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傳真:只顧個人私利和算計的保守黨黨魁初選

黃貞貞 2019年07月06日 07:00:00

保守黨黨魁之爭,最後由52歲的現任外相韓特(左)和55歲的前倫敦市長強生(右)對決。(美聯社/合成照片)

英國的民主政治經常被視為全球典範之一,但正在進行的首相選舉卻違反民主原則。面對攸關未來國家前途的脫歐等重大問題,由人數僅16萬的保守黨黨員做最後決定,兩位候選人強調會依據2016年公投結果帶領英國脫離歐盟,但對於將如何與歐盟達成新的協議卻付之闕如,以高風險的無協議方式脫歐之聲不絕於耳,英國的前途被少數政治人物操弄,岌岌可危卻不見危機感。

 

英國首相梅伊(Theresa May)努力嘗試近3年始終無法讓國會通過她與歐盟達成的脫歐協議,在國會表決三次皆以失敗收場,被迫宣布下台。6月7日她卸下保守黨黨魁職務,保守黨的黨魁之爭自此正式展開,當選的新任黨魁也將出任首相。

 

在國會下議院650個席次,保守黨目前只有313席,不及半數。保守黨黨魁開放競選後有10人登記參選,經過5輪保守黨國會議員投票,最後由55歲的前外相也是前倫敦市長強生(Boris Johnson),對決52歲的現任外相韓特(Jeremy Hunt)。

 

強生是英國2016年脫歐公投的主將,因為他登高一呼,壯大了脫歐派的聲勢,使脫歐成真,若非當時因為盟友、司法大臣戈夫(Michael Gove)叛變,早已入主他朝思暮想的首相府,此次捲土重來,勢在必得。

 

保守黨內的初選得票數及黨員民調都顯示,強生的支持率遙遙領先韓特,韓特本人坦承自己是這場選舉的落後者,誓言要讓強生打一場硬仗;強生自知禁不起外界對他諸多前後不一言行與過往從政記錄的嚴格檢視,左閃右躲,避免與韓特正面辯論,以免言多必失,流失選票,造成民眾對他一旦當選首相將如何治國無法清楚得知。

 

不少保守黨國會議員力挺強生,一方面相信他能成功帶領英國順利脫離歐盟,即使是不計代價的硬脫歐,也在所不惜;另一方面是「西瓜偎大邊」效應,冀望在強生未來組閣時能謀得一官半職。

 

在第5輪選舉時,環境大臣戈夫以2票些微差距輸給韓特,傳出是因為技術性配票,因為強生陣營認為韓特不具威脅性,是個容易打敗的對手,另一個原因是,強生要報三年前戈夫背叛他的一箭之仇。若這些傳聞屬實,保守黨的黨魁初選並非選賢與能,為民謀福,而是為了個人私利令人不齒的政治算計。

 

英國的總人口近6700萬人,保守黨的黨員人數約16萬人,比例僅有0.2%,完全不具備民主選舉應有的代表性,尤其這項選舉攸關未來國家領導人,至為重要,卻由不到1%的人投票決定,實為荒謬。

 

仔細研究這16萬名的保守黨黨員,40%是65 歲以上的選民,97% 是白人,三分之一的人年收入超過5萬英鎊,五分之四的黨員在2016年脫歐公投時支持脫歐。不僅如此,64%的保守黨黨員認為,如果英國以無協議方式脫歐,中長期對英國有利。

 

強生和韓特都強調會依據2016年公投結果帶領英國脫歐,但對於將如何與歐盟達成新的協議皆付之闕如。(美聯社)

 

很多保守黨老黨員心心念念的是英國究竟何時能脫離歐盟,希望能重回昔日美好時光,卻無視國內經濟已因脫歐疲弱不振,外商陸續遷離,一般百姓生活日益拮据,一旦脫歐,經濟更將是萬劫不復,這些黨員與社會脫節不言而喻,如何能讓這批少數人決定新首相的人選?

 

過去保守黨曾發生柴契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因黨內壓力於1990年下台交棒給梅傑(John Major),但梅傑在1992年的大選獲勝,成為有民意基礎的領導人;現在英國面臨嚴峻的脫歐問題挑戰,下一任首相更需要有強大的民意基礎,英國國會應該嚴肅思考儘速修改相關法規。

 

針對脫歐問題,強生強調,不論如何,一定會讓英國在歐盟所設的10月31日截止日脫歐,即使國會反對也在所不惜,以無協議脫歐作為籌碼,有助英國與歐盟的談判。他認為,梅伊與歐盟達成的協議已不復存在,必須與歐盟重新協商,其中備受關注的愛爾蘭「邊境保障措施」(Backstop)必須撤除,改以其它方式,並威脅,若無法與歐盟達成新的協議,對未來雙方關係有更明確的前景,將不支付390億英鎊的分手費。

 

在稅制上,強生宣布將把40%的高所得稅率門檻,由目前的5萬英鎊調高到8萬英鎊,300萬名富人將因此受益,此舉明顯是嘉惠富有的保守黨黨員,國庫每年將因此損失100億英鎊。

 

韓特本人三年前在脫歐公投時支持留歐,被問到為何轉而支持脫歐?他回答,因為發現對英國的衝擊並不太,這明顯是為了爭取選票的政治話術。他自稱有信心可以在10月31日前與歐盟達成新的協議,派遣跨黨派小組前往布魯塞爾談判。如果因為無協議脫歐造成英國企業倒閉,他竟然說,「會告訴企業主這些犧牲是必要的」,此話一出,引發企業界人士撻伐。

 

韓特從政前曾赴日本教授英語,之後與友人合作開設教育課程公司,公司被外國公司併購後他成為百萬富翁,是目前內閣身價最高的閣員,他以自己的從商經驗,主張將企業稅由目前的19%調降到12.5%,國庫預估每年將因此折損130億英鎊。

 

不論是強生或韓特,為爭取偏好硬脫歐的保守黨黨員的支持,不顧嚴重後果,以不同的方式表達會以無協議方式處理脫歐問題,並一廂情願認為可以與歐盟達成新的協議,儘管歐盟方面已多次清楚表達不會與英國重啟談判,並強調絕不會接受排除愛爾蘭「邊境保障措施」的協議。

 

這場完全不民主的首相選舉,凸顯英國政治制度的嚴重瑕疵,預定7月下旬產生的新首相,若強行推動無協議脫歐,可能面臨國會的杯葛與牽制,甚至導致舉行大選,保守黨可能因此丟失執政權。政治角力不斷,將難讓英國走出脫歐的泥淖,動盪的政局奢談回穩。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現居英國

 

【延伸閱讀】

倫敦傳真:失序的英國脫歐 崩坍的民主制度

倫敦傳真:管網路 又不能合理化「中國式審查」的兩難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