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前進耶路撒冷】那裡冒著煙的地方,就是加薩!

仇佩芬李昆翰 2017年12月16日 11:52:00

這裡是位於加薩附近的以色列軍事基地,圍牆的另一頭為加薩。照片中為以色列軍停放的裝甲車及戰車。(攝影:李昆翰)

《上報》耶路撒冷特派小組第二站前往加薩走廊邊界,近距離感受以巴緊張。這一天,我們沿著1950年停戰線邊界往西南方向前進,阿拉伯裔的司機指著前方:那裡冒著煙的地方,就是加薩!

 

 

相對於約旦河西岸頻頻傳來巴勒斯坦人抗爭升高的消息,另一面的加薩走廊,以色列和哈馬斯之間的空中交火則越來越密集。隨著武裝衝突一再發生,以色列關閉了通往加薩的口岸,埃雷茲(Erez)只准巴勒斯坦人在限定時間內進入加薩地區;然而從加薩飛過來的火箭彈,和以色列的空襲回擊,卻毫不客氣地持續往來。在這片火網的下方,邊界城鎮的居民仍維持著他們的日常生活。

 

位於加薩走廊邊界線北方的人員口岸埃雷茲,在以色列宣布關閉之後只允許巴勒斯坦人在限定的時間進入加薩,其他非巴勒斯坦人則無法通行。在穆斯林的周五休假日,埃雷茲通關大樓顯得相當冷清,然而駐守人員卻比平日更為警覺,非穆斯林不僅不能進入大樓範圍,就算只是在停車場徘徊也會遭遇盤查。而從大樓後方不知哪裡傳來的幾聲槍響,更增添了肅殺氣氛。(...以色列士兵射殺4巴勒斯坦人

 

位於亞實基倫(Ashkelon)近郊,以色列軍的飛彈防禦基地。(攝影:李昆翰)

 

位於加薩附近的以色列軍事基地,軍人荷槍實彈,緊張氣息濃厚。(攝影:李昆翰)

 

埃雷茲為進出加薩的關口,只允許巴勒斯坦人在限定的時間進入加薩,非巴勒斯坦人不能通行。(攝影:李昆翰)

 

從埃雷茲轉往幾分鐘車程外的斯德洛特(Sderot),前幾天的火箭攻擊對市區沒有太多影響;但儘管是周末,街上並沒有太多人逗留。除了公車因為穆斯林祈禱日而休假停駛,路上也沒有太多其他車輛往來。

 

斯德洛特(Sderot)市區一如往常。(攝影:李昆翰)

 

砰!砰!飛彈

 

離開市區,沿著1950年停戰線(1950 armistice agreement line)圍起來的邊界往西南方向前進,沿路只見廣闊草原被鐵網隔斷,每隔一段距離就有崗哨。表面上看起來是很平常的邊界景象,但仔細看就會發現,樹叢後有隱蔽的甲車。草原盡頭的天際線下方,一排排灰色建築群聚,阿拉伯裔的司機指著不遠處,「那裡,那個冒著煙的地方,就是加薩」。

 

位於亞實基倫(Ashkelon)近郊,以色列軍的飛彈防禦基地。(攝影:李昆翰)

 

那個「煙」並不是一般居民區常見的炊煙,而是不明原因的「黑煙」,在蔚藍的天空下顯得特別刺眼。阿拉伯裔司機搬出不太夠用的英文詞彙加上手勢:「砰!砰!飛彈」,一邊拿出手機給我們看當天的新聞。雖然看不懂屏幕上的阿拉伯文,但那影像正是同一時間在耶路撒冷街頭發生的衝突,抗議的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軍人的衝突,已經從肉搏升高到駁火。

 

進出加薩的關口旁的哨站。(攝影:李昆翰)

 

發現我們正在拍攝照片,軍人荷槍實彈出來阻止並要求刪除照片。(攝影:李昆翰)

 

而就算阿拉伯司機無法用語言充分表達自己的意思,樹叢下一群群的士兵和他們緊盯著我們的眼神,也足以讓人產生異常的窒息感。站在城市裡難得一見的美好草原上,凝結在空中的黑煙不祥地籠罩著遠方的城鎮。在鐵網後面,加薩那一側傳來禱告的聲音,一波波聲浪低沉而持續不斷,比遠方的砲火聲更震動人心。

 

【上報前進耶路撒冷】

●當迫害者掌握國際話語權 請你聽一聽來自巴勒斯坦的聲音

●到處都是這個塗鴉 揭開光頭小男孩背後的心酸故事

●第七站Aida難民營:鐵門和牆上這些洞,都是彈孔(之一)

●第七站Aida難民營:每15天才有1次自來水供應,你能想像嗎?(之二)

●第七站Aida難民營:父兄都成政治犯 少年擲石抗暴表憤怒(之三)

●第一站特拉維夫:以巴邊境山雨欲來

●第二站加薩邊境:那裡冒著煙的地方,就是加薩!

●第二站加薩邊境:火箭射過來,我們就禱告

●第三站拉姆安拉:衝突餘燼未滅,再掀抗爭潮

●第四站大馬士革門:這裡是以巴衝突第一線​

●第五站巴勒斯坦:猶太人與穆斯林比鄰而居

●第六站東耶路撒冷:高牆隔開人權 巴勒斯坦人看病也要通行證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