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飛彈視角:土耳其向俄採購S-400 已不可能加入歐盟

迪雷(Galip Dalay) 2019年04月13日 07:00:00

 

迪雷

 

• 英國牛津大學客座教授

 

值此成立70周年之際,北約正面臨著歷史上獨一無二的危機。

 

土耳其作為1952年以來的北約成員國,已經與俄羅斯簽訂了一份S-400防空系統的採購協定。

 

如果交易最終成功,土耳其聯盟成員資格的未來,甚至其與更廣泛與西方的關係將會受到質疑。

 

不願擱置S-400採購計畫

 

儘管美國和北約均發出警告,但土耳其似乎決意完成S-400的採購程式。這反過來又引發了美國愈趨尖銳的威脅,官方聲明顯示,土耳其很可能面臨多個領域的制裁措施。

 

例如,3月,4名美國參議員提出了一項兩黨法案,規定如果土耳其完成對俄交易,那麼就將終止土耳其對F35戰鬥機項目的參與。而且,考慮到北約軍事技術的敏感性,還有可能破壞美國和土耳其之間其他許多國防採購和合作專案。

 

事實上,土俄交易甚至可能通過制裁法案引發美國對抗其競爭對手,這不僅將制裁土耳其的國防領域,還會對脆弱的金融行業造成衝擊。

 

上述措施無疑會加劇土耳其和美國/北約間早已存在的緊張關係,但儘管雙方言辭激烈,但提出創造性的解決辦法依然來得及。

 

2015年,土耳其取消了與中國紅旗9飛彈系統(HQ-9)達成的類似協定,並轉而選擇與義大利/法國製造企業歐洲防空導彈公司(Eurosam)合作。因此,沒有實質性因素能夠阻止土耳其再繼續推進與俄羅斯其他協議的同時暫時擱置S-400採購計畫。

 

無法加入歐盟

 

就算這次可以僥倖過關,深層次的問題也無法解決。

 

S-400爭端僅僅是土耳其與西方盟友之間因軍購問題而引發分歧的最新例子。在土耳其看來,西方夥伴透過技術轉讓和聯合生產計畫,來促進國內國防工業蓬勃發展方面做的還不夠多。

 

相比之下,中國以及俄國企業在某種程度上更容易接受土耳其所提出的要求,雙方可合作未來軍購計畫。

 

土耳其國防工業利益不一致僅僅是整個問題的一個部分,更廣義的講,土耳其與西方正經歷政治、戰略和地緣領域的脫鉤,最新的反應是雙方對敘利亞衝突截然不同的聯盟和威脅認知。

 

作為地區大國,土耳其在面對西方時越來越為自己的地位感到焦慮。

 

雖然它在北約的會員國資格已成為不斷摩擦的來源,但加入歐盟的可能性卻已完全消失。

 

結果,導致土耳其及西方國家開始對土國在西方俱樂部的地位提出質疑。

 

土俄無法完全合作

 

此外,土耳其的地緣政治身份危機恰逢冷戰安全框架的崩潰,冷戰安全框架始終依賴於歐洲和美國的夥伴關係。隨著人們質疑美國對盟國的承諾,土耳其已開始對地緣政治賭注進行避險,並在外交和安全政策領域尋求更大的戰略自主地位。

 

問題在於沒有好的賭注可供選擇。

 

由於經濟規模僅與義大利相當,俄羅斯不可能取代西方成為經濟和交易夥伴國。而且除去對西方的共同不滿和在敘利亞的軍事合作外,鮮有其他因素能夠團結土耳其和俄羅斯。

 

兩國的地緣政治抱負和地區聯盟皆不相容;而且幾個世紀以來,雙方覬覦對方領土以久。

 

無論如何,土耳其都可能尋求加深與俄羅斯的夥伴關係。

 

自2016下半年以來,與克里姆林宮(the Kremlin)的合作已經導致土耳其在敘利亞佔據了戰略優勢,土耳其已經藉此機會沿幼發拉底河西岸建立了自己的控制區。

 

但現在S-400問題已到了緊要關頭,劣勢正迅速取代之前的戰略優勢。

 

對俄國的路徑依賴

 

與此同時,土耳其已找不到不用付出代價的選擇。

 

正如堅持履行S-400協定所表明的那樣,它與俄羅斯的合作已經造成了路徑依賴(path dependency),如果美國和其他北約成員國實施制裁,這種依賴性只會進一步加強。

 

正如試圖在北約成員國資格及尋求戰略自治間達成平衡一樣,土耳其在不同權力中心之間的平衡行動不可能長久。

 

遲早,土耳其將陷入到昔日盟友及脆弱新夥伴關係的夾縫中。如果這種情況發生,它無法指望任何一方提供幫助。

 

 

(責任編輯:簡嘉宏)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The Sick Man of NATO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