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視《憤怒的菩薩》重現戰後台灣社會 吳慷仁請家教特訓日文

黃衍方 2018年08月15日 19:00:00

《憤怒的菩薩》演員:巫建和(左至右)、林思宇、劉品言、吳慷仁(攝影:陳品佑)

公視時代劇《憤怒的菩薩》即將於本週末播出,今(15)日於光點華山電影館舉行首映記者會,導演許肇任以及吳慷仁、巫建和、劉品言、林思宇、劉冠廷、張翰、賀一航、柯宇綸、吳朋奉、林志儒和洛可杉等一眾演員皆有出席。

 

《憤怒的菩薩》的故事背景設定在1946年的台北,國民政府剛從日本手中接過台灣。導演許肇任認為當時的台灣非常有趣,因為不管什麼樣的人跟語言都有,過去這個年代最具代表性的影視作品應該是《悲情城市》,而這次他決定用比較輕鬆的方式來講故事,因為他覺得文化差異產生的矛盾不一定是負面的,有時候會是一件蠻有趣的事情。

 

《憤怒的菩薩》導演許肇任(攝影:陳品佑)

 

許肇任又說,1946年正好和美國電影《教父》的故事背景是一樣的,《教父》所呈現出來的內容非常進步,我們(台灣)應該也辦得到。他表示,除了電腦還沒發明之外,當時的知識水準應該很接近現代,過去大家拍這個年代都像在拍「農村曲」,這次則不希望再這樣,他認為當時人們追求新知的態度,跟現代人其實是一樣的。

 

故事設定在一個政權更替的年代,多元的語言成為演員們最大的挑戰,特別是台語和日文。劉品言笑稱:「還好我(演)大家閨秀,話不太多。」其中最讓她印象深刻的,是一場處理鰻魚的戲,她要抓著活鰻魚,用台語念一長串勸它「來世記得做人」的俗語,劉品言因此咬舌很多次,舌頭的邊邊都變得有點腫。

 

《憤怒的菩薩》演員吳慷仁(左)、劉品言(攝影:陳品佑)

 

劉品言表示,她覺得台語比日語更難,因為台語的「氣口」真的太多元了。劇組安排的台語老師有幫演員們錄音,她說,聽著老師的錄音帶入眠的時候,就會覺得自己台語變好了。

 

吳慷仁則說,最初看到劇本的時候是想要拒絕的,因為日文的台詞很多,「我覺得就算三個月我也背不起來」,可是後來知道是許肇任導演就答應了,因為他知道導演不會照著劇本拍。吳慷仁表示,其實四集劇本看下來並不輕鬆,敘事方式甚至有一種平鋪直敘的沉重,「最後真相大白,也沒有打算要讓大家喘一口氣」,因為它是一個時代造成的悲劇。

 

《憤怒的菩薩》演員吳慷仁(攝影:陳品佑)

 

在開拍前幾天,劇組安排一位劉品言公司裡的女性員工為吳慷仁特訓日文,對方曾在日本留學,一下班就到他家上課,吳慷仁說:「坦白說,她就坐在我家客廳的地上。」劉品言在這時補充道:「而且她下班就說:『老闆,我要去慷仁家了。』」引發眾人大笑。

 

有些觀眾表示,吳慷仁和巫建和在劇中很像英劇《新世紀福爾摩斯》裡的福爾摩斯和華生,巫建和坦言沒看過《新世紀福爾摩斯》,但覺得他們比較像《神探兩個半》,他說,一開始覺得這兩人很厲害:「但是演完就覺得(他們)很兩光,不知道為什麼。」吳慷仁則說:「我是演的時候覺得很兩光,演完覺得很厲害。」

 

《憤怒的菩薩》演員:巫建和(左)、林思宇(攝影:陳品佑)

 

許肇任又說,這部劇其實很不好拍,因為一不小心就會穿幫,其中很多地方可能會被觀眾批評錯誤,「可是對我來說,那時候確實是存在這樣的世界」,比如很多人都說他們中華民國國旗掛反了,但是他覺得當時老百姓即使不知道國旗怎麼掛,還是會把它掛起來,「因為日本旗怎麼掛都對啊。」

 

《憤怒的菩薩》改編自直木賞作家陳舜臣的同名小說,故事描述1946年貨船「朝風丸」從日本回到基隆港,在日本因為偵破殺人案而聲名大噪的中國留學生陶展文(吳慷仁飾)也搭乘這艘船,跟著好友楊輝銘(巫建和飾)要前往菩薩庄提親,結果卻遇上一連串離奇的殺人案,預計將於8月18日晚上九點播出,一次播出兩集。

 

 

看更多《上報生活圈》文章

 

 

影劇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影劇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生活中心 → lifenews@upmedia.mg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美食、品酒、旅遊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吳文元 chloe_wu@upmedia.mg

 

電影、戲劇、藝文、閱讀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黃衍方 william_huang@upmedia.mg

 

科技、通路、健康、名人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相關新聞資訊

請聯繫上報記者 → 林冠伶 ling_lin@upmedia.mg

 

追蹤 上報生活圈https://bit.ly/2LaxUzP

一起加入 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