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柯文哲掏空了自己的地基

陳嘉宏 2020年09月28日 07:02:00

過去幾年柯文哲不甘雌伏,忽藍忽綠、到處結盟,已標定他投機虛無的政治理念。(資料照片/蔣銀珊攝)

台北安養院大火燒死三個人,柯文哲被問到這件事時表示,台灣的政治環境就是打蛇隨棍上,又開始抹黑他無心市政,「我每天工作成這樣還無心市政?」他說,他無法禁止外界攻擊,該怎麼做就怎麼做。被問到是否道歉,柯文哲說,事情發生,該認錯就認錯,不需要講一大堆。

 

柯文哲對安養院大火的回應,與今年五月台北錢櫃KTV大火如出一轍。當時人在屏東枋寮為民眾黨造勢的柯文哲也拿:「自己的上班時間比絕大多數的縣市首長還長」為自己辯護;被問到與練台生(錢櫃老闆)吃幾次飯時?更嘻皮笑臉地亂扯蔡英文也去過練台生家吃飯。

 

市長的上班時間多長,到底與城市的公安大火有什麼干係?怎會有一個地方父母官每次遇到公安意外,就拿自己的上班時間來說嘴?從柯文哲的語氣表情來看,與其說他知錯道歉,還不如說他自認倒楣,在這事件裡遭到池魚之殃。面對短短四個月內的兩場大火,地方父母官就算無法拿出態度、檢討疏失,至少也要能安慰死者、撫慰生者,但顧左右而言他的柯文哲顯然做不到。

 

身為第三勢力代表人物,台北市長職務無疑是柯文哲最大的政治舞台;不過,打從第二任市長任期開始,他就開始荒疏了選民賦予他的職務。他貪圖下屆總統選舉的門票,所以自己組了一個政黨;他沒有足夠的人才與精力經營這政黨,所以這政黨只能不死不活地賴在政壇上;他逼不得已把多數的政務交給他的副市長,卻忘了市政才是他的根本。他說過去的台北市長都因為想選總統所以總是做不好,但前幾天被問到是否想選總統時,他卻公開說:「我不是想,我是直接準備。」

 

他把政治人物公開發言的社會責任當成「快問快答」與「腦筋急轉彎」,所以,他的談話常只能在一時的語境被理解,很難經得起考驗。例如,他宣稱「這世界上最討厭蟑螂跟國民黨」,但在先前的高雄市長補選與立法院召委選舉,他都已經擺開陣勢,打算與「蟑螂」同等級的國民黨合作。他在臉書上公開宣稱自己「每天戰戰兢兢,從來沒放假」,但過去一整年他每逢週六日就為了民眾黨黨務全國奔波,很少留在台北。他說南部縣市學校全面裝冷氣卻沒錢繳電費還跳電「很好笑」,後來發現這得罪了全國半數人口,趕緊推給媒體「標題殺人」。

 

其實,媒體的標題沒「殺人」,真正「殺人」的是柯文哲那張嘴巴。在他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嘴巴裡,蔡英文能夠選上總統是「操作得宜,選舉幕僚很了不起」;被問到「民調最後一名選總統不慚愧嗎?」他說:「小英民調低也拿了817萬票」。別人的成功是「很會操作、選舉幕僚技術很強」,自己的失敗都是「時不我予、網軍到處抹黑」。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影響所及,他的配偶陳佩琪過去幾個月也忙著蒐集各種對他夫婿不利的新聞訊息,在臉書上砲火四射,這對不畏譏讒的驚世夫妻,為了話語聲量,顯然已豁了出去。

 

過去幾年柯文哲不甘雌伏,忽藍忽綠、到處結盟,已標定他投機虛無的政治理念;而用完即丟、刻薄寡恩的政治風格,更不懂惜才養士。如今,在六年台北市長任期之後,施政滿意度竟位列全國之末,更不可能透過政績翻轉自己的政治行情。既無理念,也留不住人才,就連政績都乏善可陳,這樣的政治人物拿什麼更上層樓。

 

首都市長資源豐沛,本是眾所矚目的天之驕子;但柯文哲高估自己,漠視專業,一意孤行,卻屢屢掏空自己的政治地基而無自知之明。從兩年前在台灣政壇呼風喚雨,到如今坦承自己已跌到谷底,在政壇載浮載沈,實在是咎由自取。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關鍵字: 柯文哲 掏空 選總統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