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貴妃到底有什麼魅力?年近六十仍讓明憲宗寵愛如初 去世時還因此廢朝七日

魏鑒勛張國慶蔣瑋 2021年01月16日 09:00:00

中國電視劇《後宮》,左為飾演明憲宗的中國男演員蔣毅,右為飾演萬貴妃的香港女演員楊怡。(取自時光網)

憲宗成化二年(西元一四六六年),憲宗最寵愛的萬妃為他生下了第一個兒子。憲宗得子,高興萬分。母以子貴,憲宗立即晉封萬氏為貴妃。同時,為使皇子健康成長,憲宗又派出使臣四處禱告山川諸神,保佑皇子平安。

 

不料天不遂人願,未待滿月,這位皇子便短命夭折了。憲宗和萬貴妃都十分痛心。萬貴妃還想再生一個,可從此再也沒有懷孕。皇子是奪取皇后寶座的一張王牌,萬貴妃雖失去了這張王牌,但奪取皇后的野心不死。

 

她害怕別的嬪妃有孕,生了皇子會與她爭寵。為此,她一面盡力纏住明憲宗,讓他沒有機會去接近別的妃嬪,一面則派出她的心腹太監和宮女,在宮中到處替她偵察,如果得知哪個嬪妃或宮女懷有身孕,便要立即向她報告,由她設法把胎兒打掉,或把母子一塊除掉。迫於萬貴妃在宮中的權勢與淫威,這些人只好忍痛服從。

 

一晃幾年過去了,憲宗仍然沒有皇子。宮廷內外,朝野上下都為之憂心,大臣們屢屢請求,要皇帝廣施恩澤,憲宗本人也為此愁眉不展。到成化五年(西元一四六九年),柏賢妃終於躲過了萬貴妃的防範,不但懷了孕,而且為明憲宗生下了皇次子。

 

憲宗當然高興萬分,大舉慶賀,為皇子取名朱祐極,並立即立為皇太子。這個皇子很健康,活潑可愛,憲宗十分喜歡,可到了第二年二月,皇太子突然生起病來,病勢來得兇猛,令御醫們束手無策,僅一天一夜的工夫,便又夭折了。

 

緊接著,那位柏妃也不明不白地死了,憲宗又失一子,號啕大哭,哭得死去活來,宮女和太監們都覺得柏妃母子二人死得奇怪,有人偷偷調查發現,果然是萬貴妃妒火中燒,派人毒死了太子和柏妃,但人們都懾於萬妃的寵勢與淫威,不敢告發。

 

皇太子朱祐極死後,憲宗謚之為「悼恭太子」,用太子之禮予以殯葬,但這仍無法減輕他的哀思,他非常希望再有位皇子。但實際情況是,萬貴妃由於先前的一時疏忽,致使柏妃懷孕生下了皇子,如今,她對後宮監視得更嚴,幾年過去了,憲宗仍無子嗣的消息。

 

 

轉眼到了成化十一年(西元一四七五年)。這天,憲宗思念亡子,百般無聊中召太監張敏替他梳理頭髮。在鏡中,他發現自己已經生了數根白髮,不覺悲涼起自於心,嘆道:「老之將至而無子,可嘆也!」

 

聽到這句話,這位在安樂堂當過門監的張敏,一下子伏倒在地,一邊磕頭,一邊說道;「請萬歲爺恕奴死罪,奴直言相告,萬歲已有子嗣!」憲宗聽了,大吃一驚,趕忙問道:「此話怎講?朕的兒子在哪裡?」

 

張敏又磕一個響頭,回道:「奴才一說出來,恐怕性命難保。請萬歲爺千萬替皇子做主,奴雖死無憾!」這時在旁侍立的司禮監太監懷恩,也跪下來叩頭,為張敏作證:「張敏所言皆是實情。皇子被養育在西內密室,現已六歲了。因怕張揚出去招惹禍患,所以才隱匿至今。」

 

憲宗又驚又喜,恍惚似在夢中,當下急忙傳旨,擺駕西內,派人速去迎接皇子。

 

此皇子的由來,還得從成化三年(西元一四六七年)說起。那一年,西南土族作亂,明憲宗派兵前往征討。平定叛亂之後,將大批男女俘虜解入京城。其中有一紀氏女,原是賀縣一土官的女兒,長得美麗機敏,被送入了掖庭。因她性情賢淑,又粗通文墨,便升為女史。不久,又被王皇后看中,命她管理內府庫藏。

 

一日,憲宗偶然來到內藏,問及內藏現有多少錢財物品,她口齒伶俐,對答如流。憲宗非常高興。同時又見她生得明眸皓齒,嫵媚動人,不覺動了慾念,便在紀女的住室當場召幸了她,而且使她懷了孕。

 

萬貴妃在宮中的耳目極多。紀女懷孕的消息很快就被她知道了。萬貴妃異常忌恨,便派一名宮女去內藏瞭解實情,命她如果情況屬實,立即將紀女抓來,嚴加懲辦。

 

那宮女是個好心人,她不忍心皇帝的子嗣再遭不測,回去稟報時說:「紀女並非有孕,而是生了可怕的痞病,肚子鼓脹。」萬貴妃半信半疑,還是不太放心,便令紀女搬出內藏,移居與自己住處很近的安樂堂,以便不時加以監督。

 

十月懷胎,一朝分娩。紀氏在安樂堂終於生下了一個男孩,按說,宮女生了皇子,是件喜事,可紀女卻十分憂愁。萬貴妃殘害皇子的事,她早有耳聞。她知道自己的兒子也很難逃脫萬貴妃的魔掌,還不如趁早弄死他,或許還能保全自己的性命。於是,她流著淚,咬咬牙,將兒子用布包好,交給門監張敏,讓他帶出宮去溺死。

 

張敏接過小皇子,心中一陣難過。他知道憲宗皇帝年紀越來越大了,先前的幾個皇子不是胎死腹中,便是急症夭折,至今仍無子嗣,大明江山將來可由誰來執掌?如果溺死了皇子,皇嗣無人,自己豈不成了千古罪人?想到這兒,張敏冒著被殺頭的危險,把皇子偷偷藏進密室,取些蜜糖、粉餌之類的食物餵養。

 

由於張敏辦事謹慎小心,一次次躲過了萬貴妃的耳目。不久,廢皇后吳氏知道了消息,便把皇子抱到自己的住處西內,悉心加以照料,皇子才得以安然活了下來。轉眼幾年過去了,皇子已五、六歲了,一直住在西內,連門都不敢出,胎髮都沒剪過……。

 

憲宗派出的迎使來到西內,紀氏聽說憲宗要召見兒子,知道吉凶難卜,便抱著兒子大哭道:「兒啊,你今日一去,為娘恐性命難保?兒去,若見一穿黃袍,有鬍鬚的人,便是你的父親,你要拜見行禮!」說完,她又為兒子換上一件小紅袍,抱上了一乘小轎,由張敏等人護著,離西內去往憲宗寢宮。

 

此刻,憲宗正焦急地坐在床邊等候。忽見宮門前一頂小轎停下,一個身穿紅衣、胎髮披肩的小男孩從轎上跳下來,直奔堂前,小孩一見到憲宗,便立即跪倒,口稱:「兒臣叩見父皇。」

 

憲宗悲喜交集,淚如泉湧,趕忙一把將兒子抱入懷中,置於膝上,凝視撫摸了很久,才喃喃說道:「這是我的兒子,長得很像我!」

 

於是,憲宗急命司禮監太監懷恩去內閣報喜,並說明得子的情由,朝臣們聽了,皆大歡喜,次日早朝,一齊向憲宗道賀,憲宗又命內閣起草詔書,頒行天下,封紀氏為淑妃,移居西內,因六歲皇子尚未取名,又命禮部會議,為皇子取名朱祐樘。

 

 

這時,大學士商輅仍擔心這位皇子會重蹈前皇太子朱祐極的覆轍,再遭萬貴妃毒手,但他又不敢明說,只藉口便於照料皇子,奏請讓紀妃與皇子同住,憲宗認為有理,便准奏,命紀氏攜皇子居住永壽宮。此後,憲宗也時常駕幸永壽宮,同紀氏歡聚。

 

憲宗突然喜得皇子,舉朝歡慶,大家都很高興。但唯有萬貴妃一人恨得直咬牙。她好像受到了很大刺激,日夜哀怨哭泣,還邊哭邊罵,說是受了那些沒有良心的人的哄騙,絕不善罷甘休。人們從萬貴妃的神態中感到,此事絕不會就這麼風平浪靜下去。

 

果然不出所料,在這年的六月間,已被封為淑妃的紀氏,忽在永壽宮中暴卒,緊接著,內監張敏也吞金而亡。紀氏是如何死的,傳說不一,有人說她是被萬貴妃派人暗殺而死;也有人說,是紀氏自己上吊死的;還有人說,紀氏的死,是萬貴妃讓為其治病的御醫設法用藥毒死的。好在皇子並未同時遇害。

 

紀妃暴死不久,皇子朱祐樘便被憲宗立為皇太子,正式成為大明皇儲。但是他的處境仍然相當危險,殺機四伏。因為萬貴妃視他為眼中釘,一直想尋機除掉他,憲宗的母親周太后為了保護孫子,免遭萬妃毒手,命憲宗將祐樘交給她。從此,皇太子朱祐樘便住進了周太后的仁壽宮。周太后對孫兒照管得很細心,隔絕了與外間的一切聯繫。

 

萬貴妃謀害太子之心不死。一天,她讓人捎信,請太子到她宮中去玩。周太后知道她未安好心,但又找不出理由拒絕,便再三叮嚀孫兒去了之後千萬不要吃任何東西。太子雖小,但很聰穎,警惕性很高,牢牢記住祖母的話。

 

到了萬貴妃宮中,萬貴妃果然拿出不少珍貴食品,讓太子吃。太子見到這些食物,只說已經吃得太飽,吃不下去了。萬貴妃見他不吃,就讓人端來羹湯,說道:「太飽了,吃不下,就喝點湯吧!」

 

太子想不出用什麼話來推脫,一著急,就說了實話:「這湯中有毒嗎?」氣得萬貴妃半晌說不出話來。心想,才幾歲的孩子,就已如此,將來一旦登上皇位,還不殺了我!從此,太子成了萬貴妃的一塊心病。

 

萬貴妃之所以一直沒有能位晉六宮之主,其中最主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因為她出身微賤,這一直是她引以為恥的憾事。所以,為了提高自己的出身「地位」,她想盡了辦法,絞盡了腦汁。

 

當時,朝中有一位閣臣,名叫萬安,四川眉州人,正統年間進士。此人既無才幹,也無學識,更缺品德。但他有一最大本事,就是善於投機鑽營,會拍馬屁。萬安為了繼續往上爬,在萬貴妃寵極一時之際,便透過內監,與萬貴妃拉上了本家,自居於子侄之輩,並時常藉此向萬貴妃貢納金玉珠寶。

 

萬安之舉,正中萬貴妃下懷,她正在為自己的門第太低而發愁,如今忽有這麼一個中在高第,身為閣臣的人來認本家,自是喜出望外,萬貴妃便授意自己的弟弟、錦衣衛指揮萬通與萬安結識,很快就聯了宗,親密交往起來。

 

萬通的妻子,因可以自由出入內宮,萬安便透過她隨時瞭解宮中發生的一切,對他進一步投機鑽營相當有利。到成化十四年(西元一四七八年),因內閣首輔商輅致仕回鄉,萬安便在萬貴妃的「運動」下,得以升任內閣首輔,成了權傾朝野的官僚,同時也是萬貴妃幫派的核心人物。

 

萬貴妃還依仗憲宗對她的寵愛,斂財受賄。比如,萬貴妃經常很嚴厲地斥罵或杖責身邊的太監,因此太監們都非常怕她。於是,太監們為了少受斥責,便想方設法討她歡心,而主要手段就是為她蒐羅珍寶錢物。

 

一時間,為萬貴妃幹此事的太監越來越多,其中有不少人,如梁芳、錢能、韋興、韋眷、王敬、汪直等,都是靠行賄萬貴妃而發跡起來的。比如太監梁芳,經常帶領一些小太監,南下蘇州、杭州及廣州等商貿繁華之處,以為宮中採辦珠寶為名,在那裡大肆搜刮民脂民膏。

 

這些人打著萬貴妃的旗號,騷民擾民,無惡不作。有人將此事奏報給朝廷,憲宗追問起來,梁芳等人便奏稱是為萬貴妃辦事,是萬貴妃派他們出去的。

 

憲宗聽說是自己心愛的妃子所派,也就不再追問了。此後,這些人更加肆無忌憚,有恃無恐,不僅為萬貴妃弄到不少珍奇珠寶,同時,也裝滿了他們自己的腰包。

 

自從無端冒出個皇太子朱祐樘,萬貴妃幾次加害又未得手,無奈之下,她便對後宮的管制放鬆下來,使得憲宗可以自由地與各嬪妃宮女交歡,廣布雨露恩澤,因此,很快又添了祐杭、祐棆、祐枟等十一位皇子。

 

太監梁芳等人勾結萬貴妃,大肆侵吞內府錢財,害怕將來太子即位會懲治他們,便找到萬貴妃,請她出面,在憲宗面前讒陷太子,以便廢黜他,另立皇儲。此議正中萬貴妃下懷,既然弄不死太子,那就廢了他。

 

從此以後,萬貴妃一有機會,就對憲宗吵鬧,要求廢掉皇太子朱祐樘,另立邵宸妃的兒子興王朱祐杭。儘管此時萬貴妃已年近六旬,可仍得憲宗寵愛如初。憲宗對她又親又怕,根本離不開她,怎敢不聽她的話呢?

 

這一天,憲宗找來司禮監太監懷恩商量廢立之事。懷恩聽了,連連搖頭,認為不可。這下卻惹惱了憲宗皇帝,一道詔旨,就把懷恩貶到鳳陽去守皇陵了。

 

就在憲宗想召集群臣商議廢立之際,忽報東嶽泰山發生了大地震,欽天監官員據天象所測,說此「兆」應在東宮,憲宗聽了很害怕,以為是欲廢太子而惹怒了天神,才有此震災發生。於是,他便不再提及易儲之事,這才保住了太子的地位。

 

萬貴妃雖然一生受寵,以一個卑微的宮女、半老徐娘之身,寵冠後宮,做了二十幾年無名有實的「皇后」,但她終感天不遂人願,主要是兒子早夭,後來一直不孕,未能名正言順地當上六宮之主,尤其是費盡心機也沒能扳倒太子,不免肝火鬱積,得了肝病,於成化二十年(西元一四八四年)春病死宮中,終年六十歲。

 

萬貴妃一死,明憲宗好像失了魂似的,異常傷感。曾淒然地對人說過:「貴妃一去,朕亦不久於人世了!」可見憲宗對萬貴妃的寵愛至死未改。明憲宗還親自主持了萬貴妃的葬禮,一切都如皇后之制,並輟朝七日。

 

萬貴妃死後,憲宗抑鬱寡歡,心力交瘁,經常獨自一人以淚洗面。不久,便得了重病,於是年秋八月駕崩,追隨萬氏而去,終年僅四十一歲。

 

 

*本文摘自《沉睡的帝國:皇權的篡奪與后妃、外戚、宦官間的寵鬥》,大旗出版社 出版。

【作者簡介】

 

魏鑒勛、張國慶、蔣瑋

 

主編:魏鑒勛

編著:王若、張晶、張志坤、張國慶、喻大華、蔣瑋、蔣重躍、楊英杰、趙東艷(依姓氏筆劃排列)

《沉睡的帝國》由多位歷史研究學者與遼寧人民出版社•人文史地編輯部共同編篡完成。

 

 

 

 

 

【上報徵稿】

 

美食、品酒、旅遊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吳文元 chloe_wu@upmedia.mg

                              張芳瑜 fang_yu@upmedia.mg

 

飲品、科技、通路、IP 相關、展覽、健康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林冠伶 ling_lin@upmedia.mg

 

追蹤 上報生活圈https://bit.ly/2LaxUzP

一起加入 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