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葉金川挺陳建仁:年改沒錯 要給年輕人希望

張若瑤 2017年05月14日 12:40:00

身為新政府這波年改主要對象之一,葉金川沒有埋怨,「我們這一輩已經無關緊要了」,他認為現在所有版本都還在消耗下一代的錢,「要讓國家往前走,讓年輕人對未來有一個希望。」(攝影:李隆揆)

「我們這一輩已經無關緊要了。」

 

採訪的那天,立法院與總統府附近幾條道路一度被占據,由李來希率領的軍公教團體正為年改審查遍地開花,葉金川的辦公室「中華捐血運動協會」在兩條街外的南海路上,距離陳抗地點不到10分鐘車程。

 

幾度欲言又止,葉金川最後忍不住脫口表態,「我的主張,是讓年輕人知道有未來。」

 


 

主導年金改革的副總統陳建仁,是葉金川台大公衛所的同班同學。

 

大二加入有上千人的「登山社」,葉金川大三知道有個叫「陳建仁」的陌生人當社長,兩人到研究所才碰頭,「他比我小1歲,動物系只念4年,醫療系要7年,所以早我2年大學畢業,先去當兵,回來的時候,剛好我考公衛所,我們是同屆(1975)的。」

 

國際知名的流行病學專家林東明教授(左),是台大公衛系流行病學奠基者,現任副總統陳建仁(中)是他的得意門生。(取自國立台灣大學臉書)

 

陳建仁聰明又有主見,非常確定自己要什麼。所上老師如陳拱北林東明(台大公衛系流行病學奠基者)等,都很喜歡他,教環境衛生的柯源卿除外,「他是比較老式的教授,陳建仁意見多,上課會質疑老師的話。」

 

柯源卿幾乎不用課本,常以古代風水術語「左青龍右白虎」來比喻飲用水和排泄水分開的概念,陳建仁和柯源卿爭論,覺得那是「out of date(過時了)。

 

 

 陳建仁認為對的事,一定會開口提。 

 

 

有時候也不懂教授在說什麼,葉金川心底想,「算了!畢業比較重要」,可是陳建仁會開口問,「他認為對的事,就一定要提。

 

一班10個人裡面,男生只有葉金川、黃瑞雄和陳建仁,修課常窩在一起,「不過,我比較忙,還在城中衛生所兼助教,私下很少有時間和他們相處。」從醫學系跑到公衛所的,只有葉金川與黃瑞雄,陳拱北便派葉金川看守國家的「公共衛生教學示範中心」。

 

1977年,當過兵的陳建仁早葉金川2年出國,「我們研究所接觸比較多,國外只碰到一次面。哈佛(Harvard University)和約翰‧霍普金斯(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都在美國東岸,開車約6小時,中間會經過紐約,「我有去巴爾的摩(Baltimore,馬里蘭州)找他與江東亮(台大公衛所教授)。」

 

2016年11月22日,還是血液基金會董事長的葉金川(前排右四),領著績優捐血人,至總統府晉見副總統陳建仁(前排右五)。(葉金川提供)

 

當時陳建仁一家4口住在租來的地下室,環境不太優渥,「他也是公費留考去的,生活算窮困,2個女兒吃飯都拿coupon(優惠食物券),不知道他下課有沒有兼差,但太太好像是在打工。」那次之後,葉金川不太敢再上門叨擾。

 

兩個人同時在1982年回到台灣,只不過,陳建仁念完博士,而葉金川沒有。2003到2005年,當衛生署長的陳建仁和從慈濟大學回台北市任副市長的葉金川,是錯身而過的。之後,皆師承陳拱北的兩人,一個待在生技界,一個踏足政治圈。

 

葉金川沒想到,同班同學後來當了副總統,還一手促成年金改革。

 

 

 年改所有版本,都在消耗年輕人的錢。 

 

 

全民健康保險的財務黑洞,是葉金川這輩子揮不去的夢魘,而年金則為台灣另一個無底深淵,自己是領18趴優惠存款的退休公務員、新政府這波主要改革對象,葉金川沒有埋怨。

 

「問題在人口結構。」

 

目前各黨派所提出的年改版本,包括最嚴格的時代力量,在葉金川眼中都是無法永續經營的。「多繳、少領、晚退」,不管刪多少,都還在靠「吃未來」苟活,一直消耗年輕人交的錢,達不到「自給自足」目的,只是幫「年金」制度插管晚點死罷了。

 

葉金川(左三),今年3月發表新書《最美好的時光》,包括上騰生技董事長張鴻仁(左一)、前衛生署長楊志良(左二)、葉金川妻子張媚(右三)、《大家健康雜誌》總編輯葉雅馨(右二)、《民報》董事長陳永興醫師(右一)等好友,都至現場站台,分享閱讀感言。(攝影:李隆揆)

 

除了必須對「人口老化」提出有效辦法,葉金川認為,「唯有儲蓄養自己,才是解決之道。」或可依循「公積金」制,自主提撥未來退休金,「不要再吃下一代的帳。

 

卡在兩者間的中生代怎麼辦?

 

「已經交出去的,就加利息還給他嘛!」葉金川坦言,這是較為激烈的方式,目前沒有政黨敢做,「如果不這樣,窟窿只會愈吃愈大。」

 

還在陳抗的軍公教呢?國家不是答應照顧他們嗎?

 

 

 救國家還軍公教?小英必須誠懇道歉。 

 

 

要救國家,還是救這些人?」身為公教人員之一,葉金川願意有所犧牲,「只好說『抱歉』,國家和年輕人比較重要。」大環境在改變,制度不能不跟著調整,「年改、健保、長照,一個接著一個,都必須修正。」

 

政策是連續性的,「之前設計再怎麼錯誤,也都是現任領導者要承擔。」抿嘴力道讓顴骨更為突出,葉金川聲音忽然變大,「向這些老前輩道歉,不要再羞辱他們。你要把東西拿走,用罵的人家會甘願嗎?

 

道歉就會沒事了?

 

也只能這樣。我們已經無關緊要了,要讓國家往前走,讓年輕人對未來有一個希望。」葉金川認為,小英政府的改革方向沒有錯,但態度要轉變,「謙卑謙卑再謙卑」。

除了年改議題,有不少藍營黨部的人,要葉金川趁勢出來說說話,其中包括「沒收到WHA(世界衛生大會)邀請函」,希望他有些評判,「我躲起來不願多言,這種時刻,不需要再落井下石。

 

 

 國民黨的困境,在於太過相信黨工制。 

 

 

民主國家確實需要強而有力的反對黨,替人民監督執政者,但葉金川現階段對國民黨意興闌珊,「都是舊酒,老的那一套,弄不出改變。」黨主席選舉情勢看來不太樂觀,本來就很少參加黨務的葉金川,毫不遲疑拒絕輔選邀約。

 

一個黨是以人為核心,以黨員為主,而不是黨工。」國民黨的困境,在於太相信「黨工制度」,只聽所謂主任、祕書長和地方主委的意見,卻聽不見基層的聲音,「黨工對這個黨沒有任何幫忙。」

 

似笑非笑的雙眼沒有焦點,彷彿若有所思,葉金川聳聳肩,「我不懂選舉啦!只是看不出希望在哪。」

 

【上報人物專訪系列】

●我不想平凡死去 下野後的一人理事長葉金川

●葉金川:馬英九很奇怪 幹嘛老講統一

●側寫葉金川/騙人的政治

 

 

‧影片:蘇依俐

‧剪輯:黃大維

‧攝影:李隆揆

‧撰文:張若瑤

 

 

 

【熱門影片推薦】

●【影片】漢光預演〉兩棲登陸「泊地攻擊」 雷霆2000多管火箭齊發

●葉金川:年改所有版本都在吃年輕人的錢

●「跨越左右」 馬卡洪任命保守派市長出任總理

●葉金川:馬英九很奇怪 幹嘛老講統一

●中國「一帶一路」論壇 西方大國觀望

●藝術帶來反思 菲律賓鯨屍雕塑為環保發聲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