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中生再為蔣銅像穿彩虹衣:都釋憲了 婚姻平權有何爭議

上報快訊 2017年06月08日 13:00:00

建中學生陳泓瑋、顧永平、吳宗叡,7日上午便帶了自己的彩虹旗,披在建中校園的蔣公銅像上,但隨即遭校方撤除。(翻攝自陳泓瑋臉書)

日前建中畢典的彩虹布條遭撤惹議,建中學生陳泓瑋、顧永平、吳宗叡對此感到不可置信,7日上午便帶了自己的彩虹旗,披在建中校園的蔣公銅像上。一晌,蔣公身上的那件彩色衣服當然不在,成曇花一現。對於行動如同一場空,陳泓瑋表示,校方的態度一向如此,「與其爭議,不如完全阻絕它的存在」

 

 

「今天我又重新改變了對這所學校的看法」在結束了一整天的折騰,建中學生陳泓瑋在臉書上寫道,昨日(6),看見《黑特建中》上的畢籌會事件,感到不可置信之餘,我和幾位同學在網路上相約今早6點辦幫蔣公披上彩虹旗,以表達對校園同志運動的支持。我們大約6時40分左右裝飾完蔣公,7時20分左右就有同學告訴我,主任發現了彩虹旗,並讓幾位同學拆了。

 

對於校方如此行徑,陳泓瑋說,「我並沒有很意外,校方對這件事情的態度一向如此,與其讓學生家長因為此事爭執,不如完全阻絕它的存在」。但他還是到學務處找主任,發現主任不在位子上,但桌上卻留著他的彩虹旗,他便給主任留了字條後把彩紅旗帶回,並再次把旗子掛到校園一隅。

 

陳泓瑋一行人掛的彩虹旗。(翻攝自陳泓瑋臉書)

 

旗子飄揚了一陣,直到中午,陳泓瑋發現主任似乎看了旗子一眼,但也就僅看了一眼;他原本以為,主任不可能怎麼樣,「但結果往往不是我們想得那麼簡單」。他說,主任打給導師希望我們可以撤掉旗子,「但我不懂,我真的不懂」,為什麼我們只是在學校的某個牆上掛個彩虹旗,也會被要求撤掉。

 

此外,對於建中校方這幾天向外界強調,建中是「中立立場」,不支持也不反對,陳泓瑋表示,在同性婚姻釋憲案之前能理解學校的社會壓力,但在釋憲案之後,早已清楚明朗,他不明白,婚姻平權的爭議在哪,釋字748應該是強而有力的後盾,學校作為行政機關,又是教育機構,依照性別平等教育法,難道不是應該盡全力宣導平等的理念,使社會更加多元開放嗎

 

建中:這樣的作法對沉默多數不尊重

 

陳泓瑋一行人更無法理解,究竟是什麼原因,連在校園內牆上掛個彩紅旗都不行,「難道號稱自由學風的建中,連支持同志人權運動的旗子也容不下嗎?」因此,他們去找主任談,想弄清楚事情經過。而校方的解釋,大致為社會上對同婚仍就有相當多的反對聲浪。雖然校內沒有明確規範掛旗幟的辦法,但如果反同的人看到學校掛彩虹旗一定會有反彈,「這樣的作法對沉默多數不尊重」

 

建中2017年畢典的主題為「回顧」,建中畢籌會為此掛上5色布條,象徵近年來的重大議題。其中一個布條為彩虹樣式,引發反同民眾不滿,認為建中掛出就代表「支持同志」。既使建中畢籌會的成員有出來解釋,他們掛出並不是要他人去支持或反對,也不代表立場,但仍無法避免被校方拿下的命運。(翻攝自謝立文臉書)

 

陳泓瑋他們對於校方如此說法不能認同,他們提出質疑,「難道學生不可以在自由的公共空間表達對社會議題的看法嗎?這不是言論自由的真正意義嗎?」而跟他們對談的老師表示,學校屬於公共空間,應該顧慮到其他人感受,並注意到學校空間的性質,基本上校內只接受掛國旗,其他旗幟都不可被接受。

 

對於意見表達的自由,校方表示,雖然校方表示認可其價值,不過仍認為,應訂定一套對於意見自由表達旗幟懸掛的執行辦法。辦法法訂定以前,學校希望能維持強面上的「整潔」。但是陳泓瑋說,如果校方所訂定的管理辦法是指規定旗幟呈現的內容,限制人們意圖表達的價值觀,最後都會淪為「一種變相的言論審查」,想必不是真正的言論自由,「只是在鳥籠中自欺欺人的和平」。

 

諷戴上眼鏡 就看不見歧視

 

這3名學生裡,不僅陳泓瑋娓娓道來一切經過、和難以言表的無奈之情,吳宗叡也在臉書上發表了自己的所見。吳宗叡以暗喻方式寫道,「市場上流通著一種神奇的眼鏡,學校規定:只要是學生就應該有這樣基本配備。只要買了這個眼鏡,成績一定能夠往上飆升。於是許多家長開始爭先恐後的買這個眼鏡並要求自己的孩子戴上。孩子的成績越來越好,考試都考一百分。」

 

 

「後來專家學者就覺得很奇妙,為什麼一個眼鏡能夠有如此效果,於是就開始研究。專家學者們戴上後瞬間頭昏眼花,感覺視野中許多東西被『和諧』一樣。在走廊上的納粹國旗,靜坐在校園角落的廢死分子,懸吊教室外面的彩色標語,在戴上眼鏡後通通都不見了。學校變成了一個美麗的地方,沒有反叛份子也沒有骯髒的政治干預,我們都快快樂樂的讀書考試,等著未來拚經濟。」

 

「好死不死有幾個壞學生覺得帶著眼鏡累了,把眼鏡摘了下來,看到的卻是混亂的環境與歧視。他們試著去告訴其他還帶著眼鏡的學生這個現象。學生還沒吸引到半個,就引來老師與家長的注意了。他們臉上掛著偽善的笑容,請他們把眼鏡戴上,好好準備下一堂課,這些事情交給大人處理就好。他們沒辦法做任何事情,只求更多人能摘下眼鏡,看看這個學校真實的面貌。」

 

吳宗叡表示,他不會說自己看穿了社會的真實面目,也不認為自己也那個能力,不過他們努力讓話題浮出水面,讓人發現進而去重視。「學生也到了該有表達言論自由的時候了吧」,他強調,一味的無知和過分的中立並不會改善任何東西,也不會使問題就此消失。(林彤/綜合報導)

 

【延伸閱讀】

●反同反到侵門踏戶 校友怒:建中應是「春風吹放自由花」

●【獨家】反同團體打爆建中電話 逼校方撤下彩虹布條

●建中撤下彩虹旗的「噁心」建構

●黃益中:毀掉建中一面彩虹旗,將召喚千千萬萬彩虹旗!

 

【熱門影片推薦】

●波音噴射新客機 印尼獅子航空首航

●巴黎聖母院襲警案 嫌犯高喊:為了敘利亞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