(Send her back)」。奧馬爾體現了川普最強烈的偏見:她是一名膚色黝黑的穆斯林移民,而且具有反以色列立場。 

 

就連部分幾乎從未與川普交惡的共和黨國會議員,也在私下裡表達了對這一口號惡毒攻擊的不安。

 

這導致了川普再次發起了一波熟悉的操作,隔天,他試圖與高喊口號者保持距離,聲稱他當時很快就打斷他們口號,但接下來的一天,他卻又安撫那些高喊口號的人,認為他們是最棒的。

 

當然,川普在成年後的絕大部分時間裡都表現出種族主義傾向。他和他的父親被控阻止非裔人士參與住宅專案,並與司法部庭外和解了一起相關案件。在競選總統前,他故意歪曲事實,指責美國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出生在非洲

 

其後他又把矛頭對準代表馬里蘭州巴爾的摩地區的康明斯(Elijah Cummings),這位聯邦眾議院監督委員會主席的非裔議員,始終對沿南部邊境被捕移民遭受關押的條件表示極為不滿。在推文中,川普將巴爾的摩形容為「令人噁心的、老鼠和其他齧齒類動物滋生的骯髒垃圾場(disgusting, rat and rodent infested mess)」。

 

川普的助手曾私下向記者承認,他們期望川普對非裔和拉丁裔的攻擊能在2020年幫忙拉抬選情

 

有關美國民主選舉制度脆弱性最近的一次提醒,來自穆勒(Robert Mueller)7月24日2次國會聽證會上的證詞

 

所有實況轉播對穆勒當天虛弱形象的談論幾乎完全淹沒了證詞,但儘管這位瘦高的戰鬥英雄、聯邦調查局前局長以及廣受讚譽的前特別檢察官,有時也會顯得形容枯槁

 

穆勒在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和眾議院情報委員會面前所做的簡短回答,至少可以證明兩件事:俄羅斯已經進行了影響深遠並且很有可能是影響2016年總統大選的成功干預(儘管仍遭到川普否認),同時,該國已試圖影響2020年總統選舉。

 

「我們束手無策地眼睜睜看著他們做這件事(They are doing it while we sit here.)」,穆勒表示。

 

而且,與川普及美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的說法恰恰相反,穆勒重申報告中並沒有免除總統罪責,更令人吃驚的是,穆勒堅持認為川普的身邊人和川普本人都曾利用競選活動(大概還包括總統職務)來斂財。

 

這導致川普和女婿庫許納(Jared Kushner)很容易遭到外國捐助者的敲詐,穆勒還在未經提示的情況下自發強調,川普在2016年那樣接受國外選舉援助已是一種犯罪。  

 

穆勒提醒所有持開放心態的美國人,保護民主選舉進程的護欄正在倒塌,川普在接受斯蒂芬諾普洛斯(George Stephanopoulos)的採訪時宣稱,他將再次接受外國援助,引發騷動後,他收回了這種說法,但也僅僅是部分的。

 

事實上,在穆勒作證的前一天,現任聯邦調查局局長雷伊(Christopher Wray)對參議院司法委員會表示,俄羅斯人絕對一心一意想要干涉我們的選舉結果。而在穆勒作證的隔天,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就發佈了一份報告,稱俄羅斯將參與下一次總統選舉,就如同沙烏地阿拉伯、伊朗和中國等國家有能力干預美國大選結果一般。

 

儘管存在上述警告,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依然阻止了參議院審議旨在強化美國選舉安全的兩項法案,民主黨人正試圖從中謀求「政治利益(a political benefit)」,據推測,麥康奈爾反映了川普在保護美國大選進程免受外國干預方面的立場。

 

至少,川普、共和黨領袖視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為對其有利的任何質疑,已被麥康奈爾先行排除,所有人現在正在密謀將美國大選,也就是民主制度的心臟暴露在外部干涉行為之下。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Sitting-Duck America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