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攻擊李登輝親日了 以免讓蔣介石難堪

周汝東 2020年08月04日 07:00:00

蔣介石因親日讓他的政權及台灣度過危機,李登輝的親日並未危害台灣。所以郝柏村們不要再攻擊李登輝親日、媚日了。(攝影:陳愷巨,合成圖片)

李登輝是公認的親日派,也讓他遭受到無端的攻擊,說他喪權辱國;說蔣介石親日,很多人就要勃然大怒,加以斥責。然而回顧歷史,正因為蔣介石親日,逃到台灣的國民黨政權才能有機會不被中共消滅,台灣不被併吞。兩者的差異,乃在於一個顯性,一個隱性,如此而已。

 

親日不好嗎?

 

2014年11月郝柏村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抨擊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是台灣「皇民的後裔」,他的爺爺同李登輝一樣都是皇民,在日治時代是特權階級,他們會懷念日治時代,是情理之常。

 

2015年郝柏村接受BBC中文網採訪時說,「我們恨的是日本軍閥,不是老百姓。」

 

郝柏村的講話是有一定的代表性,他們對日治時期的台灣菁英,扣上皇民後裔、媚日等大帽子,藉以發洩上世紀30年代日本在中國所發動戰爭的反日、仇日情緒。然而,他不誠實,故意掩蓋他曾是日本「軍閥」的學生,那段難堪歷史。

 

郝柏村們和中共一鼻孔出氣,把日本當提款機,時不時就發出反日、仇日的言論。親日不好嗎?非要仇日不可嗎?

 

1972年9月25日,日本首相田中角榮訪問中國,擬談判並解決中日邦交正常化問題,周恩來致歡迎詞時略云:中日兩國都是偉大的民族,兩國人民都是勤勞勇敢人民,應該世世代代友好下去。日本政府也用行動無償捐助北京中日友好醫院,於1984年10月啟用。

 

政治上,中國並未真正落實周恩來所說,中日兩國應該世世代代友好下去的諾言。在中共的默許下,大量以抗戰為主題的電視抗日神劇,在散播仇日的種子,其數量極多,品質多低劣,超乎常理的雷人場景,例如:子彈會轉彎、炸彈引爆山上的石頭,將飛機打下來、八路軍向天上扔了一顆手榴彈,竟把一架日本飛機打了下來。八路軍像割草般,輕易擊敗大量日軍,把舊日本軍人醜化到無以復加地步。

 

仇日有市場嗎?

 

根據去年10月觀光局統計,台灣前往日本的人數從2009年的111.4萬,大幅成長到2018的482.6萬,成長近四倍。

 

中國也不遑多讓,另據日本旅遊觀光局統計,2018年日本接待外國遊客數量超過3,000萬,接待遊客數量最多的是中國遊客,人數超過800萬,中國遊客拿下赴日遊客數量第一及在日本消費額度第一。

 

現代的台灣人、中國人早已用腳投票,說明仇日不是主流。

 

蔣介石的親日

 

二次大戰中國戰區戰爭一結束,日本的舊軍人都是國民黨與中共極力拉攏的對象。雙方都有不遣返,也不法辦在華日軍,而先用來打內戰的紀錄。

 

日本帝國中國派遣軍總司令官岡村寧次,以及在山西的第一方面軍司令官澄田睞四郎,各自與國民黨軍的最高指揮官何應欽和山西軍閥閻錫山締結「共同打擊共軍」的祕密軍事協定。雙方之密約在芷江簽訂,故稱為「芷江協定」。岡村寧次、澄田睞四郎等舊日軍指揮官,戰後滯留中國幫老蔣剿共。

 

在蔣介石認識中,共產黨始終比日本人還可怕。唯有採用具有「中國作戰經驗」的日本舊軍人,來幫助國民黨同共產黨作戰,也讓逃到台灣的國民黨能有機會存活下去,比民族大義還重要。他認為新式武器可以獲自美國,精神士氣軟體則需取自日本,他一步一步安排日本舊軍人來協助他,以維繫政權。

 

1945年8月15日,蔣介石發表「以德報怨」的演說:對以「中國派遣軍」最高指揮官岡村寧次為名,發出「六點投降原則」指示,而岡村寧次也充分配合,命令所有日軍只能對蔣介石所領導的國軍投降,在此命令之下許多日軍拒不對八路軍和新四軍投降;岡村寧次也因此成為蔣介石的軍事顧問,老蔣依靠他豐富對華作戰經驗對抗八路軍。岡村此時已經提出「技術和經驗的協助」構想,日後將日本舊軍人的技術與經驗,透過白團傳遞給國民政府的想法,亦起源於此。

 

1949年1月26日,上海戰犯法庭對於岡村寧次進行最終審判,何應欽特選律師為其辯護,審判長石美瑜奉蔣介石指示,宣讀岡村寧次無罪。

 

1949年4月共軍渡江後,下野總統蔣介石的親筆函,送達日本北支派遣軍司令官根本博中將家中,老蔣以國民黨主席的名義,請他來華協助風雨飄搖的「國民政府」。

 

兩人在1926年就認識,來他化名「林保源」來台成為老蔣的軍事顧問,並在古寧頭戰役中,親自指揮湯恩伯所屬8,500名國民黨軍,運用口袋戰術協助全殲共軍,成為日本舊軍人助蔣抵抗共軍的成功先例。根本博並非常有遠見地向蔣介石提議,金門駐軍必須強化工事,構築類似日本在硫磺島般的地下化防禦結構,以防止共軍突發的攻擊。

 

這段歷史被老蔣刻意隱蔽,一般軍民不知曾有日本舊軍人指揮古寧頭戰役,地方文獻也無任何紀錄。

 

「白團」的貢獻

 

1949年5月蔣介石密使曹士澂將軍,拜會日本岡村寧次,展開白團的組建工作。

 

1949年9月,岡村寧次等募集舊日軍兵團參謀或連隊長級軍官,日本帝國陸軍少將富田直亮等17名,成立軍事顧問團。由岡村寧次當保證人,中華民國國民政府駐日代表曹士澂,和受蔣介石聘用的受聘者代表富田直亮,雙方在東京高輪的一家旅館簽「血盟書」,其中原富田直亮化名為「白鴻亮」擔任團長,因此稱為「白鴻亮軍事顧問團」,簡稱「白團」。其成立目的有二:一為在設計臺灣防衛計劃,二為國軍指揮官級的再教育及重建國民黨部隊,並施予精神教育。到了1951年夏,白團的教官增加到83名,皆係舊日軍少將至少佐級中堅核心精英。

 

1950年5月21日,老蔣在圓山以「革命實踐研究院軍官訓練團成立之意義」發表演說:闡明為什麼要請日本教官?

 

因為日本人作戰的經驗、能力優良,尤其軍人視死如歸、協同一致的精神,除了德國外,世界上沒有其他國家可以相比。

 

並說,在我們國家存亡危急,到處受人欺凌,被人侮辱的時候,日本教官肯冒險來台,以一片至誠,幫助我們反共抗俄,教授我們作戰的精神技,和我們同甘苦,共患難,同仇敵愾,同舟共濟,我更應該特別優禮他們,尊敬他們。

 

蔣介石與白團的主要幹部合影。(圖片摘自網路)

 

1950年成立「圓山軍官訓練團」(1950年-1952年),由白團對國民黨高級軍官及將領授課,成為蔣介石國民黨政權抵抗中共的重要力量。

 

1950年9月底10月初,蔣介石一直在聽富田直亮講武士道,經常在日記中記下體會,諸如:「白鴻亮總教官的武士道課程,對學生而言有如照亮黑暗的一道光芒,令人深感欣慰。」

 

1951年5月,美軍顧問團也正式成立。為避美軍耳目,日軍白團從1952年自圓山轉移石牌,並以「實踐學社」(1952年-1965年)之名活動,郝柏村就是學員之一。「圓山軍官訓練團」團長或「實踐學社」社長皆由蔣介石自兼,可見其重視的程度。

 

經由日本軍事顧問在台訓練了約六千多名優秀軍官。蔣介石對白團的訓練相當信任,甚至有非「實踐學社」出身者,不得晉升師長級以上軍職的不成文規定。

 

1952年末白團成立「黨政軍聯合作戰研究班」,訓練含郝柏村在內的國民黨高級幹部長達10年以上。

 

有次白團教官請一位國民黨少將上台講戰法,他竟然只畫一個圓圈和幾支箭頭說明進攻方向。教官不禁慨嘆,該師長的任務,恐怕一個日軍連長就可以勝任…」

 

郝柏村也曾記錄當時國民黨軍「營長的領導能力等於日軍剛上任的少尉,連長等於軍曹,排長的程度只有伍長…」,由此也可理解為何在對日作戰、國共內戰中,國民黨軍總是「屢戰屢敗」,也充分說明中國抗日神劇的荒謬。

 

從1953年起,岡村寧次等集合前陸海空精英在東京成立軍事研究所,支援在臺灣的白團,稱為“富士俱樂部“,每週定期開一次研究會,專門蒐集研究有關戰史,戰略,戰術的資料;並應老蔣的要求,將台海危機等列為研究課題,整理資料,做成方案,傳送老蔣。10年間,寄出的軍事圖書七千多冊,資料五千多件,其中甚至包括細菌戰資料。

 

白團為1958年八二三砲戰的幕後功臣,按根本博的建議,規劃設計的太武山發掘坑道,達4,000公尺,金門的軍事設施,有6成是建築在堅固的岩石坑道下。

 

此外,八二三砲戰爆發後,白團親赴前線,其訓練之將領也發揮作用,最終轉危為安。蔣介石曾表示「金門戰地指揮官除了師長以外,全部都是白團訓練出身」。

 

白團在台所實施的義務役徵兵制、預官制度、提議建立金門馬祖的地下碉堡防衛作戰、設置成功嶺、總動員法、軍中831樂園、規劃「國光計劃」、石牌「實踐學社」教導國民黨軍官,建立新兵訓練實施的「刺槍術」、「單兵戰鬥教練」之準則等,影響國民黨軍事教育長達40年。

 

國際間畢竟沒有永久的敵人,蔣介石與日本舊軍人也是。

 

1972年蔣介石把富田直亮晉升為中華民國陸軍上將,算是知恩圖報,有情有義;富田死後,也把他一半骨灰放置在樹林海明寺,表明他對台灣這塊土地的認同。把敵對國的軍人,晉升為自己國家的上將,在世界軍事史上,應該是一段佳話,也是絕無僅有的吧。白團舊日本軍人所表現出來的精神,或許也就是20世紀武士魂最後的展現。

 

李登輝的親日

 

1994年底李登輝與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對談「生為台灣人的悲哀」時,自承在22歲以前是日本人,日語就是母語;1940年因皇民化運動時改名為「岩里政男」。

 

李登輝接受國史館訪談時曾表示,「日本教育對我精神面的幫助尤其大,正直、盡忠以及清廉。我自少年時開始接觸武士道,它們啟示我公義是什麼、獨立生活和公義的關係。」

 

他的人生觀、世界觀,都深深受造日本文化的形塑,他大量閱讀第一手日文書籍,吸取最新知識。他很誠實表達他親日的立場,不畏他人的纏言,一些政治立場較支持日本,例如認為釣魚台主權屬於日本。不像蔣介石的兩面手法,既依賴日本舊軍人協助穩固政權,台面上又有反日行徑,如禁止日本電影來台,阻止台日文化交流等,以安撫舊勢力。

 

2015年李登輝在日本雜誌《Voice》署名文章「揭開台日合作的新帷幕」中很坦率地指出,他自舊制台北高校升學至京都帝國大學,然後在大學時志願進入陸軍,被分配到高射砲部隊;他的兄長李登欽則志願進入了海軍。他說:當時我們兄弟倆無疑地是以作為一個日本人,為了祖國而戰的,台灣沒有對日抗戰。

 

他也向安倍首相傳達,無論是歷史或是文化面,日本與台灣有著很深的連結,世界上再也沒有哪兩個國家間,有這麼堅固的羈絆了吧。

 

李登輝深受日本正直、盡忠以及清廉的的教育及武士道薰陶,無論當他是日本人時,還是台灣的總統,人格始終如一。

 

蔣介石因親日讓他的政權及台灣度過危機,李登輝的親日並未危害台灣。所以郝柏村們不要再攻擊李登輝親日、媚日了,以免讓蔣介石難堪啊。

 

※作者從事醫療業

 

關鍵字: 蔣介石 李登輝 親日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