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與時代力量商榷這場府前抗爭

主筆室 2018年01月08日 07:02:00

(圖片取自時代力量臉書)

比起在國會議場裡丟水杯、灑麵粉,時代力量全體黨團成員在寒風細雨的總統府前廣場靜坐抗議超過40個小時,實在是讓人尊敬的。這種透過對身體自殘表達抗議訴求的作法,走過街頭的民進黨諸公從來不陌生,它會產生力量,從而感動選民,短時間內也會時代力量的政黨形象有所提升。不過,這樣的作法仍撼動不了民進黨,時代力量所抗議的《勞基法》修正案恐怕還是如期在兩天後完成三讀。

 

今日小黨的政治主張,有可能帶領這個小黨長成一個大黨,民進黨以前就是這樣長成的,時代力量也可能如法炮製。但前提是,那個亟欲茁壯的小黨必須審時度勢,知道自己的選民在哪,未來還可以訴求哪些人;在與大黨周旋的過程中,知道哪些是大黨的底線,可以攻擊但難以顛覆;哪些是大黨隱誨不明的主張,可以伺機搶佔再訴求選民。當年的國安法、眷村改建條例到核四預算,哪一件不是在野的民進黨誓死反對而最後照章通過?但戰略上民進黨必須訴求選民它力有未逮以爭取認同,戰術上它常常透過議事抗爭以甲案換乙案、以小勝積累大勝。這些戰略佈局與戰術聯繫,對在野黨才是最難的挑戰。

 

這次抗爭的《勞基法》修法案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時代力量在這次《勞基法》修法案的主張是「退回勞基法」,但民進黨作為一個擁有國會過半數優勢的執政黨,一例一休一年之內修了兩次已經讓它顏面盡失了,好不容易端出一個折衷版,如果又因為在野黨抗議而打回票,那民進黨還執什麼政?這等同在告訴外界:這個政府行事思慮不周隨時會因為壓力而退卻,這對資方組織、勞方團體、各種利益團體,以及國民黨,甚至共產黨釋放什麼樣訊息?

 

換言之,此時「退回勞基法」對民進黨政府是不可承受之重,這會讓他被人看破手腳,執政威信全部垮台。時代力量以執政黨作不到的事開始喊價,藉此尋得次佳方案並無不可,問題是,時力有次佳方案嗎?還是一切全得依照它的過關否則就是你死我活?退一萬步講,時代力量5席立委有它要訴求的選民,民進黨的69席立委難道沒有嗎?既然彼此都自認選民站在它那邊,何不讓選票去裁判而留在街頭鏖戰?

 

事實上,這次的《勞基法》修法案極為複雜,有環繞在一例一休制度的擬制工時修改、三個月加班工時銀行以及勞工特休遞延,也有賴揆以為解決長久以來勞動現場問題的鬆綁七休一及輪班制勞工休息時數等等,其中後者的爭議尤其大。設若時代力量當初是以「反對鬆綁七休一」為主訴求,想必會引起更多人的共鳴,也更容易爭取民進黨內支持勞工權益者的裡應外合。

 

至於抗爭方式與時機的拿捏也不容易。為什麼是先拿鐵鍊鎖住議場,等到被突破了才一群人氣呼呼地跑到總統府前靜坐?這讓執政黨輕易地劃設禁制區隔絕支持者聲援。為什麼不是一場大遊行之後再來就地靜坐?這不就拉開自己縱深讓執政者趕也趕不走。又為什麼是選擇在下雨天發動突襲?這當然會耗損抗議的持久性也不容易號召支持者。凡此種種,都顯示時力的抗爭沒有規劃、臨時起意,最後容易再而衰、三而竭。

 

搞政治不是請客吃飯,既然選擇進入到體制,也不能每天喊打喊殺要翻桌罵人沒人性;社會學家韋伯所說的從政者的「責任倫理」從不專指執政者而已,當然也包括一個有責任心的反對者。民進黨多數執政後,充分顯露其保守的執政思維,台灣的確需要一個進步的、有意義的左派政黨以為制衡;但過去一年半以來,協商不見了,微調不見了,各取所需不見了,只看到全有全無的大亂鬥,這是很令人遺憾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