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聿文專欄:中國自由派「川粉」承襲了專制者基因

鄧聿文 2020年12月02日 00:01:00

中國的自由派對美國大選代入感太強,入「戲」太深,錯把杭州當汴州,將中國移植到美國,將中國的政治文化和環境投射到美國。(湯森路透)

說中國自由派這次在美國大選中幾乎集體淪陷有些言重,但多數站在挺川陣營卻是不爭之事實。支持美國哪個總統候選人,是個人的權利和自由,然挺川挺到黑白顛倒,造謠惑眾,肆意抹黑對手和美國,言語粗鄙,不顧川普敗選基本事實,變成毫無理性和判斷力,任憑情感發洩的超級「川粉」,卻也是「奇葩」,令人匪夷所思:這還是曾經那個講理溫和的自由派嗎?他們怎麼會變成這樣?把中國未來變革的使命交到這些人身上,如何讓人放心?

 

為免有人誤解,說我打擊一大片,說明一下,所謂自由派的「川粉」現象並非指自由派裡的全部挺川人士,而特指挺川者中那些喪失基本思考力和判斷力,感情任事,無條件支持川普,造謠傳謠中傷美國大選和美國民主,污言穢語的一類人,在整個自由派群體中,他們所占的比例不少了,據不完全觀察,主要有三種人:維權律師、基督徒和在言論市場有一定影響力的「公知」。當然,有些「川粉」三者身份兼有。他們活躍在推特和微信等中文自媒體,為川普鼓與呼。

 

連賀衛方也被指控謾罵

 

已有學者對中國自由派的「川粉」現象在做探討或研究。這確實是個值得探究的話題。如果沒有美國這次大選,或者美國沒有出川普這樣一個總統,中國自由派很難向世人展示其自身「醜陋」的一面。過去自由派在批判中國的左派、五毛、小粉紅時,常譏笑人家不講道理邏輯和事實,胡搞蠻纏,今次自由派「川粉」在美國大選一事上表現出的唯我獨尊,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心態,以及武斷粗暴做法,遠超他們批判的對象。即使在最強調、最應該講究事實、邏輯和證據意識的律師群體也一樣,面對川普陣營散佈的許多不實消息,起碼的事實核查都不去做。至於語言的粗鄙,幾乎是自由派「川粉」的共同特徵,只要有人向他們指出事實,表達不同意見,都會讓他們惱羞成怒,扣上「CCP同路人」、「大外宣」等一堆帽子,連中國自由派領軍人物中少數幾個沒挺川的人如賀衛方等,都遭到了這些昔日同道的指控、謾駡。

 

分析中國自由派「川粉」的此次瘋狂表現,有幾個典型特徵是不能忽視的:

 

一是對美國大選代入感太強,入「戲」太深,錯把杭州當汴州,將中國移植到美國,將中國的政治文化和環境投射到美國,將美國大選的亂想和民主黨的表現看作CCP。由於投入太深,從而像川普一樣輸不起,不敢面對站隊失敗的事實。

 

二是熱衷傳播陰謀論,將美國大選完全想像成一場由民主黨、美國內外的反川隊伍勾結操縱的大選,其目的是要把美國變成社會主義國家。在自由派「川粉」看來,美國大選是反川者的大聯合,早就謀劃著要把川普總統趕下臺,因此,他們樂於製造和傳播各種不靠譜的小道消息,把大選中正常的一些不可避免的小失誤誇大成民主黨和反川聯盟有意做票。在一個強權主導,沒有基本政治規則和倫理,以成王敗寇作為結果導向的社會裡,陰謀論是人們認識世界的一種方式,中國人就經常用這種陰謀論來看待世界和其他國家,把其他國家的政治想像成和中國一樣,充滿著一系列骯髒的陰謀和幕後交易。不幸的是,這次自由派「川粉」染上了此種疾病。

 

把川普幻想成救世主

 

三是幻想一個人間救世主,滿腦子的救世主意識。川普是中國自由派「川粉」眼中上帝派來不僅拯救美國,也拯救世界的那個救世主。一些信仰基督教尤其認同福音派理念的自由派,更直接把川普稱為「神選之子」,要來拯救世間和人類。自由派「川粉」把救世主意識投射到川普,主要是因為川普這四年來對華的遏制圍堵和採取的極限施壓措施深得他們賞識。在他們看來,CCP已經成為人類公敵和公害,中國已經成為邪惡國家,內部沒有力量推翻CCP,因此只能依靠美國,只有美國才能打敗CCP。但民主黨和拜登過去只會同中共勾兌,只有川普認識到中共危害,下決心剷除這個惡魔。

 

除川普對中國的極限打擊而拜登不會這麼做外,對美國內來說,民主黨當政把它那套大政府的邏輯和進步主義的政治正確施行美國,也將嚴重摧毀美國傳統的價值觀和生活方式,把美國變成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從而美國也就不再是美國了。故在這些「川粉」看來,必須無條件支持川普,不支持川普,就是同民主黨和CCP同流合污。

 

看得出,中國自由派「川粉」的這幾個典型特徵背後隱含的是一種憂慮,有憂慮本來是件好事,但凡事走過頭就變成壞事,自由派「川粉」的問題就在於他們走向了一種極端,一種被他們批判的極權人格的反面,在有正常思維的人看來顯得格外反智和荒謬。他們為了自己的「政治正確」,可以無視川普本人對美國民主的破壞以及對疫情逝去生命的漠視等人格缺陷,盡情詆毀經過200多年考驗的美國選舉制度和憲政民主,盼望人間救世主,在川普翻盤無望的情況下還竭力為其辯護,傳播謠言,並在這一過程中對批評和反對他們的人進行人身污蔑和攻擊。有人用文革時期的紅衛兵來比擬中國自由派的「川粉」,兩者在言行和人格特質上確實有著驚人的相似,都是不明事理,不辯是非,不管對錯,無限忠於、堅決捍衛「偉大領袖」,只不過現在這個「偉大領袖」由毛主席換成了「川總統」,但可謂所托非人。

 

中國的自由派不僅和毛左、國家主義者似乎勢不兩立,擁有不同的價值觀;就是自由派之間,在一些基本問題上也毫無交集。(湯森路透)

 

中國民主派未經長期錘鍊

 

可見,中國的自由派要真正成為奉行自由主義理念的人,成為健康的反對力量,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和西方的自由派比,中國的自由派不像前者那樣經歷了民主的長期錘煉,不管美國的民主和共和兩黨在大選中怎麼攻擊,都存在一些雙方認同和遵守的基本理念和價值規範,中國的自由派不僅和毛左、國家主義者似乎勢不兩立,擁有不同的價值觀;就是自由派之間,在一些基本問題上也毫無交集。他們同美國的自由派根本是生活在兩個平行世界的人。此中根源在於中國長期處在專制統治下,專制者希望社會分裂,不同人群互相鬥爭,這樣他才能駕馭統治中國。自由派由於鼓吹自由民主,更不時處在當局的打壓下,他們中的很多人對CCP恨之入骨,可無形中也被專制者形塑成自己的翻版,除了思想理念同專制者對立外,在思維人格等方面,完全複製了專制者的基因,一些人把自由派「川粉」稱為「在野CCP」,不是沒有道理的。

 

曾幾何時,中國自由派以啟蒙者自居,現在看來,啟蒙者需要再啟蒙。不過,自由派「川粉」現象的暴露也不全是壞事,它讓我們知道,中國自由派不完美,有許多缺陷。自由派如果不能自我更新,去除自身基因的壞毒素,回歸理性和中道,無須當局打壓,勢必會在中國社會進一步被邊緣化,中國的變革也將異常艱難。

 

※作者是獨立學者/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