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鄧聿文專欄:誰「謀殺」了納瓦尼?

鄧聿文 2024年02月19日 07:00:00
俄羅斯反對派領導人納瓦尼死於獄中,在俄國內引發震動,在西方輿論也引起很大反響。(美聯社)

俄羅斯反對派領導人納瓦尼死於獄中,在俄國內引發震動,在西方輿論也引起很大反響。(美聯社)

俄羅斯反對派領導人納瓦尼死於獄中,在俄國內引發震動,在西方輿論也引起很大反響,歐美政治人物都把矛頭指向普丁,認為普丁必須為納氏之死負責。從一般的道德意義上說,普丁確實要為納瓦尼的猝死負起重要責任。因為正是他領導的政權把納瓦尼投入獄中,才導致這個後果的。但是責任分兩種,一種是政治責任,一種是刑事責任。普丁無疑要負政治責任,可如果說普丁要負刑事責任,就必須有證據證明納瓦尼是他下令謀殺的。

 

假設這事是普丁下令幹的,在俄羅斯還由普丁當政的情況下,是不可能找到證據的。即使普丁表面上成立獨立調查機構去調查,以應付外界壓力,也很可能調查只是走過場,最後不了了之。既然從證據上要坐實普丁的責任很難,不妨從動機上來推定普丁是否覺得有必要把納瓦尼幹掉。後者長期批評普丁,是普丁最尖銳的反對者,這導致普丁在2021年把他抓起來,並判刑投入監獄。到他死前,納氏已在監獄服刑近3年,據說去年底才剛被俄當局轉移到靠近北極圈的最偏遠的流放地。

 

但納瓦尼雖是普丁政權最尖銳的批評者和俄羅斯反對派領袖,可要撼動普丁地位,從現實的政治角度看,幾乎做不到,因為普丁在俄國內的名望還是很高的,儘管打了三年的俄烏戰爭,然而要在俄羅斯推出一個能和普丁匹敵的政治人物,目前還沒有。再說納氏被關在監獄裡,即使他以前在俄政壇上特別是反普丁的民眾中有很大影響力,3年的牢獄也會把這種影響力稀釋掉大半,因此,理論上講,普丁沒有必要把一個對自己不構成有力挑戰的反對派政治人物,下令幹掉。特別是考慮俄羅斯3月要面臨大選,普丁是不太有動機在這個時候去暗殺他,這樣做只會把自己弄得很被動,效果適得其反。

 

3月17日俄羅斯要舉行大選,普丁是作為獨立候選人參選,可從目前俄國內的政治動態和民意看,他得到俄羅斯統一黨的背書以及權力結構的支援,再次當選沒有什麼懸念。在這種情況下,要去暗殺一個在監獄裡、對大選幾乎不會產生任何實質性影響的反對派領導人,除非普丁得了被迫害妄想症,否則,任何一個思維正常的人,都不會出此「下策」,硬生生把一個本來對自己有利的選舉弄出麻煩來。因為一般人都能夠想到,倘若納瓦尼有什麼不測,俄國內反對派和西方輿論第一時間就會將矛頭指向他,普丁怎麼會看不到這點?

 

有人會說,既然如此,那他索性就把納氏幹掉,反正外界都會認為是他幹的。普丁應該還是不會這麼不「理性」,就像上面指出的,在納瓦尼對他沒有太大威脅下,他為什麼要讓選舉橫生枝節?坐在臺上的當權派,要除掉國內的反對派或政治對手,肯定是感受到來自後者的巨大壓力,讓他覺得不行此極端手段不行。在3年前普丁將納氏投入監獄後,後者已經不對普丁構成這種壓力。還有人說,普丁這樣做也有可能是在選舉前震懾其他的反對派不要生事,但是,從目前候選人看,力量都太弱,不是其競選對手;況且,用這種很有可能生事的手段警告其他反對派不要生事,這不符合事情的邏輯。

 

普丁出身克格勃,當然不是一個善茬,對待反對派會用很嚴厲的手段,這點不用懷疑。但是,也不要把他想像成一個為了權力,就什麼事都敢做的「非理性」的領導人。政治人物的行為都出於理性的利益計算,賠本的買賣一般是不做的,儘管不排除在這個利益的計算中會有失算的時候。馬斯克非常要好的朋友,美國投資界有名的投資人David Sacks在他的推文中談到納瓦尼之死時,也質疑普丁為什麼要這樣暗殺納氏?他說,你不必相信普丁「好」才能問這個問題,只要相信普丁有戰略眼光即可。在他看來,普丁如果要殺納氏,是可以等待的,而不是選在目前美國的新保守派尋求煽動道義憤慨以支持烏克蘭資助的時候,國會正在討論 60億美元的烏克蘭新援助,普丁這樣做豈不給了新保守派最好的時機,讓納瓦尼的死對推動國會通過援烏法案具有負面的宣傳價值?

 


作者認為,在動機上分析不太可能是普丁謀殺了納瓦尼。(美聯社)

 

那麼,假如不是普丁下令幹的,又會是誰?有兩種可能,一是納瓦尼在獄中受到折磨,身體受到很大損害,「猝死」於獄中。考慮到他被轉移到寒冷的北極地帶,監獄條件肯定惡劣,病痛會得不到治療,不排除受折磨病死的可能。當然,從這個角度說,普丁也是要負很大責任的,甚至說普丁謀殺了他在這個意義上是成立的。二是俄羅斯當權者內部對普丁不滿的強硬派,他們認為俄烏戰爭打了三年,弄成現在這個樣子,原因就是普丁對烏克蘭不夠強硬。所以他們要借俄羅斯大選即將舉行的時機,謀殺納瓦尼,然後嫁禍於普丁,一石二鳥,讓俄羅斯民眾尤其反普丁的勢力起來造反,在大選前或大選中製造一些事端,把普丁選下去,即使沒有把普丁弄下去,也讓他的當選缺乏正當性。

 

在我提出這個看法後,有人表示不同意,認為如果俄國內強硬派要嫁禍普丁,普丁怎麼可能會允許他們去謀殺納瓦尼?合理的解釋是,普丁未必瞭解他政權內的強硬派要幹掉納氏;或者,即使知道有人要幹掉納氏的情報,但未必阻止得了。在這方面,同樣不要把普丁看作是個能力超群的領導人,要不,他為什麼不知道去年他的親信瓦格納雇傭軍首領普里戈津率兵造反?

 

說到普里戈津,他的死同樣蹊蹺,至今是件懸案,這是很多人把普丁看作謀殺納瓦尼的原因,認為普丁就是一個殺人如麻的儈子手,在他當政的這麼多年,讓很多反對他的人神秘失蹤或死亡。在這些被害人中,確實可能有一些是普丁下令謀殺的,但我們不能由此就斷定,多殺少殺一個反對派對普丁無所謂,納瓦尼一定是他幹的。

 

我在動機上分析不太可能是普丁謀殺了納瓦尼,只是提供一種可能的分析思路。對於一個真相不易獲得的事件,我們需要從多種可能性去探討,而不是認定這事發生在獨裁者統治的國家,就一定是獨裁者指使做的一種可能性。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更好地接近真相。但我也要再次指出,普丁對納氏之死負很大政治責任。雖然普丁政權在俄羅斯的統治尚未達到習近平在中國的極權統治那種程度,然其對政治反對派的打壓同樣不手軟,在這個意義上,可以把普丁看作謀殺納瓦尼的共犯。


※作者為獨立學者/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上報現在有其它社群囉,一起加入新聞不漏接!社群連結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