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蔡英文乞求柯文哲合作之外的選擇

卓然 2018年12月15日 00:00:00

蔡英文與其低聲下氣乞求柯文哲合作,不如冷靜思考蔣月惠、陳永和現象代表的意義。(攝影:曾原信)

韓國瑜捲起的韓流,一舉囊括近九十萬票,更窮更老的南方屏東,蔣月惠以一萬多票當選縣議員,與韓國瑜得票數約僅90:1,但後者所得的一萬票,在我看來比韓流捲起的九十萬票,更饒富意義。

 

我跟大部分天龍國選民一樣,早就忘了蔣月惠的存在。然而1124開票之後,蔣月惠再次嚇我一大跳,但是和前一次的震撼感大不相同,上一次她給了我一個滑稽、搞笑、魯莽的鮮明印象,這一次,我有一分悲哀,三分惆悵。

 

中選會公告,蔣月惠在屏東第一選區參選縣議員,該區應選12名,19人參選,蔣月惠以10806票第一名當選,是該區最低當選票3206的3倍,是她自己上一屆得票的2倍,同時,她還是全縣53名議員得票的第2名。

 

這或許與她上次咬傷女警挨告,一舉躍為全國性知名公眾人物有關,但僅此不足以使她成為縣議會第二號吸票機,一定有什麼觸動了縣民鄉親,才願意投她一票吧?

 

蔣月惠不忌諱儍大姐的形象,她照顧弱勢的執著也還有人懷疑其動機,但有一點很確定,她在當選後立即宣布「保證金12萬,連同選舉補助款324000元,加上拉小提琴街頭募款223470元,以及當議員實領每月六萬元,只留4000當生活費,其餘全數捐給羅騰園的邊緣人。」

 

這和一般人印象中的民意代表形象比較,實在太違和了,民代政客不都是財大氣粗、頣指氣使、仗勢欺人、特權關說、燈紅酒綠的嗎?一定有許多底層鄉親認為,光憑這一點,投她一票也不過分吧?至少我是這麼理解的。

 

另一位里長伯陳永和更令人吃驚,他一家三口騎單車拉票,總共只花了150萬元,居然在台南市拿到了117179票(得票率12.12%),如果你知道當選的黄偉哲只得367518票,而聲勢不惡的老網紅「虧雞福來爹」,也只不過拿到84153票,前者有執政黨傾洪荒之力輔選,後者則是腰纏萬貫的大老闆,就知前這是多麼了不起的成就了。

 

2016年市場研究機構Ipsos公布「全球無知國家排行榜」,印度奪下第一名,中國第二,人口合計占全球1/3,不蓋你,第三名就是台灣。印度的種姓階級制度僵固了人類心智,中國則以高壓極權封鎖資訊來愚民,但民主多元,資訊串流無礙的台灣,為什麼也被看成無知傻瓜?

 

台灣資訊這麼發達,各式民調每日一報,投給陳永和及虧雞福來爹的201332人,不會不知道自己投下的很可能相當於廢票,問題在他們為什麼不嫌勞苦或浪費時間,也要出來投票?這大概就是所謂的賭爛,問題是:有誰在乎他們在賭爛什麼嗎?

 

在缺乏科學調研的詮釋下,我只能推測這些人就是要表達不爽,不爽政黨信口雌黃,不爽操盤人拿他當傻瓜支使,不爽拼了老命還是賺不到錢……,於是只好求諸鄉野奇人,企圖找回正常體制無法滿足的草根正義,人民一火大,小蝦米也會變英雄。

 

蔡英文與其低聲下氣乞求柯文哲合作,不如冷靜思考蔣月惠、陳永和現象代表的意義,對她的連任或許更有幫助。

 

※作者為自由評論者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