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論壇》調查視角:俄羅斯門、彈劾都投鼠忌器 無人動得了川普

德魯(Elizabeth Drew) 2019年06月09日 15:00:00

 

德魯

 

●《新共和》責任編輯

● 著有《華盛頓日報:報導水門事件和尼克森下台》

 

 

隨著10天休假後美國國會重新開議,(由民主黨佔多數的)聯邦眾議院就是否應正式啟動針對川普任期內(甚至就任前)不當行為的彈劾程序,已導致黨內出現分裂。

 

理論上,眾議院彈劾後應當在參議院進行審判。但除非有關所作所為的某些令人震驚的新發現浮出水面(這種可能性也無法排除),否則共和黨佔多數的聯邦參議院極不可能為同黨的總統定罪。

 

儘管媒體一直炒作眾議院民主黨贊同現在啟動彈劾程序的人數越來越多,但贊成啟動彈劾的總人數(目前剛過50人)僅占民主黨眾議院代表席位的1/5左右。

 

共和黨代表如此忠誠於川普(或害怕面對2020年的主要挑戰),以至於儘管其他共和黨代表私下為川普的去職感到高興,但僅有密西根州的阿馬什(Justin Amash)這個徹頭徹尾的自由主義者支持啟動彈劾。

 

聯邦眾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表示目前反對彈劾,但她所說的「還不到那種程度(We’re not there yet.)」的表述,證明這個問題並非無法改變的。

 

佩洛西指稱彈劾川普對民主黨而言是糟糕的政治策略,因為這可能鞏固共和黨對川普的支持,並導致國家陷入進一步分裂。

 

她擔心現在啟動彈劾程序會干擾她的主要目標:避免危及民主黨人來之不易的眾議院控制權,並盡可能提高民主黨在2020年總統大選中的獲勝機率。

 

事實上,佩洛西和其他民主黨領袖一直表示,希望在2020年總統大選期間起訴川普。他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民主黨在2018年中期選舉中表現如此優秀,是因為該黨候選人強調醫療保健覆蓋及相關費用等與選民直接相關的問題。 

 

但現在,眾院多數黨黨鞭克萊伯恩(James Clyburn)已表示他認為川普將在「某個時刻(at some point)」將遭到彈劾。

 

克萊伯恩和佩洛西一樣,都認為在採取任何行動前,必須掌握強有力的證據,若干眾議院委員會所計畫的聽證會被認為旨在收集上述證據。(川普試圖阻止這些委員會獲取檔案或前助理證詞的努力,並沒有真正為他自己提供任何幫助。截止目前,法院已經作出了有利於眾議院民主黨人的裁決。)

 

儘管佩洛西被普遍視為華盛頓最具智慧的戰略家之一,但她所表明的立場卻存在問題。

 

現在無人能夠預見彈劾川普所帶來的政治後果,確立彈劾程序制約總統在任職期間行為的美國憲法卻從未提到,帶來政治好處是履行彈劾程序的前提。

 

此外,鑒於2018年的選舉結果,民主黨領導人可能不會再將總統的性格作為下一次大選中的關鍵問題。最重要的是,不啟動針對川普的彈劾可能開創一個可怕的先例。

 

如果不為眾多犯罪和濫用職權行為而對川普提出彈劾,那麼彈劾是否仍是針對總統的有效制約程序?

 

佩洛西似乎並不太關注這個問題。

 

為阻止民主黨眾議院同僚主張彈劾,佩洛西警告說川普希望被彈劾,因為他認為這樣能給他帶來政治優勢,但情況是否真的如此根本就不明確。

 

沒有任何總統希望留下被彈劾的記錄,川普稱之為「I開頭的那個字(the I-word)」,上周,他更形容為「骯髒、齷齪、噁心的詞(a dirty, filthy, disgusting word)」

 

此外,彈劾關乎於憲法原則,無關政治。

 

據悉川普非常沮喪,因為現在已離職的前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5月29日打破長期沉默宣佈辭職,並表示「如果我們有信心總統顯然沒有犯罪,就一定會這樣說(If we had confidence that the president clearly did not commit a crime, we would have said so.)」(穆勒非常有理由不願超越報告的表述,不願成為黨派馬戲團的成員,現在正在抵制兩黨要求他出席國會委員會的聽證會。)

 

但其他人認為,哪怕讓穆勒僅僅面對電視鏡頭解釋他那長達448頁的報告,也是非常有價值的。川普一直宣稱報告的結論徹底洗脫了他的罪名(既沒有串通、也沒有阻礙),儘管那份報告明確指出這並非實際情況。

 

對川普而言更糟的是,廣受尊敬的穆勒實際建議國會啟動彈劾。

 

穆勒解釋說旨在幫助美國前總統尼克森(Richard Nixon)一項備受爭議的司法部政策,禁止起訴現任總統,但這既非憲法也非法律所規定的內容。(尼克森曾是水門盜竊掩蓋案中一名未被起訴的同謀,川普則與紐約案脫不了關係,該案事涉他參與選前支付,目的是讓2名有性關係的婦女保持沉默。)

 

自4月中旬報告發佈後不久,穆勒與曾為同僚和摯友的現任美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針對調查結果,進行了禮貌但卻激烈的辯論。

 

巴爾曾擔任共和黨建制派律師,就任司法部長後始終直言不諱地為川普辯護,巴爾一直堅持明確報告的主要結論,而且令穆勒不快的是,巴爾曲解報告內容只為了替川普辯護。

 

川普無視穆勒的明確結論(該結論與美國情報界完全一致),亦即俄羅斯干預了2016年大選結果。顯而易見,承認這一事實將破壞川普的選舉團勝利的合法性。據報,高層安全官員曾被告知在川普面前根本不要提起俄羅斯干預大選的任何內容。

 

這導致川普根本不可能支持2020年大選中任何抵禦類似選舉干預(也許更激烈,而且有更多國家參與)的政策,更甚者,川普還可能對外國干預持歡迎態度。

 

美國司法部聯邦調查局局長雷伊(Christopher Wray)是公開反對川普的少數政府官員之一(川普若因此再次解雇聯邦調查局局長,將會非常尷尬),雷伊表示,俄羅斯曾在2018年期中選舉時表現得非常活躍,而且很有可能在2020年選舉中加大干預。

 

假設屆時川普仍在任,那麼下屆的美國總統選舉很有可能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更加骯髒和醜陋。

 

 

 

 

© Project Syndicate

 

 

(原標題為To Impeach, or Not to Impeach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回頂端