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文大學生「祖國」MV證明兩岸距離還是很遠

李濠仲 2019年06月30日 07:00:00

對照台灣當下年輕人對國家、政黨、政治這些權勢符碼的普遍反應,文大學生(陸生)一支歌詠「祖國」的MV,怎會不顯得太肉麻?(圖片翻攝自臉書)

香港「反送中」事件餘波盪漾,因為香港一國兩制另有為台灣示範的初衷,或是「脣亡齒寒」心理,台灣各地這段時間多有聲援行動,包括校園集會。其中文化大學大四生何泳彤更串聯和她同屬的在台港生,積極在台四處演講。日前「中華愛國同心會」曾為此前赴文化大學,高舉「何泳彤妳有人性?」示牌(意指不解香港逃犯條例起始緣由),並要她滾出文化。

 

「愛國同心會」成立超過四分之一世紀,立場從反共、反台獨到近年高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旗幟改了又改,但每次口號都很鮮明,在言論自由的保障下,儘管資源有限,未有堪可表彰的「壯舉」,但狂熱的中華民族情緒,已足夠為他們繼續撐持著以「統戰」為畢生職志。

 

日前「愛國同心會」前赴文化大學,高舉「何泳彤妳有人性?」示牌,並要她滾出文化。(翻攝自網路)

 

但他們究竟是中共「統戰」作業(包括主動和被動參與)中的正數還是負數,恐怕早不需要多做辯證。如同在他們前往文化大學辱罵何泳彤後,文化大學哲學系教授吳豐維在個人臉書的回應「這些紅統/中共在台協力組織真是夠了!」

 

「愛國同心會」的成員有些年事已高,對兩岸遲遲未盡統一之事甚感焦慮,但他們的言行和思維狀態,顯然也為自己招致不少反感,這種反感,無疑是他們自產自製的促統障礙。

 

只是,「促統障礙製造機」並非「愛國同心會」的專利。這次因反送中運動間接掃到風尾的文化大學,不久前其實也在促統工作上做了一次反宣傳。數十位面貌清新的文化學生(應該是陸生),應景地製作了一支慶賀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70周年的MV短片,片中以座落陽明山區的文化大學為拍攝場景,有雲、有山、有霧,還有「特許」空拍下的文大特有中國宮廷式校園建築,取鏡如詩如畫,參與演出的學生搖頭擺腦吟唱一曲「我和我的祖國」(應該也是自己編詞編曲),神情樣貌則是如癡如醉。

 

對照台灣當下年輕人對國家、政黨、政治這些權勢符碼的普遍反應,這支MV中歌詠「祖國」的詞曲,怎會不顯得太過肉麻?有哪個台灣大學生唱得出這樣的歌詞?「我和我的祖國,一刻也不能分割,無論我走到哪裡,都流出一首讚歌,我歌唱每一座高山,我歌唱每一條河…」「…我最親愛的祖國,我永遠緊依著你的心窩,你用你那母親的脈搏和我訴說...」演出學生甚且一字排開站在寫有文大全稱的「中國文化大學」標示牌前,想必是意在言外,「用心良苦」。

 

果不其然,凡臉書分享轉載這支影片,底下留言無不一片奚落和罵聲。中共黨國模組化的愛國表現,其實和台灣現下諸多環節十分格格不入,到頭來,也許也只有「愛國同心會」的伯伯嬸嬸們會為片中的字字句句感到窩心,有哪一個台灣的大學生會因此受到「祖國」感召?

 

於是,回過頭來,我們難道會還會難以理解這次香港「反送中」,為什麼會有這麼多香港年輕人走上街頭。文大陸生「我和我的祖國」MV或許尚可輕描淡寫是學生的創作,那麼,香港各級學校過去一段時間以來,從語言到歷史,再到價值觀的中共黨國式教育,對當地人來說,卻豈有「一笑置之」的空間?

 

「反送中」運動後,網上一支影片受到廣傳。即中國國防大學戰略教研部教授,同時官拜少將的徐焰,流里流氣地對著港人指點教育,他在影片中說了幾段話,例如「新疆、西藏是中國的軟肋…香港還有鬧港獨的雨傘革命。就是國際反華勢力想把香港變成反共橋頭堡…現在的年輕人鬧事(反送中),關鍵是他的家長壞,加上這個教育問題…」「香港社會基礎是中國最壞的,比台灣都壞…」這段影音,一樣讓港台年輕人看了瞠目結舌。對徐焰來說,所有年輕人都該表現得像「我和我的祖國」MV裡的學生一樣,那樣才不叫「鬧事」,他們的家長才屬於「不壞」。

 

 

從「愛國同心會」,到「我和我的祖國」MV,再到中共少將的教育論,看似各行其是,但回溯兩岸,中港這數十年來,不也正是這些積極促統,或積極要讓一國兩制趕快進入一國一制的言行積沙成塔,點滴成河,才反而愈加擴大了彼此差距,又或者從而證實彼此間確實存在高度不融合的差異。不思以現代文明觀拉近距離,反而偏愛古老帝國的俗套,只能說,那已讓眼前諸多「統戰」手段顧不得荒不荒謬和肉不肉麻。終究來講,這樣的發展,無論對一心向統或一心向獨者,其實都不會是好事。

 

※作者為《上報》主筆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