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成立電影社區大學 不必在乎中國抵制金馬獎

倪國榮 2019年11月26日 00:00:00

台灣不能讓電影人持續寂寞,不能只有少少的電影科系,不能還是停留在回憶感謝父母。(圖片摘自金馬影展臉書)

由於中國打壓,中港片與影人都不參加,本屆金馬獎辦得有些寂寞,未見魚茂競姿的熱度,未免電影人聚會取暖之慨,但如果國片作品量滿溢,又何必在乎中國抵制!
 

看到得獎的電影人,樂乎乎熱呼呼,真令人感心,尤其終身成就奬的王童,其寫實與美學的融匯,自比農夫,感謝前輩,提攜後進,意義深遠。
 

可是我們不能這樣取暖就罷,就像得兩大獎的《陽光普照》導演鍾孟宏講的精神,再怎麼困難,就是要拍,《陽光普照》也穿過資金困難,終於順利航行。
 

可是我們的環境,不能讓電影人持續寂寞,不能只有少少的電影科系,不能還是停留在王童回憶的感謝父母,當初不怕他學藝術沒飯吃狀態,我們的社會環境已經多元,許多學藝術的,還是有這種顧慮,隨著科技發達,影視觀眾被電腦與手機吸走很多,但是戲院還是各憑本事在經營,因為在戲院的臨場感覺,電腦與手機不能取代。


大家都知道電影的文化力量,但是多年來,政府對電影界的輔助,看來都只有輔導金,而有些錢的挹注,環境沒有改善形成互動,電影人還是容易寂寞與走向互相取暖的,政府實在不能再輕忽電影力了。


電影雖為藝術,製作技術繁密,實為藝術與科學之融合,一般人嘆為觀止,真要親近與接觸電影製作是不容易的,這就造成觀眾人口成長不易,如果我們能夠有如電影社區大學這樣,在裡面開各種學程,除導演編劇演員攝影美術等外,也教電學、光學等科學介紹,甚至因電影內容無所不包,社會學、哲學、詩都可放入,如此,電影社區大學將是推動電影業的有力燈塔,除了培養這行業的初步人才外,沒有從事這行業的人也必將是水平更高的觀眾群。
 

總之,種子的灑播很重要,相信像王童導演眼見老成凋謝,做為資深農夫,他領獎的意義,更在能夠大幅度的推動台灣電影啊,這是任何負責任的電影人共同的心聲啊。


※作者從事自由業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